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61

这时众皇子正在喧闹,陡闻哭声,卜卜争先,御林军举起刀枪,只是作个势子而已,见他们硬涌进来,纷纷闪开,隆科多大叫道:“皇帝龙驭上宾,国不可一日无君,民不可一日无主,本大臣受先帝寄托之重,请诸位郡王快到正大光明殿去听本大臣宣读遗书!”各皇子果然静了下来,皇帝已死,谁也不想进内看望,一窝蜂的都赶去正大光明殿候旨。

隆科多将唐晓澜交给御林军先带入内廷押候,当场问道:“此人是哪位皇爷的随从?”众皇子都赶着进宫,谁也不理。允堤心中恼恨唐晓澜莽撞,生怕误了大事,更是不敢开腔。心想:待我登上了皇位之后再把他杀了。
这时天色近晚,午门本已关闭。为了宣读遗诏,只得打开。皇亲国戚文武大臣,闻讯纷纷赶来,宫中妃嫔,也都到偏殿静听。停了一会,那满朝文武,都已到齐。阶下三千名御林军,排得密密层层。众皇子都挤到殿内,闹得乱哄哄的。允堤的心卜卜的跳,伸长颈子,看殿中央悬着的那块写着“正大光明”的匾额。就在这极度紧张的气氛之中,忽然有人悄悄的拉了他一下,允堤吓了一跳,只见是他的心腹,近卫军的统领方今明。方今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军中有变!”允堤大吃一惊,问道:‘怎么?”方今明道:“年羹尧说是奉了圣旨,就了抚远副将军之职,暂代贝勒处理军队,他的一万铁骑军,也已在我们的驻军之所,安了营寨。”允堤大惑不解,年羹尧不过是一个提督,他的军队虽骁勇善战,但比起自己的二十万大军,何异以卵击石,何以会给他接收。急问道:“博克图的兵权没被削吧?各营军官是不是还效忠于我?”方今明道:“博克图还在。近卫军和其他十二个营将年羹尧的军队包围监视,请贝勒立即回去!允堤听说博克图无事,心中稍安,道:“只要兵权还在,兵士未变,就不必害怕,你先回去吧。就传我的主意,叫他们设法把年羹尧先扣押起来。”方今明面有难色,众皇子听得允堤和人说话,纷纷唬声注视,允堤急推他道:“快回去!”方今明无奈,只好在人堆中又挤出
纷乱中宣礼的太监击起殿七大钟,叫道:“宣遗诏!”一刹那间,乱哄哄的大殿静了下来,跌一根针在地下都听得见响。只见那隆科多鄂尔泰张廷玉三人走上殿去,殿上设了香案,三人望空行过了礼,卫士安好扶梯,隆科多爬上去在匾额后将玉匣遗诏巅巍巍的捧了下来。众皇子个个伸长颈子,只见那隆科多站在殿中,高声宣读。读到“传位于——”之时,故意拖长声音,心急的皇子不自觉跨步出去,隆科多咳了一声,接着读道:“四皇子!”顿时阶下哗然大闹!众人都知道康熙皇帝最僧恶四皇子允祯,怎会传位给他。殊不知那遗诏本来是写着:“传位十四皇子的,允祯密派天叶散人和冯琳入去偷看,知道之后,由隆科多献计,在十字之上加了一横,下面加了一钩,变成十字,于是本来是“传位十四皇子”的变成“传位于四皇子”了!
哄闹声中,九皇子允搪、十皇子允俄首先不服,越众叫道:“我不信!”殿上布置好的侍卫拦上前来,允搪允俄都是全身武功,又以为那些侍卫也像御林军一样,只是虚张声势,不敢拦他,恃强冲去,就想抢夺遗诏,不料允祯板面喝道:“拿下来!”侍卫中两人骤然扑上,允搪允娥同声大喝道:“谁敢拦我?”
允搪允俄懵然不知:那两名卫士却不是普通卫士,而是四皇子预知有今日之事,不但把御林军和殿前侍卫都收买了,而且在前两天就把十几名心腹好手安插进去,这两名卫士乃是韩重山和董巨川,允搪允俄发怒挥拳,不过几个照面,就给点了穴道,摔到阶下,御林军中四皇子所埋伏的人抢过来将他们缚了,领头高呼“万岁!”三千御林军呼声震天,百宫失色。这时全班侍卫下来,把允祯迎上殿去,允祯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把皇帝的冠服全副披挂起来,在隆科多等党羽簇拥之下,登了宝座。殿下御林军三呼“万岁!”那文武百官,有一大半已给允祯收买,另一小半迫于威势,也只得一个个上来朝见。众皇子呆若木鸡,迫不得已都上前朝拜。
礼成之后,允祯道:“允搪允俄扰乱朝堂,犯大不敬罪,着即革去爵位,交宗人府审问!”又道:“先帝遗诏,郡王本无权拆读,但今日既闹了此事,为了昭示大公,特准备亲王拜读,把遗诏颁下!”众皇子伦着传阅,见果然是康熙亲笔,而且果然写得明明白白是:“传位于四皇子”,众人心虽不服,却都不敢说话了。允祯又道:“先帝弥留之际,执意要我继承大宝,并给我玉念珠为凭,我力推辞不获,只好尊父皇遗志,还望各位郡王相助,共治天下。”说着取出康熙掷他的那串玉珠来,故作伤感之状,潸然泪下。允祯知各皇子都还有潜势力存在,所以不能不假意笼络人心。十四皇子气得手足冰冷,首先下朝,众弟子也跟着散了。(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