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41

吕四娘心中奇道:“怎么这位大小姐谈论起我来了,她为什么又这样大胆,敢把犯人从密室里带出来。”只听得那李明珠又道:“吕四娘确是女中丈夫,但她欢喜的那个书生更是人中俊杰。”吕四娘面上一阵发热,心中却是十分欢喜。路民瞻笑道:“你怎么知道?”原来路民瞻并未见过沈在宽,只是在同门口中隐隐约约知道沈在宽的为人而已。李明珠笑道:“他以前也曾被囚在这儿,我父亲对他威胁利诱,他一点也不屈服。若然他是像你们一样的侠士倒不出奇,他却只是一个文绉绉的书生呢!”吕四娘在上面听得芳心大悦,对李明珠甚为好感。

李明珠本来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官家小姐,自那次随父亲见了沈在宽之后,听到他那番激昂慷慨的议论,尤其是听到他借吴梅村的绝命词暗讽父亲之后,像在暗室的人忽然看见了阳光,受了刺激,心中波动,她本来是个好奇的女孩子,自此竟然偷看起朝廷的“禁书”,连吕晚村的“攘夷录”她也偷偷找来看了。所以这次她之敢于庇护路民瞻,除了欢喜他英俊的风度之外,和读了吕晚村写的“禁书”,也不无关系。
路民瞻听出她对吕四娘和沈在宽的倾慕之情,微笑道:“其实你要学他们也并不难,我们一同逃走,找他们去。”李明珠面目倏变,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离开我的爹娘!”她虽然与前有所不同,但还未坚决到可以抛开家庭,抛开千金小姐地位的程度。
路民瞻好似甚为失望,默然不语。李明珠道:“你倒可以趁这机会逃走。了因那贼秃天亮之前带了一班捕快匆匆出衙去了。我的师傅还在梦中,衙中没有高手拦阻,你放心走吧!”
路民瞻大出意外,在这一个多月被软禁的生活中,他已察知李明珠对他的情意,心中还害怕她会缠着自己,哪料她却肯放自己偷走,心中感动,倒反犹疑。李明珠推他道:“快走,快走!等一会天大亮了,要逃走就不容易了!”说完之后,眼圈一红,路民瞻更是心神动荡。
正在此时,忽闻得一声冷笑:“好呀,女生外向,你要放他走了?”青衣妇人阴恻恻的推门进来。 正是:
虽有红颜知己在,却防魄魁暗窥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回 暗器连珠 飞针伤女侠 诡谋密运 毒手害禅师
李明珠惊叫“师傅”,那青衣妇人扳脸不理,向路民瞻一把抓来,喝道:“回去!”吕四娘突然一声长啸,从屋顶直窜下来!
这青衣妇人正是韩重山的妻子叶横波,她本来和韩重山在寞巷山结庐双修,后来韩重山到西域采药,并探访他的师弟天叶散人,一去几年,尚未回山,叶横波下山探听,才知他和西北一个女飞贼红锦娘勾搭上了,叶横波大为生气,夫妻反目。后来韩重山投入了四皇子门下,叶横波也到抚衙,做了李明珠的师傅。叶横波内功深湛,五十余岁还似四十许人。韩重山对那女飞贼本是雾水姻缘,并无诚意,日子一久,渐生厌倦,不禁又思念起自己妻子来。于是央了因给他和解。叶横波起先坚不答应,后来念起夫妻之情,允许和解,可是却提出一个毒辣的条件,要韩重山将红锦娘的一只耳朵、十根指头,带来作赎罪之物。昨晚甘凤池在旅舍看见的那个女人,便正是那个女飞贼。也幸亏甘凤池及时闯来,红锦娘才能从韩重山的魔掌下脱逃。
吕四娘一跃而下,霜华宝剑早已拔在手中。叶横波横跃三步,也拔出宝剑,吕四娘道:“路师兄,随我出去!”叶横波大怒喝道:“吕四娘,别人怕你,我不怕你!”唰的一剑剁来!吕四娘不慌不忙用了一招“白鹤剔翎”,向她右腕一削,叶横波霍地一个“凤点头”,宝剑披风,一招“饿鹰掠羽”,急如电火,剑锋反削吕四娘左臂。吕四娘笑道:“你的剑使得不俗。”剑诀一领,剑锋一转,突然贴着叶横波的剑身一绞,叶横波的剑几乎给她绞得脱手飞去!大吃一惊,急忙使个“蝉曳残声”的招数,暗运内力,轻轻一卸,解招还招。吕四娘剑法精妙快捷,转瞬之间,进了三招,把叶横波杀得只有招架之功,叶横波仍然毫不退让,一边挡一面大声叫道:“来人呀!”
叶横波武功不在丈夫之下,吕四娘不愿久战,霜华剑哩哩的连进几招,叫道:“路师兄,你先上屋。”路民瞻向李明珠一揖到地,推窗跃出。吕四娘运剑如风,十招之后叶横波给剑点耀得眼花撩乱,退了两步,吕四娘笑道:“失陪!”纤腰一扭,穿窗飞出。叶横波气呼呼的提剑追去,眨眼之间,吕四娘已跳过三重院落。
猛然间,忽听得路民瞻在前面大声呼叫!吕四娘身形急起,疾如飞箭,又再穿过一重院落,只见一人双掌作势擒拿,把路民瞻逼得团团乱转,另一人手提一顷锄头截了去路,这两人正是董巨川和韩重山。(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