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19

霞儿疑是妖物乘机遁走,正在心惊,湖底乐声又作,换了靡靡之音。一片浓雾飞扬,将那些妖物笼住,一个个倏的拨头往下投去。接着水声乱响,甚是骚杂,转眼没入洪波,不知去向。忽然离岸数十丈涌出一湖红水,金光罩处,其平若镜,霞儿提心吊胆,静气凝神一听,隐隐仍听见湖底下的妖鲧喘声,和往日斗败回去一样,才知并未被他逃遁。只不知适才飞起的那千百个金星主何吉凶,仍是有点放心不下。这时先后已经过了两天两夜,正当第五天正午。估量妖鲧暂时不会再出作怪,便邀英琼、若兰二人在岩石上坐定,互相参详了一阵,俱测不透那千百个金星作用。

到了这日晚间,湖中并无动静。霞儿仍是只管沉思,忽然失惊“咦”了一声。英琼、若兰同问何故,霞儿打了个手势,在地上写道:“那金星竟能冲开家师飞剑,厉害可知。而妖物并未乘此时机逃去,更是令人莫解。那些金星,想是当年大禹用以封锁妖物的神符。被妖鲧假手我们飞剑将灵符毁去。如果所料不差,那最长大的狼首双翼妖物定是禹鼎的纽,关键也必在纽上。我等三人务须慎重行事,不可大意!”
英琼、若兰点头答应,到第二日下午申酉之交,三人正在凝神观察,忽听湖底乐声发动。八音齐奏,声如鸾凤和鸣,铿锵娱耳。知道事在紧急,顷刻便有一场恶斗。霞儿将手一挥,三人同时打了一场招呼,霞儿将手一指,飞剑光层越发紧密。英琼忙向光层以外寻一高岩隐秘之处藏好,准备待机而动,若兰却藏在霞儿身后。
那湖底乐声越来越盛,紧一阵、缓一阵,时如流莺啭弄,时如虎啸龙吟,只管奏个不休,却不见妖物出现,湖水始终静荡荡的。到了亥时将近,乐声忽止,狂风大作,轰的一声,三根水柱,粗约半亩方圆,倏地直冲起来,矗立湖心烟霞之中,距上面光景三尺上下停住,里外通红透明,晶光莹彻,也无别的举动。三人只管定神望住,防备妖鲧遁逃。一交子初,那三根红晶水柱忽然自动疾转起来,映着四围霞彩,耀眼生辉,那水却一丝也不洒出。
其时湖底乐声又作,这次变的金鼓之音,恍如千军万马从上下四方杀来一般,惊天动地,声势骇人。乐声奏到疾处,忽又忧的一声停住,那根水柱倏地粉碎分裂,光影里宛似飘落了一片红雨,霞光映成五彩,奇丽无俦。水落湖底烟雾之中,竟如雪花坠地,不闻有声。只见烟雾中火花飞溅,慢慢腾冲起一个妖物。
这东西生得人首狮面、鱼背熊身、生着三条粗若树干的短腿。两后腿朝下人立而行,一条前腿生在胸前。从头到腿高只三丈,头上乱发纷披,将脸全部遮没。两耳形如盘虬,一边盘着一条小蛇,红信吞吐,如喷火丝。才一上来,便用一只前爪指定霞儿怪叫,啾声格磔,似人言不似人言。
霞儿因和妖鲧对敌多日,听出它口中用意,大喝道:“无知妖孽,谁信你一派胡言!你如仍似从前深藏壑底,原可不伏天诛。你却妄思蠢动,想逃出去为祸生灵。你现求我准你行云归海,不以滴水伤人,谁能信你?要放你入海不难,你只将禹鼎献出,用你那粒内丹为质。果真入海以后不伤一人,我便应允。否则今天我已设下天罗地网,休说逃出为恶,连想似以前在壑底潜伏都不能了!”
妖鲧闻言,从蓬若乱茅的红发中圆睁着饭碗大小的一对碧眼,血盆大口中獠牙乱错。望望头上,又瞪视着霞儿,愤怒异常,却又知道头上飞剑光层厉害,不敢轻于尝试。霞儿见妖鲧今日改了往常行径,开口便向自己软求,情知它是故意乞怜,梦想连那禹鼎一齐带走,一面对答,暗中分外警备。
那妖鲧暴叫了一阵,又向霞儿怪叫怪吼,霞儿见他又施恐吓故技,便喝道:“想逃万万不能,如有本领,只管施为!因你适才苦求,你只身子不出湖面,尚可容你偷生片刻。今日不比往日,如敢挨近我的飞剑,定叫你形神消逝,堕劫沉沦,永世不得超生!”
妖鲧见霞儿今日竟是只防不攻,飞剑结成的光幕将全湖罩得异常严密,越知逃遁更难,不由野性大发。怪吼一声,将口一张,一颗碧绿晶莹、朗若明星的珠子随着一团彩烟,飞将出来。初出时小才数寸,转瞬间大如栲栳,流光四射,直朝顶上光层飞去。霞儿见妖物放出元珠,便将手在九口天龙伏魔剑一指,那光幕上便放出无量霞光星彩,紧紧往下压定,将那珠裹住,正在施为,忽然身后若兰低唤:“师姐留神妖物!”(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