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akuan Pencari Harta Karun Kerajaan Sriwijaya dan Majapahit

印尼版摸金校尉谈寻宝故事

苏南省慕西河底有宝藏 说是室利佛逝王朝遗物   潜水35米深捡到金子青瓷和塑像

【好报】雅加达讯。中国古代有一种为人不齿的盗墓寻宝行业。盗墓贼专门挖掘王家诸侯贵族富豪的坟陵,盗取陪葬的贵重物品,然后当做古董出售,其中不少有价值的文物就这样流入民间。这种盗墓行业有自己的江湖,还分出门派:南派称淘沙,北派称倒斗,从这里再分出:摸金、发坵、搬山和卸岭四大门派。由于他们的行径破坏了历史文物和古迹,就被政府禁止,摸金校尉等盗墓也就逐渐式微下来。发掘古代陵墓的工作已有官方的考古学家团队负责。当然,光明正大的考古和白天抓兔踩点,晚上挖墓偷文物的摸金发坵风马牛不相及。

 

下面要讲印尼的寻宝不盗墓的故事。如果印尼的BBC新闻网没有采访室利佛逝(Sriwijaya又称三佛齐)和满者伯夷(Mojopahit)这两个印尼古代王朝遗迹宝藏的寻宝者(不是盗墓者),很多人都不会知道原来印尼也有类似摸金校尉的行业。

在印尼,挖掘古迹寻找宝藏也是有法规禁止的,但禁者自禁,违者自违,很难停止寻找被怀疑是文化遗产的宝藏的行为。如果让这种情形继续下去,考古学家将很难研究和揭示印度尼西亚过去发生的伟大文明。

 BBC采访了两名寻宝者以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以及物品被带到何处。

26岁的苏南省居民阿斯玛地(Asmadi)是室利佛逝王朝宝藏的寻宝者。他认为他没有违法,因为他从未挖掘过任何坟墓。他只是潜水到35 米深的慕西(Musi)河底,捡拾不知从哪里冲来的宝藏。

“当找到这些物品(宝藏)时,我有一种特殊满足感。因为那是别人可能无法获得的。这是一种成就。我为此感到自豪。” 阿斯马迪说。

正是这种成就感促使阿斯马迪近两年来放胆潜入 35 米深的慕西河,寻找他认为是 7 世纪最大的海上帝国室利佛逝又称三佛齐王国的遗产的宝藏。

这个出生在葛马罗(Kemaro)岛的年轻人是一名慕西河潜水员。 “我父母是菜市场的鱼贩,之前我的父母禁止我潜水,但后来就开始放松了,哈哈哈……”阿斯玛迪回忆起他的行为笑着说道。

在这个位于慕西河中间的岛上,几乎 70% 的人口都是潜水员。 因为慕西河是船只运载原木的路线,所以岛民习惯于潜入河中,收集河上运来散落的木材,卖给有需要的人。

 然而,2006 年发生的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件改变了潜水员的方向。 当时,一群来自断梯(Tangga Buntung)地区的潜水员在河床发现了一尊镀金青铜雕像。研究结果随后以 10 亿盾的价格出售给国外。

 “在那之后,许多潜水员都改行潜水寻找宝藏。每天我都会看到很多新发现。看起来很有趣,有挑战性,因为可以在河底捡到金子、瓷器、硬币。。”

阿斯玛迪是自学潜水的。 起初他不敢跳入慕西河。 在他叔叔的船上,他只帮助潜水员从四英寸直径的软管吸出的一堆沙子中筛选金粒。

一个月后,他开始尝试潜水。他想感受一下从河底捡拾贵重物品的乐趣。

 阿斯玛迪得到的第一件宝物是一块陶瓷制成的青瓷盘(Seladon),中间有鱼纹。这块盘子以 50,000盾的价格卖给了巨港的当地买家。

事实上,在几个买卖网站上,古董的售价从 300 万盾到 3000 万盾不等。

 

“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些青瓷盘(Seladon)的价格,所以只卖了那么便宜。”

 

 

为了捡拾宝物,阿斯玛迪 必须潜水到 35 米深的河底,由于水很混浊,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用手触摸,然后挖出。

 

 

在河底,阿斯玛迪可以持续两到三个小时。如果他想被拉上水面,他就拉动压缩机软管给船上的团队伙伴一个暗号。

 

每次捡到古董,卖掉的钱平分给每个人。但船主就要特别加倍分利。

 

“其实,我潜水并没有赚到多少。哈哈哈......因为即使你捡到一个价值2500万盾的古董,变卖得到的钱也必须被五个人瓜分。”

 

2020 年初,阿斯玛迪决定不再做潜水员,因为他差点因此丧命。他说,潜水的时候,一根绳子缠在他的压缩机软管上,这样空气就不会流动,水充满了他的面罩。

 

“我想摘下口罩快速爬上去,但我做不到。我只好放弃。但幸好突然绳子自己掉了。空气进来了,我又可以呼吸了。”

 

 

“在那之后,我慢慢地停止了潜水,”现在他是一名收藏家并希望在 葛马罗Kemaro 岛上建立一个展览馆。馆里的藏品包都是来自慕西河的物品。(明日续完)

 

 

 

 

接上期

 

爪哇王朝寻宝者

 

 

 

在爪哇岛上也有资深的寻宝者。他的名字是阿卜杜勒·阿齐斯·巴拉哈( Abdul Azis Baraja.)。

 

“37 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古老而具有历史意义的物品,”他对BBC记者作自我介绍时说。

昵称阿巴的寻宝者从小就对老旧事物感兴趣。每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都会立即把它带回家。

 

但他认真致力寻宝是在他的家具生意破产后开始的。他在村子附近的森林里徘徊时,无意中发现了古老的化石和硬币。

 

他把这些东西带给懂历史的人。事实证明,这些物品据说具有历史价值的。

 

“从那里我开始学习寻宝,”他补充道。

 

他走过无数的河流和森林,目的就在寻找古代皇室或殖民时代的宝藏。

 

从爪哇岛上的卡胡里班(Kahuripan)王国、新俄沙利(Singosari)王国和满者伯夷(Mojopahit)王国开始。然后转移到巴厘岛和加里曼丹岛,再到松巴哇岛。

 

不管怎样,每次听到哪个地方有古代王国的遗迹,他都会立刻去探查一番。

 

“几乎整个印度尼西亚都有很多遗产宝藏。其中大部分来自满者伯夷王国。”

 

寻宝时,阿巴只戴潜水镜和尖铁。很多时候,他只能靠双手挖河床。

 

他曾经得到过各种各样的物品,从雕刻品、雕像到珠宝。如果全部加起来的话,应该有十几万件。但最有价值的是带有宝石的珠宝。

 

“我找到了成千上万的克里斯(Keris)匕首。如果把它们全部加起来,比如剑、长矛、匕首、三叉戟、盾牌等,大概有十几万件。”

 

每次找到宝藏,阿巴都高兴得不得了。

 

“进入森林后,无论在城市里生活有多困难,我都会很开心。”他高兴地说。

 

他将一些捡到的古代物品免费送给对这类东西有同样兴趣的任何人。无论是家人、朋友、博物馆,甚至收藏家。

 

尤其是对于收藏家来说,如果有人想买,阿巴是不会定价的。他任由买家出价,觉得相称才卖,不然就不交易。

 

“最要紧的是,买家是真心 关注和维护并热爱我们国家的文化。”

 

在快70岁的时候,他决定与年轻人分享寻宝知识。数百人接受了如何寻找这些古老而珍贵的物品的培训。

 

阿巴承认他有好多古代的物件,不知道值钱不值钱。如果调查结果是值钱的,卖了就可以养家糊口。

 

“我累了,好累……我的思想和精力都好累。”

 

寻宝为何不断发生?

 

考古学家 查约诺(Dwi Cahyono )说,寻找具有历史价值文物的现象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从使用简单的工具,即木头和铁,到使用金属探测器。

 

“过去,他们仍然使用像钻头一样经过改造的铁器。但现在他们不用了,他们的技术已经很先进了,” 查约诺对印尼BBC新闻说。

 

然而,就他的观察而言,政府并没有把这个问题看得太重。

 

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寻宝者发现物品的视频也会持续出现。虽然它可以触发或引诱其他人进行同样的寻宝活动。

 

他说,政府应该尽可能多地召开关于保护历史文物的会议并接近寻宝者,向他们解释

通过这些文物以发现历史事件的重要性。

 

“我没有看到政府在这方面的任何努力,至少与他们应该举行会议。同时下令不允许寻宝活动的社会化。如果允许寻宝活动继续下去,历史文物就会被买完卖光。”他说。

 

查约诺 继续说,还有一个问题是,只要那些遗迹或文物被发现的地方没有被指定为文化遗产,政府和机构都不能采取行动。以至那些靠寻宝为生的人,往往都会放手一搏。

 

其实,政府已经有了2010 年第 11 号关于文化保护的法令,其中第 23 条第 1 款规定,凡发现疑似文物的物品、疑似文物建筑的建筑物、必须在发现后 30 天内向文化领域的机构、警察和/或相关机构主管部门报告。

 

 

政府能做什么?

教育文化部文化保护司司长菲特拉·阿尔达(Fitra Arda)表示,政府对解决这个问题很认真,尽管这很困难,他承认。因为寻宝者寻找疑似文化遗产的物品是为了谋生。

 

“这必须得到解决,他们必须找到出路,” 菲特拉司长告诉 BBC。

 

在每次与当地政府会面时,他总是建议当地政府帮助寻宝者寻找新的生计,让他们另谋出路。这是停止寻宝活动的唯一方法。此外,地方政府应该经常对发现疑似文化遗产地点周围的社区和村干部进行社会化。

 

阿卜杜勒·阿齐兹·巴拉哈 (Abdul Aziz Baraja) 和阿斯马迪 (Asmadi) 等寻宝者声称知道《文化保护法》中要求他们向当地政府当局报告发现的规则。

 

阿巴说,他曾多次向相关部门报告这些文物,包括它们被发现的位置。

 

但他有时也很恼火,因为相关部门人员从来没有到过这些地方,所以现场经常被破坏。

由于时间限制以及他们居住地方到城市的距离很远,所以,慕西河的潜水寻宝者很少向相关部门报告他们的发现。如果官员不来,而是潜水员来的话,那就麻烦了。阿巴说。(鍾逸译自多方来源)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