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19

孟卫一逃,尚复初更是心慌,也想逃时,但甘凤池拳风甚紧,招招辛辣,哪里还逃得出去?又战了片刻,两个副帮主先后中拳倒地。尚复初牙根一咬,叫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突然用力一拗,将铁扇拗断,十几枝短箭,骤的射出。正是:

志大才疏,心劳力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十七回 剑杖交锋 凶僧闹湖上 性灵未昧 玉女出京华
场中恶斗停止,铁扇帮的人给甘凤池一喝,齐都垂手仰头,只听得甘凤池说道:“你们都是苦哈哈的弟兄,于黑道买卖,劫不义之财,我甘某决不拦阻,但若给清廷利用,那我甘某可不允许。你们不乏明理之人,仔细想想。”铁扇帮的人,一半慑于“江南大侠”的声威,一半震于大势已去,纷纷说道:“听甘大侠吩咐!”
甘凤池把脚一提,尚复初“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伸腰坐起,甘凤池道:“尚复初你虽有野心,尚无大恶,你若肯改邪归正,我也可以饶你一命。”尚复初这时但求饶命,那还敢道半个“不”字。
甘凤池道:“你要饶命,第一,以后不许在江湖厮混。”尚复初忙道:“依得!依得!我从今日起就解散本帮,携小儿回乡耕田,闭门封刀,洗手不干!”甘凤池道:“第二,你积敛的钱财,都交给我处置,你除身上所有之外,不许带一个钱出门。”尚复初十年积聚,劫掠所得,何止百万,听甘凤池不许他带一个钱出门,十分肉疼,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说道:“钱财身外之物,甘大侠取去便是!”
甘凤池笑道:“我也不要你的。”叫尚复初和铁扇帮管财务的人,把珠宝钱银都取了出来,将珠宝留下,把钱银分给帮众,忙了大半天,这才处置完毕,甘凤地喝道:“好,现在你可以走了!今后莫让我在江湖上见到你,我认得你,我拳头可认不得你!”尚复初松了口气,急忙和儿子抱头鼠窜,跑出山村。
吕四娘道:“我们在这里大闹一场,又放他们出去。不怕他纠集党羽再来,或勾结官兵来围捕我们吗?”甘凤他笑道:“不必顾虑。县城发兵,最少要两天才到,鱼壳派人,那更不易。何况这村庄在群山之中,险峻难行呢!”
吕四娘一想,果是道理。说道:“七哥明断,确为小妹所不及。”甘凤池笑道:“小心顾虑,也是好的。”这时天色已黑,园子里树枝上挂满的碧纱灯笼,本来是准备开帮祭祖的喜庆之事用的,这时正好派了用场。甘凤池大笑道:“华灯夜宴,让我等也享用享用!”叫和尚家未走尽的厨子仆婢,开了两桌酒席出来,环首四顾,却不见白泰官。甘凤池道:“五哥呢?”吕四娘笑道:“适才我见他和鱼娘在假山石后隅隅细语,想是久别重逢,连饭也忘记吃了。”甘凤池笑道:“你把他们找来。”吕四娘应了一声,正想走开,甘凤池忽又笑道:“在山石上留下本门暗记的,想必就是那位鱼娘了。五哥也真是,怎么把本门暗记告诉外人。”吕四娘道:“鱼娘也不算外人了。”甘凤池道:“虽然他们已结为夫妇,但鱼娘不是本门中人,五哥所为,总是欠妥。”吕四娘道:“待他日便时,我劝他便是。”甘凤池点了点头。原来白泰官素性不羁,小节上常常不大注意。但独臂神尼虽然在剑法上早已独创一家,却并未开宗立派,所以未设掌门。甘凤池是师弟,又不好说他,只好暗示吕四娘去说。吕四娘既是名儒之女,武功又极高强,性情也和顺近人,白泰官对她倒更为亲近。
甘凤池忙了一日,这时方得空闲,和关东四侠、插翼神狮等,依次见了,互道仰慕之情。他见唐晓澜随侍在杨仲英身侧,便对杨仲英道:“杨老英雄对令徒的误会,该释然于怀了吧!”杨仲英点头微笑,抱拳称谢。原来唐晓斓在这半日之中,早把隐情细说,杨仲英真料不到他有这么复杂的身世,杨仲英本来爱他,只因误会他叛师背义,所以才爱之深恨之切,要把他处死。如今听了解释,误会冰消,不禁把他揽在怀中,说道:“孩子,委屈你了!”唐晓澜道:“这个怪不得师傅。”又把沈在宽教导他的话说了。杨仲英道:“沈先生之言深得我心,到底他是个读书人,说话真有见识。”
邹锡九经过了几年历练,人情世故,通达许多,见杨唐二人亲如父子,他对杨柳青之心,早已渐淡,如今更是半点都无。过来向唐晓澜道谢。杨仲英老怀大悦,豪兴遗飞,和甘凤池大杯喝酒。(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