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73

“我去找那个胖女人理论去!”说着,他往门外就走。

奶奶伸手一把抓住诗尧,说:
“你去干嘛?事情已经结了,要你去凑什么热闹?”
“事情怎么结的?”我焦急的问。“哥哥,你别打岔,听奶奶说嘛,后来呢?”“后来我可忍不住了,我上前去说:你这位太太,人家给你歉也道了,钱也还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呢?我还没说完,那胖女人可真凶哇,她一掳袖子就站上前来,说:你是要打架呢还是要动手呀?小双急了,赶过来,她护在我前面,对那女人一直鞠躬,说好话儿,末了还说,三个月的钱,我就还你吧!只是现在手头不方便,你给个期限儿,我月底给你吧!这样,那胖女人才走了,一面走,还一面骂个不停呢!”
“还有这种事?”诗尧愤愤然的说:“那个女人住在那里,我先登门去打她一架再说!”
“算了吧,”奶奶说:“这种女人,碰到了就算倒楣吧!这事还没完呢……”“还没完?”妈妈瞪大了眼睛。“还要怎么样呢?”
“这样是……那胖女人才走啊,卢友文回来了,我这脾气可熬不住,就把这胖女人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卢友文。小双直拉我袖子,直叫奶奶,我也没意会过来,还在那儿说个不停……”“我知道了,”诗尧说:“准是卢友文发火了,又去找那胖女人算帐了。”奶奶看了诗尧一眼。“你说倒说对了一半,卢友文是发火了,只是,他并不是对那胖女人发火,他是对小双发火了!”
“怎么?”我大声问。“他指着小双就又骂又说:我说的吧,那些笨孩子和那些暴发户的家长是不能惹的!谁要你教钢琴?谁要你收学生?把我的脸都丢光了!小双本来就憋着满眼眶的眼泪呢,这样一来,眼泪水就扑簌簌往下滚了。她吞吞吐吐的说了句:我是想赚点钱嘛!一句话,卢友文又火了,他大叫大跳的说:谁要你赚钱哇?你是存心要在奶奶面前坍我的台呀!我卢友文穷,卢友文没钱,我可没有瞒谁呀!你嫁我的时候,说好要跟我吃苦,你吃不了苦,干嘛嫁我呢?难道我卢友文,还要靠你教钢琴来养吗?他一直吼,一直叫,气得我手也发抖了,身子也发软了,正想帮小双说两句话儿,小双却死拉着我,在我耳边说:奶奶,你别说他,他一定在外面呕了气了!平常,他是不会这样待我的!我看他们两个那样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说什么呢?我一气就回来了!”
奶奶说完,我们满屋子都静悄悄的。谁也不说话,半晌,妈妈才轻叹了一声,说:“命吧!这孩子生来就苦命!”
诗尧站起身来,一声不响的就走回他房里去了。我看他脸上阴晴不定,心里有点担忧,就也跟着走进他屋里。他正呆坐在书桌前面,拿起一支铅笔,把它折成两段,又把剩下的两段折成四段。我走过去,他抬眼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
“你好,诗卉!”怎么,看样子是对我生气呢!人类可真有迁怒的本领!小双受气,关我什么事呢?
“我可没得罪你吧?哥哥!”我说。
“你瞒得真紧,”诗尧冷冰冰的说:“你一点口风都不露,原来,小双现在是生活在地狱里!”
“地狱和天堂的区别才难划分呢!”我说:“你觉得她在地狱里,她自己可能觉得是在天堂里!而且,哥哥,管它是地狱还是天堂,反正与你没关系!”
诗尧的脸涨红了,脖子也硬了,额上的青筋又出来了,他把手里的断铅笔往屋里重重的一摔,大声说:(073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