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18

甘凤池一跃而前,叫道:“唐贤弟,待我来取他!”尚复初慌了手脚,忙跳出核心,大声叫道:“你们还不动手,替我把这几个人擒下来!”铁扇帮的人纷纷围上,甘凤池奋身一跃,跳上了一块假山石上,振臂喝道:“尚复初依附鱼壳,作清廷藩帐,替允祯图谋江山,更要把铁扇帮陷于不义之地,今日撞在我们江南七侠手上,绝不能叫他阴谋得逞,你们听明白了,休得为虎作伥!”各帮首领有认得甘凤池的,纷纷告诉同伴:“这是江南大侠!”又有人道:“不知七侠是不是都来?”有人就指点道:“你看白泰官也在那边。

”各帮首领之来赴宴,一半是卖尚复初祖先的面子,一半是震于鱼壳之势,听得甘凤池如此说法,他们宁愿得罪鱼壳,也不敢得罪江南七侠。有些胆小的已带了随从离场,铁扇帮的人有一大半不敢动手,有一小半围上去,被唐晓澜舞动宝剑,杀得伤手折足,头破血流,兵刃纷纷截断。邹鸣皋父子也都拔出兵刃,杀入重围,助唐晓澜御敌。
另一面,吕四娘展开绝顶轻功,兔起鹘落,不消片刻,已到了园子西角。那座三层楼宇矗立面前,屋中走出两个女郎,正是那晚所见的四个女郎中之二。她们“咦”了一声,上前问道:“谁叫你来的?”吕四娘道:“听说郡主身体不适,帮主叫我送药来。”两个女郎面现惊奇之色,同声说道:“谁说她病了?她好端端的,刚才还有说有笑呢!”吕四娘出言试探,证实了鱼娘就在上边,心中大喜,更不打话,拔出宝剑,纵身一跃,跳上二楼檐角,把剑一点,身子直弹上去,到了三楼,刚刚跳下,忽然横刺里一剑飞来,吕四娘将剑一引,那人剑尖向前一探,居然解了这招,吕四娘立稳脚步,看清前面的人,竟然是个白发满头的老婆婆。
吕四娘道:“你走开,我不伤你!”那老婆婆冷笑道:“你这后生晚辈,居然敢窥探郡主!”搂头一剑劈下,吕四娘略一晃肩,身形似箭一般从剑底穿过,进入房中,只见一个少女躺在床上,正是鱼娘!吕四娘道:“白泰官在外面等你!”鱼娘一跃而起,忽又迟疑道:“你是何人?”吕四娘正想答话,那老婆婆已挥剑扑进!
鱼娘叫道:“你让我出去!”老婆婆道:“没得你父亲准许,谁也不能放你!”吕四娘冷笑说道:“我见你偌大年纪,好意劝你走开,你还敢拦阻?”老婆婆大怒,一剑刺来,吕四娘随着剑风飘晃,那老婆婆连刺十余剑,竟然沾不着吕四娘衣裳,吕四娘喝道:“你让不让?”三尺青锋,一圈一旋,“叮当”一声,那老婆婆的剑几乎脱手飞去,自知不敌,盯了四娘一眼,狠狠道:“好,记着你这小子了!”吕四娘笑道:“你记着好了!”身形一晃,剑光绕处,刷的又奔老婆婆左肩刺去,老婆婆不敢再说,挡了一剑,急忙穿窗而出。
鱼娘见吕四娘剑法如此神奇,睁大了眼睛,吕四娘道:“我的好姑娘,别人等着你呢,还不出去?”鱼娘见吕四娘开她玩笑,说话又不正经,反而不敢相信,一阵迟疑,吕四娘伸手拉她,鱼娘把袖一挥,高声说道:“白泰官一定没有你这样的朋友。”吕四娘笑道:“为何没有?”鱼娘道:“你既然知我是白泰官何人,初初见面,为何如此相戏?”古时男女授受不亲,江湖儿女虽然比较脱略,但若非捻熟,也不会伸手相扶。吕四娘这才记起自己是女扮男装,微微一笑,把帽子除掉,露出满头青丝,鱼娘又惊又喜,恍然大悟,扑上前去,抱着吕四娘道:“好姐姐,你一定是白泰官的师妹?”吕四娘笑道:“现在你不骂我了吧?”鱼娘道:“我真想不到姐姐这样年青!”携着吕四娘的手,双双下楼。
这时场中混战甚烈,杨仲英和白泰官并肩力战,和孟武功卫扬威二人恰恰打成平手。邹家父子和唐晓澜将帮众杀得四散奔逃,甘凤池和尚复初也交上了手,尚复初挥扇力战,已给他迫到假山背后,有两名副帮主赶来相助,还是落在下风。
吕四娘游目四顾,见关东四侠处在下风,对鱼娘说道:“你去助白泰官,我助关东四侠。”鱼娘自然愿意,拔出柳叶刀跑上前去,白泰官见了鱼娘,精神陡振,边打边叫:“鱼妹妹!”鱼娘脸泛红潮,加入战团,低声说道:“这么多人,你乱叫乱嚷做什么呀?”白泰官微微一笑,挥刀奋战,全是进手的招数,孟武功乃是鱼壳的副手,见鱼娘竟助白泰官与自己为敌,叫道:“你怎么啦?你真的要背叛父亲么?”鱼娘道:“孟叔叔,你不走开,我可不客气了,你回去对我爹爹说吧,叫他不必再理我了,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吧!”孟卫二人和杨白对敌,已感吃力,鱼娘加入,自然更感不支,而且鱼娘又是主公爱女,万一错手伤她,更是不好,两人打了一个招呼,撤招逃跑。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