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096

当下龙姑仍是一丝也不警悟,照样前进。因为适才吃了大亏,不敢再为大意,一路留神飞行。偏这次非常顺利,洞中也不似先前黑暗,顷刻之间已离绝顶只有一两丈光景。恐被对方觉察,收了剑光攀援而上。到达穴口探头往外一望,果然离身不远有两个人在一块岩石上面对弈,旁边放着一个大黑葫芦,神态甚是安详。

定眼一看,两人都是侧面对着自己。左边那人是个生平第一次见到过的美少年。右边那人是个驼子,一张黑脸其大如盆,凹鼻掀天,大眼深陷,神光炯炯,一部绕腮须须长约三寸,齐蓬蓬似一圈短茅草,中间隐隐露出一张阔口,一头黄发,当中挽起一个道髻,乱发披拂两肩,只一双耳朵倒是生得垂珠朝海,又大又圆,红润美观。身着一件其红如火的道装,光着尺半长一双大白足,踏着一双芒履。手如白玉,又长又大,手指上留着五六寸长的指甲,看去非常莹洁。
驼子右手指拈着棋子,沉吟不下,左手却拿着那葫芦往口里灌酒。饶是个驼子,坐在那里还比那少年高出两个头!要将腰板直起,怕没有他两人高,真是从未见过的怪相貌!再细看那美少年,却生得长眉入鬓,目若朗星,鼻如垂玉,唇似列丹,齿如编贝,耳似凝珠,猿背蜂腰,英姿爽飒!再与那身容奇丑的驼子一比,越显得一身都是仙风道骨,不由看得痴了。
驼子和那少年对弈的盘石在一株大松树下。两个黑钵里装着许多铁棋子,敲在石上发出“叮叮”之声。与松涛大风相应,清音娱耳。龙姑藏身的那洞穴也在一株松针极密的矮松后面,穴旁还有一块两丈多高的怪石。人立石后,从一个小石孔里望出去,正看前面盘石和那两人动作,石外的人却绝难看到石后。
龙姑见有这种绝好隐蔽,便从穴口钻出,运气提神轻轻走向石后,观察那两人动静。身刚立定,便听那少年道:“晚辈还奉师命有事嵩岳,老前辈国手无敌,现在业已输了半子。难道再下下去,还要晚辈输得不可见人么?”说到这里,那驼子张开大口“哈哈”一笑,声若龙吟。
龙姑方觉有些耳熟,那驼子忽地将脸一偏,对着龙姑这面笑了一笑,越发觉出面熟异常。看神气好似踪迹已然被他看破,不由大吃一惊。总觉这驼子是在哪里见过面的,并且不止一次,只苦于想不起来。当时因为贪看那美少年的丰仪,驼子业已回转面去与少年谈话,适才那一笑似出无心,便也放过一旁,留神静听二人讲些什么。
那驼子对少年道:“你忙些什么!白矮子此时正遍处去寻朱矮子到百蛮山赴东海三仙之约,你去嵩岳也见不着,还得等他回来。此时赶去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留此陪我多下一局弈棋,就便看看鬼打架岂不有趣?”
那少年答道:“既是家师不在嵩岳,弟子去也无用。老前辈玄机内莹,烛照万象。此次三仙二老均为百蛮,不知妖孽可能漏网?”说时又在石的右角下了一子。
驼子答道:“此奇绝,照说三仙二老,用长眉真人所传的生死晦明幻灭阵,应无被妖孽漏网之理,但屡经推算,偏偏仍有不明不白之处,是则真天机不可泄漏了!”
那少年又道:“传说青海教祖藏灵子也曾前去凑热闹?”
驼子笑道:“藏矮子么?我曾与他相遇,为了一个下流女孩子的母亲,是我旧友,如今又与他有点关系,还生了一场争论。那女孩天生孽根,叛夫纳淫,积恶日重,将来可能形神皆灭,所以赶来看看。”那驼子说完了那一席话,两眼渐渐闭合,大有神倦欲眠神气。
龙姑先时虽在留神偷听,一边还贪看那美少年的丰仪。仅仅猜定驼子虽不是峨眉同党,也绝不是自己这一面的人,别的并未注意。后来听出所说的是藏灵子,也仿佛在说自己,越听越觉刺耳!施龙姑如不是入迷途太深,听闻驼子这一番话,惊魂散魄,痛改前非,再听出那驼子与她母亲有旧,若是上前跪求解免,何致遭受日后惨劫!
这时施龙姑却只把一双俏目从石缝之中注定那美少年,越看心里越爱,色令智昏,竟看那美少年无甚本领。若非还看出那驼子不是常人,自己适才又不该不留神闹了个头破血流浑身血污,几乎要现身出去勾引一番才趁心意。正在恨那驼子碍眼,心痒难搔,猛想起看这驼子气派谈吐都不是个好相识,这峰密迩姑婆岭,必已得了虚实。那美少年明明是峨眉门下无疑,何不乘他不备,暗中给他几飞针?倘若侥幸将他杀死,一则除去强敌,二则人可敲山镇虎,将那美少年震住,就势用法术将他迷惑摄回山去,岂不胜似别人十倍!(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