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16

吕四娘全神观战,把唐晓澜的天山剑法和自己的玄女剑法细细比较,觉得自己的玄女剑法虽然奥妙精奇,但若论到沉雄稳捷,兼有各家之长,那就比不上天山剑法了,这样一看,渐悟剑理,天山剑法胜在“博”,玄女剑法胜在“专”,唐晓澜是博而不专,自己是专而不博。

心中忽起异想,要把天山剑法与玄女剑法熔于一炉,但又一想:易兰珠断不能收自己为徒,唐晓澜未够精纯,和他切磋,也领悟不了天山剑法的神髓。而且自己国仇家恨,镇日劳心,又那能有几十年的功夫,给自己潜心修练,思念及此,不禁哑然失笑。甘凤池道:“八妹,武学精深,有如大海。我以前初见晓澜,见他功力不高,尚以为他是平凡之辈,想不到他居然能以剑法补功力之不足,可知武学之道,不论哪方入手,只要能有专长,便可望成大器。”吕四娘道:“文武之理相通,功力有如学力,积学之士,胜于徒讲文笔章法之人。”甘凤池听了,微微一笑。
原来甘凤池在同门之中,除了因和尚之外,以他根基扎得最稳,但若论到剑法和轻功,则以吕四娘最妙。甘凤池知道师妹此言,暗中乃是捧他。因此笑道:“若然饱读经书,却无妙笔以传,那学力也无由表现。”吕四娘笑道:“师兄所言甚是,师兄得师傅之拳,我得师傅之剑,我们正应彼此切磋。”
这时唐晓澜和尚复初恶斗,仍是难分高下,唐晓澜的剑点,每被尚复初的扇风扇歪,但尚复初也只能仗着功力解危,攻不进去。吕四娘道:“此人功力不在五师兄之下。”甘凤池笑道:“若然碰在你我手上,他大约可敌五七十招。”两人斗场论武,旁若无人,把孟武功和卫扬威听得暗暗心惊。卫扬威和吕四娘曾在田横岛上会过,他看了又看,只觉这一少年神情笑貌,却似在哪儿见过了的,忽然想起了吕四娘来,不禁大惊,但一想纵算吕四娘能女扮男装,也决无如此年轻之理,这个少年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大孩子罢了,但口气偏又如此之大,饶他是江湖上的大行家,也自猜疑不定。
这时场中斗得更急,那边席上,玄风站了起来,忽然眼朝外望,面色有异,甘凤池忙随着玄风眼光注视之处看去,这一看大出意外,只见韩重山和董巨川二人,正排开帮众走进。这还罢了,韩董二人之中,还有一人,左臂被韩重山拖着,右臂被董巨川拖着,明明是被挟持而行,此人非他,正是在独臂神尼门下,排行第五的白泰官!
韩重山和董巨川都是奉四皇子之命,来参加铁扇帮的开帮大典的,韩重山另有私事,所以在那晚上连夜从尚家走出,今日始回;董巨川则先到浙抚李卫的衙中作客,会齐了韩重山之后才来。二人正进入山口,就碰见了白泰官踽踽独行,两人武功都在白泰官之上,又是合力出击的,不过片刻就把白泰官擒了。不过他们知道白泰官是鱼壳女婿,虽然传有婚变,却不知底细如何;更兼白泰官又是了因师弟,虽然他们兄弟也是不和,但韩董二人因有此两重关系,到底不敢把白泰官难为,只是用擒拿手法,扣着他的脉门,将他拖入庄内。
两人走入山庄,只见人头簇拥,一问之下,始知是帮主和人比武,不禁大奇,急忙排开帮众走进。关东四侠和杨仲英是曾经在四皇子府中和韩重山恶斗过一场的,这时见了,怒从心起。玄风道:“这铁扇帮一定是和允祯有关系的,咱们今日还要大开杀戒。”杨仲英道:“你们四位去敌那两个魔头,我去取那孽徒!”
韩重山行近斗场,大声叫道:“尚帮主你为什么和一个小辈比式?”话声未停,关东四侠已经从帮众头上飞掠出来!韩重山大吃一惊,在上首的一桌酒席上,又有一条人影凌空飞起!
这条凌空飞起的人影正是吕四娘。卫扬威喝道:“你们做什么?”说时迟,那时快,甘凤池已呼的一掌劈来!卫扬威双臂一格。给他震退两步,吕四娘轻功超绝,在掌风人影中,已翩如大雁般的飞出去了!
关东四侠先出,但吕四娘却是后发先至,她人在半空,已把霜华宝剑,拔了出来,就在空中舞起一朵剑花,一招“白猿击枝”,向韩重山当头刺下,韩重山是天叶散人师兄,武功极高,急忙将扣白泰官脉门的手掌一松,身形平地拔起,居然硬抢吕四娘手中的宝剑。但他料不到吕四娘轻功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他的擒拿手法刚使得半招,指头刚弹着吕四娘的剑身,正想拖她一同落下,吕四娘已在半空中一个倒翻,仍是那招“白猿击枝”,剑势如虹,朝着他的脑门直刺下来。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