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093

妙一真人点了点头,由二人行了拜师之礼,吩咐起立,先对石生道:“你母苦修多年,为有宿孽,感了灵石精气,无夫而孕。你秉英灵毓粹之气而生,异质仙根,得天独厚。我门下教规甚严,只须努力前修,不犯戒条,异日成就不在三英二灵以下。此番到了峨眉,可先向师姐师兄们请教,等我回山再传授你功课吧。”石生领训,跪谢起立。

妙一真人又对庄易道:“你误服涩芝,失音喑哑,特为你耽延片刻,使你复音。此后入了本门,要知仙缘不易,坚固初衷,勤积外功,力求精进,勿负我意才是!”庄易闻言,不禁感激涕零,跪将下来。妙一真人取出一粒丹药与庄易服下,然后命庄易盘膝内视,运气调元。
坐有片刻,妙一真人将手一指,一线金光,细如游丝,直往庄易左鼻孔之中穿去。不多一会,又由右鼻孔钻出,再入左耳。游走完了七窍,最后走丹田,经涌泉,游天阙,达华盖。顺着七十二关穴,逆行而上,才从口内飞出。庄易只觉一丝凉气从涌泉顺天脊,直透命门,倏地倒卷,经灵关玉海夺门而出,立时觉得浑身通泰,心旷神舒!直到妙一真人说道:“好了,起来!”不由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恩师!”居然复音如常,心中大喜,忙即翻身拜倒。
妙一真人将袍袖一展,一道金光如彩虹际天,电射星飞,转瞬没入云中不见。金蝉石生跪送妙一真人走后,俱代庄易心喜,抢着问长问短,各自感谢称道了一阵师父恩德。才一同驾起剑光,径往峨眉凝碧崖前飞去。
飞行迅速,没有多时便离峨眉不远。正行之间,忽见两道青光从远天边由西往东南一闪即逝。金蝉认得两道剑光已得了峨眉传授,揣着来路,正从峨眉方面飞起,疑是凝碧新入门不久的同门。不知有什么事飞得那般快法,偏又相隔太远,不及追上前去询问,只得作罢。一路寻思,眼看快到凝碧崖上空,倏地又见一道紫光和一道青光冲霄直上。正是英琼、若兰二人,连忙迎上前去,未及开言,英琼首先抢问:“来时路上可曾看见寒萼与司徒平二人行过?”
金蝉答道:“我倒未见二人,只看见两道青光,像是本门中人,由此往东南天际飞去,难道山中又发生了什么急事?”
英琼忙对若兰道:“你猜的对,他二人定是回转紫玲谷去了,我们赶快追去!”金蝉还要追问究竟,英琼急道:“这没你的事,只是她姊妹闹点闲气,我们要去追她回来。你先回仙府,等我们将人追回再谈吧!”说罢也不俟金蝉答言,匆匆拉了若兰,同驾剑光冲霄而去。
金蝉见二人飞行已远,便带了石生庄易往下降落。刚要到地,又见神雕佛奴在前,秦紫玲驾着那只独角神鹫在后,迎面而来。紫玲在神鹫背上只朝金蝉等三人笑着点了点头,便即往空飞去。金蝉降落下去一看,岭前静悄悄的,只有袁星一人站在仙籁顶飞瀑底下掬水为戏,见了金蝉跪下行礼,金蝉便问:“他们都往哪里去了?”
袁星恭身答道:“各位仙姑和新来几位大仙都在太元洞内商量事呢!”金蝉闻言慌忙同了石生庄易直往太元洞前跑去。
石庄二人见这凝碧崖果然是洞天福地,仙景无边,俱都惊喜非凡。因为金蝉催促快走,不暇细细赏玩,一同进洞一看,正中石室内坐定的除了齐灵云、周轻云、朱文、严文英、吴文琪、裘芷仙等原有诸同门外,还有好多位男女同门。也有认得的,也有未见过的。
灵云见金蝉成功回转,甚是心喜。金蝉等三人与大家彼此见礼,略一叙谈,才知余英男自英琼等取来温玉,日服仙药,业已复原。妙一夫人日前曾回山一行。这些新到的同门皆为重阳盛会在即,所以先期赶来团聚。还有多人,不久陆续俱要到齐。
目前已到的有飞雷洞髯仙门下石奇、赵燕儿,远客计有岷山万松岭朝天观水镜道人的门徒神眼丘林、青城山金鞭崖矮叟朱梅的弟子纪登、陶钧,昆明开元寺哈哈僧元觉禅师弟子铁沙弥悟修,和风火道人吴元智门下的七星手施林、灵和居士徐祥鹅,一个个都是仙风道骨,器宇不凡。
金蝉原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因见灵云把大家聚在这平时准备朝参师长的中间石室以内谈话,必有要事商议,只得勉强忍住。一眼看见朱文独目一人坐地离门最近的一个石墩之上默默不语,近旁不远恰巧空着一个位子,便搭讪着走了过去。一落坐便悄问朱文:“紫玲姊妹因何淘气?司徒平又是何时回山,为何也与寒萼同行?”一口气问了好些,朱文只把嘴朝着灵云努了努,一言不发。(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