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69

“我看,是你不理我们了!”我立即数说着:“你是个忘恩负义的丫头,难道你不知道我正在忙考试忙就业吗?你来都不来一次,奶奶已经念叨了几百次了!”
小双的脸色变了,一瞬间,就显得又抱歉又焦急,她居然认起真来,瞪着眼睛说:

“我如果忘了你们,我就不得好死!我每天都记挂着,可是……可是……”“嗳哟!”我叫:“和你开玩笑呢!怎么急得脸都红了!这一阵子,谁不忙呢!”走进客厅,卢友文从书桌前抬眼望了我一下,我正想走过去打个招呼,小双已一把把我拉进了卧室。我这才发现,那架山叶钢琴居然放在卧室里。钢琴前面,有个八岁左右的女孩子,长得胖嘟嘟、圆滚滚、笨头笨脑的,正在对那本琴谱发愣呢!小双小心的把卧室门关紧,回头对我笑笑说:
“怕琴声吵了他,这些日子,他又写不顺,心里又急,脾气就不大好。诗卉,你先坐坐,等我教完这孩子,就来陪你!”
“你忙你的吧!”我说着,就自顾自的歪在床上,顺手在床头上抽了一本杂志来看,一看,还是那本登载着《拱门下》的杂志,我也就随意的翻弄着。小双又已弹起琴来,一面弹着,一面耐心的向那孩子解释着,那孩子只是一个劲儿的发愣,每当小双问她:“你懂了吗?”那孩子傻傻的摇摇头。于是,小双又耐心的弹一遍,再问:“你懂了吗?”那孩子仍然摇头。小双拿起她的手来,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搬弄到琴键上去,那孩子像个小木偶似的被操纵着。我希奇的看着这一幕,心想,这如果是我的学生,我早把她踢出房门了。“对牛弹琴”已经够悲哀了,“教牛弹琴”岂不是天大苦事!我正想着,客厅里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声,接着,是重重的拉椅子声。小双立刻停止了弹琴,脸色倏然变得比纸还白了,两眼恐惧的望着房门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就从床上坐直了身子,诧异的看着。果然,“豁啦”一声,房门开了,卢友文脸色铁青的站在那儿,重重的叫:
“小双,我警告你……”
“友文!”小双站直身子,急急的说:“我已经教完了!今晚不教了!你别生气……诗卉在这儿!”
“我知道诗卉在这儿!”卢友文对我瞪了一眼,就又肆无忌惮的转向小双:“我跟你讲了几百次了,小双,我的忍耐力已经到了饱和点了,你如果要教钢琴,你到外面去教,我无法忍受这种噪音!”他指着那孩子:“你让这傻瓜蛋立刻走!马上走,这种笨瓜蛋,你弄来干什么?”
小双挺起了背脊,把那孩子揽进了怀里,她梗着脖子,憋着气,直直的说:“这孩子不傻,她只是有点迟钝,慢慢教她,一定教得好,没有孩子生来就会弹琴……”
“我说!”卢友文突然大吼:“叫她滚!”
那孩子吓呆了,“哇”的一声,她放声大哭,小双慌忙把她抱在怀里,怕抚着她的背脊,连声说:
“莉莉不哭,莉莉别怕,叔叔心情不好,乱发脾气,莉莉不要伤心!”那个“莉莉”却哭得惊天动地:
“哇哇哇!我要妈妈!哇哇哇!我要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卢友文一把扯过那孩子来,把她推出门去。“你回家去!你找你妈妈去!赶快去!从明天起,也不许再来!”那孩子一面“哇哇哇”的哭着,一面撒开了腿,“咚咚咚”的就跑走了。小双呆呆的在钢琴前面坐下来,低俯着头,她轻声的、自语似的说:“这下你该满意了,你赶走了我最后的一个学生!”(069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