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14

邹鸣皋适才见了尚少亭的功夫,情知尚复初一定更高,比试起来,自己实无把握。杨仲英替他解了困危,他心中自是感激,但因有以前那段过节,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玄风和邹鸣皋也是老相识了,微笑说道:“杨大哥听到了邹老英雄之事,急得不得了,催我们兄弟连夜赶来,幸好正是时候。”邹鸣皋心想原来他专程赶来,全为的是我。杨仲英斟满了酒,对邹鸣皋道:“那年之事,小弟非常抱歉。”邹鸣皋接了杯酒,一饮而尽,大笑说道:“患难见交情,儿女之事,再也休提。”

杨仲英这边谈笑风生,尚复初十分没趣,一腔怒气,发泄到唐晓澜身上,在席上大声说道:“今日敝帮重开香堂,各位英雄不约而到,实在增光不少。适才这位冯兄(唐晓澜化名冯尧),显了那么漂亮的功夫,我们尤其佩服。只可惜三招两式,难窥全豹,我们还想请冯兄再显显功夫,让我们开开眼界。”
唐晓澜不知所答,卫扬威人甚精灵,看唐晓澜身材,听唐晓澜说话,似乎在哪儿见过似的。站起来道:“不如我和这位冯兄对拆几招,给帮主助兴。”唐晓澜甚是不安,一时众人眼光,全集中在唐晓澜身上。
玄风道长老于江湖,记性尤佳,和他见过面的人,十年后相逢,他还能叫出人的名字。看了一阵,忽然对杨仲英说道:“你看这人像不像唐晓澜?”杨仲英也起了疑心,道:“真有点似。”陈元霸道:“面貌不似嘛!”邹鸣皋急将唐晓澜适才帮忙自己的事说了。他本意是想给玄风介绍这位少年英雄,那知玄风忽然把铁拐在地上一点,身形骤然飞纵出去!
卫扬威正在叫阵,忽见玄风飞纵出来,不知他来意如何,怔了一怔,只听得玄风嚷道:“我老道最喜欢趁热闹,这位少年英雄腰悬宝剑,定必是剑术名家的弟子,我老道想和他比比剑法。”尚复初又惊又喜。玄风的乱披风剑法海内知名,不料他竟会出头帮助自己,而且肯和一位少年比剑。
甘凤池把唐晓澜一推,说道:“长者有命,后辈不应推辞,你就去陪那位道爷走一趟剑吧!”唐晓澜见甘凤池如此说法,只好硬着头皮出去,玄风迫不及待,左手铁拐一扫,右手长剑从拐底直穿出来,玄风的剑法犹如狂风暴雨,辛辣迅疾,唐晓澜避了两招,险些被剑刺中,避无可避,只好把游龙宝剑拔了出来。顿时一缕寒光,映日生辉,玄风大声叫道:“你这叛徒,还不弃剑就缚!”刷刷两剑,分刺唐晓澜身上要穴,左手铁拐,又卷地劈扫,唐晓澜给迫得凝神对付,分不出心神说话。
席上邹鸣皋父子大为震惊,邹鸣皋一把拉着了杨仲英的衣袖,急声说道:“大哥,这位少年英雄曾救小儿一命,看来不是坏人,有话好说,你出去把玄风道兄劝止了吧!”杨仲英面挟寒霜,把衣袖一摆,说道:“他背叛师门,投顺满奴,罪当万死!”站起来叫道:“玄风道兄,你替我把这孽徒擒了吧,要生的,不要死的!”本来杨仲英也想出去,可是既有玄风动手,他以师傅之尊,也就不便出去了。邹鸣皋见他连骂“孽徒”,骇然问道:“这人是谁?”杨仲英道:“他是唐晓澜,当年和锡九曾交过手。”邹锡九睁大了眼睛,邹鸣皋也觉大出意外。邹锡九心地狭窄,但却也恩怨分明,唐晓澜刚才出手相救,总是对自己有恩,想向世伯说项,可是见杨仲英那样严重的面色,如何敢说,只好叹口气道:“咳,料不到他会这样!”
玄风剑拐齐施,招招厉害,唐晓澜迫得把天山剑法施展了出来,银光四射,倏如狂涛卷地,倏如长虹经天,他志在防卫,不在进攻,玄风的剑拐虽然威风,竟是无隙可入,气得大声道:“天山一派,代出英雄,你这厮骗了天山剑法,却做满奴鹰犬,真是有辱先人!”话声未完,铁扇帮的人忽然轰动起来,尚复初手挥铁扇,一跃而出,扇子在两人当中一格,火星蓬飞,唐晓澜趁势退了两步。尚复初大叫道:“玄风道兄,此人是敝帮仇人,请你让给我吧!”玄风道:“什么?要让给你!”尚复初道:“你远来是客,你就是和他有深仇大恨,也该让我们做主人的替你代劳。”这时孟武功、卫扬威和帮众纷纷跃出,围在外圈,玄风瞪眼晃剑,仍是不肯退下。尚复初道:“我将这厮擒了,再交你处置如何?”玄风见此情形,插剑归鞘,说道:“好,这厮剑术已得天山心法,你小心了!”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