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092

辛辰子脸朝里钉着,笑和尚有灵符隐身,一丝也不曾觉察。及至听见隐隐风雷之声起自身后,才知不妙,已来不及了!那元神原也异常精灵,便即往空飞遁。无奈被绿袍老祖禁锢已久,日受玄牝珠妖火消炼,元气大伤,怎敌峨眉至宝!飞没有多远,被石生飞剑一挡,略一迟顿,笑和尚霹雳剑正从后方追到,恰好从绿火中心穿过。

耳听妖牌上“嘎”的一声惨叫,那团妖火已被剑光斩为两半,还在飞跃。石生的飞剑如一阵银雨涌了上来,会合笑和尚剑光围住这两半团绿火一绞,顷刻之间,光焰由浓而淡,逐渐消灭。
笑和尚万不料这般顺手,同着妖牌上面的辛辰子还在吱吱惨叫,更不怠慢,指挥剑光飞将过去围着妖牌绕了几下。牌上妖雾散处,连辛辰子带妖牌俱都斩断成好几截,半晌毫无反应,知道大功告成,方要同了石生回转,忽见随引驾着遁光飞来,喊道:“恩公留步!老鬼正打算放那恶虫出来,恐又危害生灵,快将那面旛儿还我,待我去将恶虫引来,将它消灭,以免日后为害!”
笑和尚闻言刚将旛取出还了随引,未及答话,便见金蝉飞至,说道:“适才苦行师伯巡视各门,给了我们一道灵符,说是少时如见金蚕,可用此符破它!如今距离除妖不远,吩咐你快回去呢!”
笑和尚顾不得再与随引多说,道了声:“好自为之,得手速即逃走,以免玉石俱焚!”便同金蝉石生飞回原处。不多一会,果然随引同了两个妖人,各持妖旛,将千万金蚕恶蛊引来。笑和尚忙用真火将灵符焚化,一道金光,宛如一幅天幕从空中落下,将随引等三人和那金蚕一齐罩住。
笑和尚见随引也不免于难,甚是难过,方要代他跪求师父开恩时,随引已和一个妖人从金光影里脱身出来,朝着笑和尚等下拜,径自飞走。随引后来,投在红发老祖门下,后文另有交代。
笑和尚等四人按照苦行头陀吩咐,直守到第十九天的正午时分,忽听四外雷声如战鼓密集一般往中央聚拢。主峰那边又是震天价一个大霹雷响过,眼见一道青烟往上升起,立刻祥光尽敛,红云齐收。三仙二老同在主峰上空现身,四人知道妖孽的玄牝珠业被真火炼化消灭,连忙一同过去参见。
这时别说笑和尚等四人道行浅薄,便是三仙二老,也不知绿袍老祖施展了魔教之中,至高无上的化魂大法,已经保留了精魂,与阴魔相合,匿身地肺之中了。
四人参拜了三仙二老之后,笑和尚又单独向苦行头陀请罪,并谢各位师伯叔成全之德。
玄真子道:“你连经魔难,不辱使命,你师父已然许你将功折罪,日后光大峨眉,用你之处正多。你虽得了火灵宝珠,却失了无形仙剑,终是缺陷。你师父功行圆满,不久飞升。你师父门下只你一人,他的剑法系释家炼魔至宝,与我等所用不同,虽说殊途同归,到底别有玄妙。你师父已参佛家正谛,对此末法,原无重视,只我同你妙一师叔,不愿你师父剑法失传,欲令你承继你师父剑法衣钵,归入峨眉门下。无奈你师徒聚首日浅,怕你不能在短期间内尽得真传,此番回转东海,须一丝也懈怠不得!否则到时功亏一篑,岂不可惜?”
笑和尚一听师父不久便要飞升,想起平时教养深恩,不禁悲从中来,跪在地下流泪不止。苦行头陀道:“孽障,你枉自随我多年,还这等免不了贪嗔痴爱!你妙一师叔,答应将你收归峨眉门下,还不上前行了拜师之礼,只管作些世俗之态作甚!”
笑和尚哪还敢还言,恭恭敬敬上前朝着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重行拜师之礼,请求训示。
妙一真人道:“我念你天资功行均非凡品,恐日后无人管束,误入魔道,辜负你师父多年教养苦心,才请求将你收归门下。你本有宿慧仙根,自会努力前修,毋庸多为晓谕。我不久回转峨眉,本派三辈同门俱来聚会,乃是长眉祖师飞升以后第一次大典,万无一人不到之理。不过你师父玄功奥妙,飞升在即,诚恐往返费时,误你功课,特降殊恩,准你一人毋须赴会,可在东海早晚虔诚用功参悟,能否承继你师父衣钵,全在你自己修为何如了!”
笑和尚跪领训示之后,玄真子、苦行头陀便带了笑和尚和朱梅,自谷道离去。等各人走了后,妙一真人才将金蝉等三人唤过,首对金蝉道:“你年来颇有精进,只是童心犹在,言行均欠谨饬,不是修道人的风度。我以后不常在山,你更须时常外出积修外功,务须事事留心,听从汝姊及各前辈同门的训诲,以免误却异日的成就,你可同了石生庄易回山便了。”金蝉跪领训示已毕,石庄二人仍在地下未起,等妙一真人说完,恳求收录。(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