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037

笑和尚暗想:“久闻这里妖孽专惯血食,奇峰仙景是天生,这些花田和这许多不知名的花草,分明人工种植,难道妖人吃人吃腻了,特意种些奇花来观赏么?”

他正在忖思之际,忽听一阵怪啸之声起自崖后孤峰那边。二人连忙将剑光升高,遁入云中,往孤峰那面一看,只见峰脚南面一个洞中,走出二十四个奇形怪状的高矮汉子。俱都面如白纸,没有一丝血色,相貌狰狞,宛似出土僵尸一般!
那些人每个上身穿着一件不长不短,敞着颈口的红衣。胸前戴着一只金圈,两手袖长只齐肘,手腕上黄毛茸茸,青筋暴露,干瘦如柴。下身赤着一双泥脚,手中各持一面白麻制的小幡,血印斑斓,画着许多符箓和赤身倒立的男女。为首一人扮相和日前所见的妖人辛辰子相似,却没他高,也断了一只手臂,单手拿着一柄长剑,麻幡却插在身后。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口中不住发出“嘘嘘”之声。一个个满身邪气笼罩,随着为首断臂妖人,缓缓往前行走,宛如行尸,渐渐走到崖前。
那断臂妖人先是口中喃喃似念邪咒,倏地怪啸了一声,这些妖人立刻按八卦方位分散开来,将足一顿,升起空中,与崖顶相齐。那为首妖人忽然忙乱起来,时而单手据地疾走如飞,时而筋斗连翻旋转不绝,口中咒语也愈念愈疾。余人随声附和,手中小幡连连招展,舞起一片烟云,喧成一片怪声,听着令人心烦头闷。
似这样约有个把时辰,日光略已偏西。那断臂妖人将手中剑一挥,只见一道绿光朝空中绕了一绕随即飞回。然后将剑还匣,取出背后麻幡,全体妖人一声怪啸,将各妖幡朝下乱指,便见幡上起了一阵阴风,烟云尽都敛去,随幡指处,发出一缕缕的彩丝,直往花田上面抛掷,愈往后愈急,二十四面妖幡招展处,万丝齐发,似轻云出岫,春蚕抽丝一般。顷刻之间,交织成一盘广大轻匀的天幕,将下面花田一齐罩住。薄如蝉翼,五色晶明,雾纱冰纨,彩光夺目,透视下面花田中翠花金叶,宛如千顷金波涌起万千朵翠玉莲花,若非闻着腥风刺鼻,目观妖人怪状,几疑置身西方极乐世界,见诸宝相放大奇观!
金蝉和笑和尚二人知道厉害,各用手互拉示意,借着“无形剑遁”盘空下瞩,连一丝形迹也不敢现漏。正在相顾惊奇,这五色天幕业已织得只剩为首断臂妖人存身之处还有二尺方圆空隙。断臂妖人又长啸了一声,余人都停了手脚,全往空隙上空聚拢,仍驾阴风按八卦方位立定。安排就绪,断臂妖人从空隙中飞身而下,降离崖前约有十丈,仍是单手据地念咒,手舞足蹈了一阵,先放起一团烟雾笼罩周身,口中又是念念有词。将手一撒,便有三溜绿火朝崖上三个大圆洞中飞去。法才使完,更不怠慢,接着慌不迭的腾身便上!
他身才离地,崖前狂风大起,崖上三个圆洞中先现出三个妖人。居中一个,头如栲栳,眼射绿光,头发胡须绞在一团,隐藏着一张血盆大口,两行獠牙。身有烟雾环绕,看不甚清,一望而知是妖人首脑绿袍老祖。右洞妖人与先见妖人形像装束相似,左洞妖人是个红衣番僧,生得豹头环眼,狮鼻阔口,金蝉认得是“西方野佛”雅各达。忍不住正想和笑和尚说他来历,已听下面“吱吱”连声,猛觉笑和尚将他拉了一把,意思叫他噤声,往下面观看。
就在这拨头转脸的工夫,金蝉往下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原来作者一枝笔,难于兼顾,就在断臂妖人行完了妖法,慌慌张张往上升起,绿袍老祖洞前现身之际,崖上成千累万的小洞穴中,一阵“吱吱”乱叫,似万朵金花散放一般,由穴中飞出无量数的金蚕,长才寸许,形如蜜蜂,只身略长,飞将起来,比箭还疾!
那绿袍老祖好似存心与断臂妖人为难,容他飞离五色天幕还有一半,突然伸出一条又细又长像鸟爪一般的手臂,望空一指。上面二十三个妖人令到即行,毫不顾那断臂同门生死,各将手中幡指处,又抛出无数缕彩丝,将那空隙一齐封蔽。
断臂妖人也像是早知有这一场苦吃,飞得更快,眼看穿隙而上,忽见空隙被彩丝封蔽,金蝉慧眼看得最真,只见他满脸怒容,咬牙切齿,口中喃喃,待要施为。又见那天幕一面的同党,好似朝他用目示意,那断臂妖人才长叹一声,重又飞落下去。
同时穴中飞出来的万千只金蚕,早如万点金星朝天飞起。飞近天幕,似有畏忌,纷纷落下飞入那花田之中食金叶。“吱吱”之声汇成一片异响,断臂妖人刚往崖前落下,一部份千百只金蚕忽然蜂拥而上,围着断臂妖人周身乱咬。(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