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09

晚餐前,爸爸回来了。诗尧也回来了,我注意到,他回家后就进了卧房,和小双一句话也没说,好像彼此不认识似的。直到吃晚饭,他才从卧室出来。诗晴和李谦也一块儿回来了,围着餐桌,我们家一到晚上,总是热热闹闹的。席间,妈妈和奶奶都不住口的夸小双,爸爸却沉吟的看着小双,一直皱着眉在想心事,半天,才突然决心的说了句:“进补习学校,今年夏天考大学!”

小双一愣,立即抬起头来。
“我不考大学,”她简短的说:“我要找工作。”
“小双!”爸爸喊。“你才十八岁,能找什么工作?如果你爸爸在世,他一定会要你念大学。”
“我爸爸在世,也不会让我念大学。”小双坚决的说:“他常说,大学里教我的,不会比他教我的更多。”
“可是,你爸爸已经死了,不再能教你了,是不是?”爸爸忍耐的说。“是的,”小双垂着眼睑,恭敬而坚定。“朱伯伯,请您让我自己决定我的未来,我明白我在做些什么。你们已经给了我太多,我生来孤苦,不敢多所苛求,命定给我的,我只能默默承受,幸福太多,只怕反遭天忌。”

爸爸呆了,似乎不相信这话是从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嘴里吐出来的,只是愣愣的看着小双。我心中一动,就不自禁的对诗尧望去,诗尧的脸色发白了,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眉头紧锁着,他一个劲儿的伸筷子在汤碗里夹菜。奶奶发觉空气有点沉闷,就不解的嚷了起来:“这有什么了不起,不念大学就不念大学吧!本来女子无才便是德,不是我老古董不开明,女孩儿家念书也不过念个幌子吧,有什么用呢?心仪,你还不是大学毕业,学了个什么什么语文……”
“东方语文学系!”妈妈笑着说。
“管他什么东方西方南方北方,”奶奶倒水似的说:“我看你和冬瓜西瓜南瓜北瓜还接近得多,女人嘛,持家带孩子最重要,念了书还是会恋爱,恋了爱就要嫁人,嫁了人就要大肚子,孩子一生啊,去你的东方西方南方北方,孩子就是全世界了!”
“奶奶!”诗晴笑着嚷,“你怎么这么多噜苏啊!”
“别嫌我噜苏,”奶奶指着她。“赶明儿你还不是会生孩子!去年才大学毕业,明年就要结婚……”
“奶奶!”诗晴喊。“好,好,好,不说,不说。”奶奶笑着转向小双。“小双,我给你撑腰,别念那些厚嘟嘟的洋文书,把好好的一双眼睛念成大近视眼,有什么好?你就跟着奶奶,学学打毛衣啊、做做针线啊……”
“我要去找工作,”小双轻声说:“我不能在家闲着。”
“我不信你找得到工作。”爸爸说。
诗尧咳了一声,抬头望了望天花板。“我或者可以去问问电视乐团,他们会需要抄套谱的人。”他轻描淡写的说。小双紧紧的望着他。“不劳费心,”她的声音冷冰冰的:“我自己会找。”
诗尧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整晚,他没有再对她说一句话。
我不能不佩服小双,一星期后,她果然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音乐社专教钢琴。我曾建议她干脆利用家里的钢琴,在家收学生,免得大冷天往外跑,她只简单干脆的说:“学生穿来穿去,会影响了朱家的生活。而且,我不动你哥哥的钢琴。”我闷了。小双一进朱家,就和诗尧闹了个“势不两立”。以后呢?以后会怎样呢?(009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