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la kita jadi tua

凡夫

做个聪明的老人

 

“老”,是个令人讨厌的名词, 没有人喜欢它;没有人喜欢人家说他“你老啦!”。 然而,“老”却如魔箍般,自我们哇哇落地时就已被上苍紧紧地套上我们人头上了。没人能躲得开、避得掉!时间一到,它就慢慢地呈现出来了,让你变得难看,逼你不得不承受它。那就是令人讨厌的“老”。

 

 

 “老”既然避之不开,驱之不掉,就只好以宽和之心态接受它,乐于它同行。这便是我想说得“老来心态问题”。

我为此想到辛苦的农夫。 农夫是辛苦的,如有更好的选择,他或许不会当农夫。既然命要他当农夫,他就应该做个快乐的农夫。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的农夫,当辛苦劳作时,一旦想到黄昏后可以在温暖的家,受妻儿的迎接慰问;回到家好好地洗去脸上的汗水、身上的泥脏,喝杯温热的茶水,然后和家人吃顿晚饭,他就不会感到农夫的辛苦了.

饭后在院前纳凉,和家人话家常,夜了就安然地爬上床上,躲入被窝里呼呼大睡。 这,就是心态的使然。心态,虽然未必能改变命运、但却是可以让不如意化为安之若素。

 诚然,人各有命。没有人不希望自己活得快乐好命、有个美好祥和的晚年。当你年轻时,或许可以凭你的智慧和苦干,创造或改变你的命运, 但到你进入七十黄昏后,你就得接受加诸你身上的宿命了。好命的不说, 命不好的就得知命和认命,安于老了!

智者说:当你无法挥去纠缠不清的阴影时, 你就接近它,了解它,把它化成你的朋友,你就不怕它了!“老”正是你永远挥之不去、避之不开的阴影。因此,你如以良好的心态迎接它,适应它,你就可以如农夫般安于你的晚年。

只是不同于农夫的是:他们入睡前等待的是第二天的黎明;我们等待的是“回家的路”。 事业需要努力、好好地策划和经营,老年也如此。所以才有人人口中常说的:老本、老伴、 老窝、老健、老友等等的理论。我不否定这些理论的必要性,但却更重视老年的心态经营。

只有好好地经营,我们或许可以化苦为甘、会有更好 的晚年。 心态要好,首先要有好的心德。不做伤天害 理、损人利己等等不安好心的事,就具备了好的心德。我们或许无法做到助人、功德无量的好 人,但绝对可以做到不害人、不损人的凡人。如果我们能进一步做到心态良好,不给人添麻烦的老人,我们就就是个好老人了!

为了达致老来良好心态,我立下我的“老 来三自律、五坚持”。那便是是我老年心态的经营。目标是活得健康愉快些、少不如意些。我想和我的读者共勉和分享。 所谓的自律,当然是对自己的行为操守警戒和鼓励:三自律有四:三多三少三不三装。 三多是:多说话,多活动,多用脑;三少是:少抱怨,少批评,少计较;三不是:不做亏心事, 不管他人闲事,不烂掉自己。三装是:装聋,装 哑,装糊涂。我的“五坚持”是每日的:一运、 一读,一写,一记,一唱。这些都是约束自己的乐年经营。 好朋友对我的“多说话”很有意见。他们还以古训今铭:多言必失,祸从口出等等为训;更以阿学(钟万学,受苦受难的雅加达省长)的多言事例为证,反对我的理论。我说多说话可以帮助老人的脸部和嘴部的活动,激活脑筋的活力; 多说话的老人,肯定是个健康的老人。当然,说 的是好的话,不是啰嗦或伤人、下流的脏话。 朋友还问我什么是“烂掉自己”,我说抽烟、喝酒、赌博、玩女人、熬夜等等不良的行为,就是烂掉自己的凶手。除了烂掉自己,也烂掉家庭的幸福的子女家人对你的尊重。 他们也问及我为啥要三装?我说:对自己无法避开的不如意事,就不得不装聋装哑装糊 涂。有时学学鸵鸟,做个“阿Q”也是聪明之举。 那是交友以及和家人相处的良方。 除此,老来要有老来的信仰。只要不沉迷 盲目,任何正当的宗教都是引人为善的。活到 七老八十时,就应该想到“回家的路”了,选择你自己认为最好的回家路是你的权利,不要人强加给你。不然的话,只要心中有神,处处以神为念,你也会有好的回家路,因为神必会知道你是个好人。好人必有好报,给你一道好的回家之路呀! 智者说:我们无法改变我们的命运时,我们可以自我开怀安慰。正如我们无法改变我们 的颜容时,我们可以制造一个一脸微笑般。怨天尤人无法改变你的命运,反而破坏了你的晚 年和谐。我们或许无法做个好命的老人,但绝对可以做个聪明自主的老人呀! 往者已矣,来者可追,抛去过往的一切不如意,争取未来的安详晚年,便是个聪明的老 人。“夕阳絮语”,愿它对我的老年朋友有益。 2017,五月于雅加达。

 

注:“夕阳絮语”是本文作者凡夫先生在印尼《好报》写的专栏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