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enang pemred zheng bao wu yi guang

悼吴奕光总编 ~吴祖桥~

我很少看WA,本地信息基本上是闭塞的。18号早上连绵的细雨顾客稀少,翻开手机读到了《电子好报》钟总编寄来,缅怀吴奕光主编的悼文,始知道吴总编突然撒手人寰,不幸离世。这位在印尼漫长的华文断层后,不考虑后果,奋不顾身地在华文开禁之初,就参与创立印尼首家华文报的先驱,在我们印华圈内是闻名遐迩的人物,对他的不幸离世,深感哀痛。

我与吴总编交往不多,但对他敢于肩负印尼华文解禁后的首家华文报主编,是深感敬佩的。在后来的日子,我因帮忙处理暨南大学远程教育班的工作,在接待不远千里过来面授的教授们时,往往会有几位教授有意研究印尼的华教现状,为了收集资料想拜访华文报馆。我跟他虽不熟悉,但在跟他说明来意后,他却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真执而广泛地介绍了他所知道的苏北华教情况和“印广日报”一路走来的历程以及投稿文友的组成状况,也会谈起报刊新闻与新华社的渊源。每次拜访,他都毅然放下手头繁忙的编辑工作,热情招呼,偶尔还会宴请到访的教授。对他不是很熟悉的中国教授给予的热情招待,充分展现了他同为华夏子孙情手相牵的血脉之情,令人感动 ,让人亲近。

往事如烟,与吴主编交往的点点滴滴却历历在目。记得有次苏北华联举办的“向苏北华教事业奉献者颁奖”活动中,要求我们苏北作协也推荐几位对华社颇有贡献的人物。当时我们首先就想到他。为了慎重,就直接到报馆拜访亲自征询他个人的意见,他却认为自己还不够资格被推举,谢绝了这一推荐。反而向我们推荐了棉兰其他几位名人,百忙中还亲自驾车载我到这几位名人的办公室拜访,使我们的工作顺利进行。当然我们还是违背了他那低调的性格,庄重地推荐这位实际上对印华文化多有奉献的报界名宿。在印华作协的其他工作中,有时需要联系他,他都很热情地帮忙。我的博士导师——原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王列耀教授2000年初曾两次到访印尼,对吴主编的印象非常深刻,曾多次问候起他;跟我同一导师早我几届毕业的易淑琼博士在暨南大学图书馆工作,因管内藏书缺乏印尼文学著作,需要收集印尼出版的文学作品,我在与吴总编联系后他慷慨地赠送了他撰写的多部著作和他还保留的几期“拓荒”刊物。对他的馈赠,我是非常感激的。

我与吴奕光主编,虽然交往不多,但每次有事拜访他,都见到他在电脑前忙于编务,从没见过他没在工作。而只由几位工作人员办理的报刊,每天都需要安排几大版的内容,不难见到他工作的繁重;也曾参加过他组织的“印广文友旅行团”,见到了他团结各方投稿文友的能耐和魄力。对他平易近人,待人诚恳,工作尽责的印象深刻,让人缅怀。

20多年来,由“印广日报”到“正报”,在他不曾间断地,勤勤恳恳地主编下,一直很好地维持到今天。虽然多次遇到资金周转的危机,但每次都在读者、文友和华商的鼎力支持下,逢凶化吉,再次回生。期间虽然能见到苏北华人对本民族文化的爱护和坚守——希望华文报永远存在,但也能见到吴主编的个人魅力以及他被信任的程度。斯人已逝,留下的是他在印华文化圈一路走过的足迹;他对印华文化的贡献将永远烙印在印尼华人文化的史册中。愿他在赴往天国的途中,一路走好。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