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genang wu yi guang

文坛星陨记吴总 (3) 锺逸

其实,在我的眼中,他难度最高而且最有分量的一本著作不是以上的文学作品,而是他于2009年杀青的《印尼苏北闻人录》。为了编著这本书,他访问了15位苏北华社闻人,包括当时还健在的张福开、廖章然、李远方和陈亭墅。

给还健在的社会领导写介绍或传略是非常吃力不讨好的事。把相关人士写得太好了,会被读者讥为“以吹捧为能事”,稍有摘糗指错,就会引来被介绍的人的不爽。一字褒贬学孔子写《春秋》实在是一个大难题。然而那本书出版后,一纸风行,只听到赞声,没有呛声。

那本书介绍的苏北闻人包括:张榕轩。张耀轩、徐太夫人、张步青、张洪钧、蔡巧云、林学华、罗仁斯、江恭忱、吴佳声、陈保成、陈明宗、苏用发、荘钦华、苏淑英、曾启福和黄印华。

奕光兄本来计划再写续集,但事与愿违,如今他已不能再执笔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奕光兄还担纲主编了一本《苏东中学纪念刊》,收集资料,煞费苦心。这本历史含量很高的书应该能受到印尼苏北华社的重视和流传。

文学造诣

上世纪50年代,印尼的华侨华人办的学校还旗帜鲜明的划分为左右两垒。右派学校的学生都爱订阅香港的中国学生周报。很巧,在亚齐司马委正义学校的我和在巴东应时中学的吴奕光都是这份周报的忠实读者。奕光兄念初中时,中国学生周报举办印尼区征文比赛,奕光兄以一篇题为《在封锁线上航行》的纪实文获得初中组入选第二名。远在司马委念小学的我就拜读了他那篇文章,心仪得很,随后又读到他写的《静静的马宁柔湖》游记。我来棉兰念中学时,没机会阅读中国学生周报,又不知错过了多少他的杰作。

到了70年代,我在印度尼西亚日报苏岛版主编《青年园地》时,欣喜发现吴奕光也在投稿作者之列。那时候投稿的多数是还在念书的中学生,像子凌(谭谈)、章选、月嫦(苏妮安)、孟迪、宝田(维典)、诗琴(丽华)、子安(祖安)、莫涵、谨挥、艾薇、立峰、恬雅、站新。小燕等等、而吴奕光和金梅子、谢潜芳、忧草(无忌)金燕子(碧林)、林牧(子坤)黄若萍、晓林望村(文汉)锺凡、穆兰川(杨楼梦)等都是资深写作人。(仅凭记忆,挂一漏万或所难免)

虽然报社没有准备稿费,但大家都热心写作,乐此不疲。如此的写作机会和环境也造就了像吴奕光和金梅子那样等级的印尼华文写作巨匠。

每逢《青年园地》出版之日,印度尼西亚日报(苏岛版)的销量肯定多卖几十份,大概都是学生哥学生姐掏零用钱买下的。

最令人欣慰振奋的是,虽然《青年园地》的作者群来自不同政治背景的学校,包括崇文、华中、苏东、三山、卫理、华英、南安和韩江等学校。但是在《青年园地》作者群的大家庭里,大家只谈文学,不谈左右分歧。《青年园地》呈现的作品更是纯文艺,没有丝毫显示背景的色彩。

在他们中间,吴奕光是曾经留台的作者之一,但他的作品都是很气息很文艺的那类,大家都喜欢他作品细腻柔滑的笔触,苏北亚沙汉市已故写作人无忌(刘志民)就赞扬他的笔触像丝绸那么轻柔滑腻。这就是奕光兄擅长写散文的功力。

奕光兄对印尼苏北华文文坛的贡献还有另外的一茬,那就是印尼新秩序政府封杀华文教育和刊物时代第一本华文刊物——拓荒。记得那时上世纪90年代1998年,奕光兄通过在苏东牧中学担任乒乓教练的黄文汉(晓林望村)邀请我和先室江恭忱到他在Taman Setia Budi Indah住宅区别墅,参加筹办一份华文刊物的座谈会。在场的文友计有陈松镇、胡儿(刘结平)、黄文汉(以上文友已作古)、黄世平、金梅子和主人吴奕光。(或有人名遗漏)。(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