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stapa Cerita Pasien Muda Menanti Ajal Gegara Corona

“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死亡天使挥手走近我了。”

一位女医生在脸书上讲述 年轻新冠患者的绝望悲号


【好报】雅加达讯。印尼如今陷入了第二波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每日都有两万或以上的新增确诊病例的数据报告,很多医院的病床使用率都在拉警报,专供新冠肺炎病殁者的坟场已经用重型机械的挖泥机来取代人工的挖掘坟坑工作,机器响个不停,挖了一个又一个。身穿防护服负责埋葬新冠死者遗体的工作人员累坏了,曾有人拍到两个穿着防护服的男子躺在水泥坟墓上入睡的照片,令人揪心。在这种情形下,印尼的社交媒体流传了不少令人掬一把同情泪的故事,其中一些是讲述的是年轻的新冠患者只能等待死神来接的故事。

一个题为“我还能活多久?”的悲伤故事是由一位名叫依搦斯Agnes Tri Harjaningrum 的医生通过她的脸书 Facebook 账号披露的。

依搦斯医生讲述了雅加达一家人满为患的医院的情况。由于这种情况,她的值班医生同事从病人那里得到了关于他们能活多久的问题。
“医生,我还能活多久?’死亡天使仿佛一直在挥手,走近了。等待转诊医院,HCU,ICU,就像大海捞针一样,这似乎是我哥哥之前的遭遇,他已经去世10天了”。
“如果我没有得到转诊,那么我能活多久??如果我没有得到 HCU 或 ICU 的床位怎么办?”
那些病情严重的病人这样问时。哪个医生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不会噎住,”依搦斯在周一(28/6/2021)上传的脸书中写道。
她还接到报告说,她的许多患者都患有呼吸急促。而医院急诊室的等候名单最多可容纳 50 人。等候名单上的一些患者已经签署了拒绝心肺复苏术(DNR)。的声明DNR 是在自主循环 (ROSC) 未恢复 30 分钟后停止救援措施(CPR/心肺复苏)的决定。 DNR 患者属于垂死患者。医生只能给他们简单的药物、静脉注射和氧气,这样,如果他们的病情恶化,他们将无法接受任何进一步的治疗。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份等候名单上的患者平均年龄在 30-50 岁之间。
“他们看起来真的像是在排队等候死亡,可悲的是,排队的病人并不老,而是在 30 到 50 多岁之间。他们是有生产力的年龄,虽然有些人真的很老。有时还有抵达医院时死亡,也有在途中死去的人,”依搦斯医生说。

她说,医院的死亡率很高。几乎每天都有病人死去。
“这家医院的死亡率肯定很高,因为几乎每天都有病人死。今天2个,昨天一个。医院的设备科准备了更多的棺材,因为需要增加。

较早时,雅加达首都特区副省长阿哈末•里扎•巴特里亚(Ahmad Riza Patria)表示,雅加达医院新冠隔离患者的床位占用率(BOR)数据已达到 93%。与此同时,ICU病房入住率目前达到87%。
“确实,床位占用率已达到 93%,ICU 病房达到 87%,为此,省政府继续在几家医院增加床位和重症监护病房。此外,省政府还将增加数名卫生工作者和实验室。
“我们一直在改进并寻求增加床位和重症监护病房的数量,增加卫生工作者、实验室和各种支持设施,”雅京副省长里扎说。(p/int)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