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NG HAKKA DI BANDA ACEH

中国海南兴隆 张柳昆

印尼的“梅县”

如果把印尼苏门答腊岛最北端的亚齐特别行政区,称为印尼的“梅县”,一点都不为过。因为那里的华人社会都流行一种语言——梅县口音客家话。

在亚齐,无论在哪里,只要遇到华人群体,都能听到他们用梅县口音客家话进行交谈。置身于这种语言环境,犹如身处梅县境内,因此,把亚齐称作印尼的“梅县”,一点都不夸张。

亚齐华人的祖籍地大概有,中国广东省梅州市属下的梅县、大埔、兴宁和蕉岭等,以及惠州市、潮州市、揭西县、中山市、台山市等,还有福建省龙岩市、南安市等。而祖籍梅州上述四个地区的华人占多数。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随着中国广东省大埔县人张弼士(中国张裕葡萄酒业创始人),以及广东省梅县人张榕轩、张耀轩兄弟俩,先后分别到印尼巴达维亚(雅加达旧称)、棉兰创业后,引导着许多梅州籍中国人跟着“水客”,捷足先登亚齐地区。随后,广东其它地区和福建一些地区的中国人,才陆续来到亚齐。从此,开创了大批中国人到亚齐营生的历史。因最初是梅州籍的中国人最早落户亚齐,当然,梅县口音客家话最早在亚齐流行。以致,后来迟到亚齐的非祖籍梅州地区者,都只能随大流,入乡随俗,说当地客家话了,他们的家乡话都被彻底同化了。

可以说,梅县口音客家话已覆盖全亚齐华人群体。亚齐地区有大小城镇近百个,二十世纪五十、六十年代,有华人居住的城镇超过七十个,那怕只有一条街道的小镇,也住着讲这种客家话的一、两户华人。就连亚齐最北端的,印尼最西部的沙璜岛(Pulau Sabang), 住着的几家华人,全部都讲梅县口音客家话。岛上有一家照相馆,是我堂侄儿开的。侄儿妻子是印尼亚齐尼亚斯岛人,都会讲一些客家话。

亚齐东北部的沿海小城市司吉利市(Sigli) ,有华人几十户。梅州籍的华人居多,福建龙岩籍的华人约占五分之一。全市华人在社会上都说梅县口音客家话。有些福建龙岩人的家庭里,龙岩福建话和客家话都通用。往往家长用家乡话问子女,而子女则用客家话回答问题。

如今,全亚齐有华人约45000人。这众多的华人,一脉相承,全部仍然都说同一种语言——梅县口音客家话。

亚齐特区省首府班达亚齐市(Banda Aceh ), 有华人几百户,是亚齐华人最多最集中的城市。前几年,当地华人成立了“亚齐客属基金会”(会长古杰祥<译音>)。另一个也有不少华人的小城市美拉务市(Meulaboh) ,也成立了“亚齐美拉务客属基金会”。大部分华人,都踊跃地参加了当地客属群众组织。基金会集中开展活动时,全体会员很自然地都用梅县口音客家话进行沟通交流。基金会的成立,对于传承客家语言文化,起到了积极作用。

班达亚齐市有一条客家美食步行街。街长约50米,宽约6米,街的一侧有一排店铺,其中有三间华人经营的咖啡店。街的另一侧与菜市场相连。街沿两旁有十多个露天摊铺,一铺连着一铺。有卖钵粄(发糕)、鸡血粄、艾粄、笋粄等梅县风味糕点的摊铺,还有卖梅菜扣肉、酿豆腐、牛肉丸等梅县特色食品的摊铺。有一个摊铺,还专门卖来自梅县的正宗梅菜干、红曲、豆腐干和笋干等特产。这些摊铺的卖主,一律用梅县口音客家话招揽生意,满街听到的都是这种客家话,仿佛是广东省梅县的某一街市。

我走进一间咖啡店,要了一杯咖啡。老板站在咖啡工作台,一边冲咖啡,一边用客家话问我:“要不要鸡卵?”,他见我是外地人,加于解释:“是半生熟的鸡卵,放些盐和胡椒粉,很好吃的,尝尝吧!”,我说,几十年前,我家也在亚齐开咖啡店,也卖这种半生熟的鸡蛋,这种鸡蛋我很熟悉。于是,我叫他弄一个给我。他把一个鸡蛋放入铁网勺里,浸在沸腾的水里几分钟后取出,把蛋打在一个小玻璃杯里。我把半生熟的鸡蛋加点盐和胡椒粉,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在此,我又找回了几十年前的味道。这咖啡店里,顾客盈门,梅县口音客家话飘溢店内,此时此景,好似在广东省梅县某饮食店里一样。

把亚齐称作“印尼的梅县”,着重从梅县口音语言环境去领略,确实恰如其分。

(中国海南兴隆张柳昆)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