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 Jian Xia Tian Shan

七剑下天山060

桂仲明惶然说道:“兰珠妹妹,你怎的嘲笑起我来了。”易当珠道:“我虽然年轻识浅,自幼跟随凌叔叔,对各家各派剑法略知一二,如今看来,将来能与天山剑法匹敌的,只有你所揣摩出来的剑法了。不瞒你说,我这些天来,对本门剑法,也还用了一些功夫,自信已比前高了许多,不料和你一比,还是不能取胜。

”桂仲明这才转沮丧为喜悦,冲说道:“浣莲姐姐若看到我们今朝这场比剑,一定非常高兴。”易兰珠噗味笑道:“是呀,她看到你有如此进境,一定会夸奖你!”桂仲明面上一红,远处张华昭叫道:“兰珠!兰珠!”易兰珠笑道:“现在我可以见他了。”扭头便跑。桂仲明傻笑着对韩志邦道:“韩叔叔,不怕你见笑,我总觉得配不起烷莲姐姐,所以我在剑法上要特别用功。”韩志邦看他们两对小儿女如此思爱,个觉微感辛酸。
韩志邦曾苦恋刘郁芳十余年,后来知道了刘郁芳之情别有所锤,经过了一段时期心灵的痛苦,这才渐渐平静下来。
他敬重凌未风,他甚至暗中曾为凌未风刘郁芳二人祷告。他并不是不爱刘郁芳,他的爱是比以前更深了。可是,这已经不是想“占有”的爱,而是挚望所爱的人得到幸福的那种无私之爱
他离开了桂仲明,惘惘然地去敲刘郁芳的房门,刘郁芳开门见他,颤声问道:“怎么样?有了凌未风的消息了?”这些天来,刘郁芳总是把自己关在斗室之内,任何人都知道她忍受着痛苦的煎熬,可是,却没有谁能够慰解她。韩志邦看着她苍白的脸容,默默地伸出了他的手,刘郁芳低声说道:“计算日程,傅青主他们就快要回来了,……”韩志邦道:“刘大姐,我不懂得说话,但我若一知道凌大侠的消息,我向你发誓,我要把他带回你的身边。”刘郁芳伸出手来,让他握了一会儿,终于说道:“志邦,你永远是患难中的好朋友!”
这时嫉,凌未风也正想念着刘郁芳,他也结识了一班新的患难中的朋友,他被关在西藏拉萨的布达拉寺迷宫。布达拉寺本来是达赖喇嘛驻锡之地,现在却变成了允题的侵藏军总部。允题为了奉行康熙的怀柔政策,除了另立新的达赖之外,其余寺中的喇嘛,仍然留着,但清军的武士已遍布寺内。寺中的迷宫道路曲曲折拆,允题到后又命巧匠增加门户,变更道路,弄得十分复杂。迷宫中重门叠户,全是清军的特选武士守卫。凌未风就关在迷宫中心的密窒里。
凌未风在那里激起了极大的波澜,艰难令人相信的奇事发生了。他虽然拇指被割,面有刀疤,但就是这样丑陋的人,全身却似充满了一种特殊的魅力。看守他的卫士们,都被他这种奇异的魅力所吸引着。凌未风的英雄故事,本来像传奇一样,久久以来,就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如今凌未风竟然和他们呼吸相闻,朝夕与共。这自然引起了一场轰动。他们起初还只是怀着好奇的心理,去接近凌未风,渐渐就被他英雄的气质、英雄的谈吐所“迷”着了。尤其一些年轻的卫士们,更是从心底里尊敬他。
在年轻的卫士中,有两个人特别接近凌未风,一个叫做周青,一个叫做马方。周青是世袭武士,他的祖父还是顺治初入关时,摄政王多尔衮所网罗的武士之一,后来因为替摄政王干了一件秘密差事,事成后被摄政王毒死灭口。马方则是回人,浪荡江湖,无以为生,铁扇帮的帮主尚云亨,在回疆遇见他,把他荐给了楚昭南。
凌未风在别的卫士口中,探出了周青祖父的死事,也探出了马方的来历。不消多久,便和两人成了心腹之交。有一晚轮到周青守卫,凌未风和他谈起江湖好汉的行径,周青听得津津有味。凌未风有意无意地提起了周青的祖父,忽然说道:“武林中以道义为先,朋友宁愿两胁插刀,自己的人绝不会互相残杀。给皇帝老儿当差,虽然有功名利碌,却是朝夕都得提心吊胆,既怕皇帝诛戮,又怕同伴陷害。有血性的男子也真难长做下去。像令祖那样英雄,到头来还不免横死。”周青对祖父的事,隐隐有所知闻,听凌未风那么一说,跳了起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的消息可真?”凌未风依直说了。周青流泪道:“我祖父的事,我也曾影影绰绰有所凤闻,只是我自小就是卫士,一向都以为效忠皇上,是做‘奴才’者天经地义之事,你来了,令我茅塞顿开,原来在江湖上,人与人之间,是这样赤诚相对的。”说完之后,火爆爆地就想帮助凌未风逃走,凌未风急忙劝止,叫他静待时机。(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