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紫青双剑录 019

周淳便向一人问起究竟,才知道这个老头从清早便跑到这家饭铺,要酒要菜,吃了一个不亦乐乎,刚才趁店家一个不留神,便溜了出来,店家早就疑心他在骗吃骗喝,猛然发觉他逃走,如何肯轻易放过?也刚走到门口,便追了出来,正要拉地回去,不想一个不留神,把他穿的一件破大褂撕下半边来。这老头勃然大怒,不但不承认是逃走,反要叫店家赔大褂。

老头并且还说他是出来看热闹,怕店家不放心,故将他的包袱留下。店家进去查看,果然有一个破旧包袱,起初以为不过包些破烂东西,谁想当着众人打开一看,除掉几两碎银子外,还有一串珍珠,有黄豆般大小,足足一百零八颗!
于是这老头格外有理了,他说店家不该小看人,我这么贵重的包袱,放在你店中,你怎能疑心我是骗酒饭账?我这件衣服,比珍珠还贵,如今被你们撕破,要不赔我,我也不打官司,我就在你这里上吊!
第五回 绿袍老祖 极乐真人
众人劝也劝不好,谁打算进去,就跟谁拚命,非让店家赔衣服不可!
周淳听了,觉着非常稀奇,拥进前去一看,见这老头穿得十分破烂,一脸的油泥,拖着两只破鞋,脚后跟露在外面,又瘦又黑,身旁有一个小包袱。店家站在旁边,不住地说好话,把脸急得通红,老头只是闭目不发一言。
周淳越看越觉得稀奇,看店家那一份可怜神情,于心不忍,正打算开口劝说几句,那老头忽然睁眼看看周淳说道:“你来了?我算计你该来了吗!”周淳心中陡地一动,脱口道:
“你老人家为何跟他们生这么大的气!”
老头道:“他们简直欺负苦了我,你要是我的好徒弟,赶快替我拆他的房,烧他的铺,听见了吗?”
周淳听老头说话,颠三倒四,正在莫名其妙。旁边人一听老头跟周淳说话那样近乎,又见来人仪表堂堂,心想难怪这老头那样的横,原来有这般一个阔徒弟!店家一听,格外着急,正待向周淳分辨,老头已自将身形站起,把包袱往身旁一掖,说道:“你来了很好,如今交给你吧!可是咱爷俩,不能落一个白吃的名堂,要放火烧房,你得先给完酒饭账,我走了!”说罢,扬长而去。
周淳见那老头一走,心中更是突突乱跳,老头看来貌不惊人,可是周淳轻功绝高,是个会家,一眼就看出老头的步法异特,忙塞了一锭银子在店家手中,追了上去。
一直追到城外林中,才见老头停步,转过身来,瞪着眼道:“你那仇人俞德,正在到处找你,你远有空来追我?”
周淳心中一凛,道:“我闻得瘟神俞德,远走西藏,拜在毒龙尊者门下,学会了一身妖法,求前辈指点!”
那老头笑道:“我这吃白食的老头,能帮你甚么,你又不真是我的徒弟!”
周淳心中又一动,忙双膝一屈,跪了下来,请教老头名讳,老头道:“我姓白,名谷逸!”
周淳又惊又喜,道:“你老人家就是五十年前江湖上人称『神行无影追云叟』,又是嵩山二老之一的白老剑侠么?弟子有眼不识泰山,望祈恕罪!”那老头连忙含笑相扶。
周淳又问起他那仇人,瘟神俞德的情形。原来俞德自拜在毒龙尊者门下之后,学成本领,自来正邪不能并立,毒龙尊者在西藏一带,作恶多端,也惹下了不少正派中的仇人,正好趁俞德要找周淳的机会,大张旗鼓,和正派中人为敌。
正派中人,以峨眉派剑侠为主,嵩山二老,也出力相助,一干剑侠,全都暂停在离慈云寺不远的碧筠庵中,白谷逸带了周淳,直往碧筠淹而去。
却说俞德在成都慈云寺中,已请了不少邪派高手,和慈云寺住持,妖僧智通,朋比为奸,也如道追云叟已到了成都。俞德擒住了峨眉派中一个初入门的弟子神眼邱林,在拷问敌人方面的虚实。
在慈云寺中,群邪聚集,邱林被绑在地上,瘟神俞德问不出甚么,正要下毒间,忽然大殿四壁,传来极其刺耳的吱吱鬼声,一阵风过处,烛??摇摇,眼前一切,变成绿色。众人毛发皆竖,不知是何吉凶,各把剑光法宝准备,以观动静。
一霎时间,地下陷了一个深坑,由坑内先现出一个栲栳『注:栲栳,一种柳条编成的箩筐』大的人头,头发胡须绞做一团。好似乱草窝一般,碧绿一双眼光,四面乱闪。众人正待放剑,瘟神俞德已知究竟,连忙拦住,一会儿那人现出全身,那般大头,身体却又瘦又矮,穿了一件绿袍,长不满三尺,丑怪异常。不是俞德预先使眼色止住,众人见了这般怪状,几乎笑出声来。(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