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 Jian Xia Tian Shan

七剑下天山020

再说邱东洛以前在云南抚仙湖滨,曾和李思永见过一面,他左边那只耳朵就是那次给凌未风割下来的。三年不见,李思永并没有什么改变,邱东洛两只耳朵被割,面上又被凌未风划了两刀,长年披着斗篷,李思永一眼却看不出他是谁来。

邱东洛认出李思永,又惊又喜,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真的逃到回疆来,又撞在我的手上,真是上天保佑,叫我立此大功。但他知道李思永武艺不比寻常,单打独斗,还不惧他,只是一打起来,必定是性命相搏,要擒他却不容易。当下用了他们圈内的暗语,告诉成天挺等人知道:这白面书生就是李思永,叫他们暗中准备,严密戒备,一声今下,就要把他活捉。武琼瑶听他们说黑话,只是嘻嘻地笠笑。
易兰珠见邱东洛偷偷盯着李思永,心想这人真怪,看人如此没有礼貌,也睁大眼睛看他。邱东洛目光和她碰个正着,忽然记起一人,大声问道:“你是杨云骢的什么人?”易兰珠傲然答道:“关你什么事?”李思永突然跳起,大声喝道:“这厮在凌未风剑下侥幸逃生,还敢在此作恶。”李思永聪明过人,记性极好,他虽因邱东洛面貌变异认不出来,但一听声音,却暮然记起。邱东洛在抚仙湖边向凌未风挑战时,话说得很难听,李思永当时在旁细听,对他的口音有很深刻的印象。
邱东洛还未答话,成天挺双笔已嗖地拔出,在李思永面前一站,纵声笑道:“李公子幸会幸会!公子十万大军,一朝瓦解,辗转万里,沙漠逃荒,这真是何苦来哉!不如随我们进京,归顺今圣,皇上定会开恩,给公子一官半职。”李思永面色倏变,两柄流星锤也自腰间解出,按他的性格,本就不耐烦听完成天挺的说话,但他顾着旁边“不懂武艺”的武琼瑶,担心混战,会令她无辜受伤,当下眉头一皱,朗声说道:“你们都是冲着我来的,是不是?”成天挺嘻嘻笑道:“李公子料得不错。”李思永傲然说道:“既然如此,不必多费唇舌,你们就都上来动手吧。话说明在先,这两位姑娘都不是和我一路,你们既只是冲着我来,就不应为难她们,我若输给你们,甘愿束手就缚!”成天挺翘起拇指,叫道:“好,李公子快人快语,不得反侮!”当下招呼邱东洛道:“喂,你和那位姑娘说些什么呀,有这么多话说?过来做个证人吧。”也不知邱东洛刚对才说了什么,易兰珠怒道:“你敢辱骂我爸爸!”宝剑出手,喇的一剑刺去,邱东洛一跃避开,高声叫道:“天挺兄,我们另有过节,她是我仇人的女儿!”易兰珠也叫道:“使流星锤的那位大哥,我领你的情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成天挺见易兰珠那一剑出手很快,颇感诧异,遥对武琼瑶打个招呼道:“你是不是也要动手,你们三人,我们也出三人好了!”武琼瑶摇头道:“哎哟,我不懂打架的!”李思永道:“你快走吧,咱们后会有期。”武琼瑶娇笑道:“我不懂打架,我却喜欢看打架,又有刀又有剑还有铜锤,哈,一定很好看呀!”她不但不走,反而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托着香腮观战,笑道:“谁搅乱我看打架,我就把他的脸抓破!”李思永心里骂道:“真是个傻大姐。”但此时情势危急,性命相搏,也顾不得她了。成天挺双笔一立,大声道:“公子,请赐招!”左笔斜飞,右笔直点,分点李思永的命门要穴,李思永大吃一惊,想不到沙漠之中,竟然碰着清廷侍卫中的一流高手!
那一边,易兰珠、邱东洛动了兵刃,也是各自吃惊,邱东洛左刀右剑,招数繁复古怪,片刻之间,连攻了十多招。易兰珠哼了一声,暗道:瞧不出狗腿子倒有几分本领,断玉剑扬空一闪,蓦地进招。“当”的一声,把邱东沼的刀尖截断,邱东洛知道碰到了宝剑,连退几步,倏地冷笑一声,刀锋一转,剑尖斜挑,自侧面欺身而进,风雷刀剑,招招狠毒。易兰珠兀然不惧,天山剑法,霍霍展开,银光裹体,闪电惊飘,在刀剑夹击中,连守带攻,二尺八寸的短剑,剑剑不离敌人要害。易兰珠年纪虽轻,已得天山剑法的神髓,更加上飞红巾又以白发魔女的独门剑法相授,在“天山七剑”之中,只有她是独具两家之长,可惜的是火候未够,气力也较差,要不然两个邱东洛也抵挡不住。(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