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 Belas Jam di Kota Chang An

长安十二时辰402

张小敬的临阵经验很丰富,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绝不能被对手掌握节奏。他想了想,忽然向后疾退数步,背靠在灯楼的内壁上,双足蹬住两个竹节凸起。
整个天枢层除了天枢本身以外,地板一直保持着缓慢旋转。张小敬背靠灯楼内壁,双足悬空,一可以保证不会后背遇敌;二来让身子不随地板转动,这样只消等上片刻,那个操控机枢的木台便会自行转到面前。

他的目的,从来不是杀死鱼肠,而是毁掉机枢木台。采取如此站位,张小敬便可以占据主动,以不变应万变。鱼肠要么跟他正面对决,要么眼睁睁看着机枢木台转到他面前,然后被毁掉。
果然,张小敬这么一站,鱼肠便看明白了形势,意识到自己不得不现身。他几下跳纵,突然从竹架上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恶狠狠地扑下来。张小敬背靠楼壁,很容易便判明袭来的方位,挥起障刀,当的一声脆响,又一次挡住了偷袭。
鱼肠惯于奇袭,一击不得手,便会习惯性地立刻退去。张小敬却把长刀一绞,缠住了对手,生生将其拖入了缠战的节奏。两人情况各有优劣,张小敬吃亏在体力耗尽,力道不够;而鱼肠一条胳膊负伤,一时间竟打了个旗鼓相当。
“你还能撑多久?”鱼肠边打边说。
“彼此彼此。”张小敬咧开嘴。
此时头顶的灯屋,已经有十五间亮起,只剩九间还未转到天顶燃烛。如果鱼肠被一直拖在这里,就没人能扳动机关,让这二十四间灯屋的麒麟臂爆发。
所以这两个人,谁都拖延不得。
眼看那木台即将转过来,鱼肠手里的攻击加快了速度,试图压制住张小敬。张小敬不甘示弱,也同样予以反击。在暴风骤雨般的攻势间隙,鱼肠另外一侧残手突然抖了抖袖子,数滴绿色的绿矾油飞出袖口,朝着张小敬洒去。
谁知张小敬早就防着这一招,长刀一横,手腕顺势半转。障刀的宽阔刀背狠狠抽中飞过来的绿液,把它们反抽了回去。其中有一滴绿液正好点中了鱼肠的左肩,在布面上发出轻轻的咝声。 (402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