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a Belas Jam di Kota Chang An

长安十二时辰400

他抬起头,数了数,灯屋已经亮到了第十间。兴庆宫广场上的百姓已经掌握了大灯楼燃烛的节奏,他们会在每一个灯屋亮相时大声欢呼,然后音调逐渐低沉,直到另外一个灯屋亮起。勤政务本楼里恐怕已经空了,所有的宴会人员都拥到了外侧高栏,近距离观赏着如斯美景。

“十五,十五,只要第十五个灯屋亮起之前爬起来,就还来得及,来得及……”张小敬对自己解释道。他实在有点撑不住了,必须要休息一下。可一停下来,身子便一动都不想动。
张小敬抽出刀来,狠狠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剧烈的疼痛像烧红的铁锥,把他身体里最后的凶性给逼了出来。他一咬牙,强行支起身子,摇摇晃晃地朝上头走去。
这里距离天枢层已经很近了。张小敬一抬头,已能看到头顶那一片正在缓慢转动的木板。
天枢层是太上玄元灯楼的核心,它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天枢周围嵌套着一轮宽阔无比的环形黄褐色木板,它太宽阔了,隔断了整个灯楼内部,看上去就好像是地板在一直转动。
张小敬把刀重新掂了掂,朝着通向上层的楼梯走去。他把脚步放轻,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响动。可当他一踏上台阶,一道寒光突如其来。幸亏张小敬早有准备,把一块丢弃在附近的木牌当盾牌,伸在前头。
寒光一扫,那木牌登时被劈成了两半,而张小敬则趁机跃入天枢层,横刀一斩。守在楼梯口的鱼肠因为只有单臂能用,收刀不及,索性一个后翻滚,避开了张小敬的锋芒。
不过诡异的是,鱼肠并没有发起反击,反而后退数步,露出欣慰而残忍的神情:“你没死可真是太好了,我等了你很久。”沙哑的声音伴随着天枢间隆隆的噪声。
张小敬也没有急忙上前,他想多争取点时间恢复些体力。于是两人三目相对,彼此相距数十步,陷入沉默的对峙。两个人脚下踩着的地板一直在徐徐转动,让他们的背景似走马灯般变化,光线时明时暗,两张面孔的神情变得颇为微妙。 (400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