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 Jian Xia Tian Shan

七剑下天山017

二十年前的英气雄风,蓦然回来了,飞红巾热血沸腾,似乎要突破身体的躯壳。自失掉杨云骢之后,她的确感到非常空虚,好像失掉了生活的支柱,她的武艺是越来越高,可是她的精神力量却越来越弱,过去那种敢于独往独来,披荆斩棘的雄风忽然消逝,她把自己囚在天都峰上,独自忍受痛苦的煎熬,到忍受不来时,就把易兰珠抢过来,用易兰珠来替代杨云骢在她心头的地位,给她以生活的勇气,她什么也不理,只想要易兰珠陪着她,在精神上扶持她,“是啊!我的确是把易兰珠看成我的手杖了!”飞红巾心灵激荡,内心的声音在责备她。她忽然大声叫道:“凌未风,你说得对!但要拐杖的飞红巾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不要拐杖的飞红巾。走!我陪你们下山去,我替你们把易兰珠找回来!我要到我的族人中去,让他们知道二十年前的飞红巾复活了!”

凌未风把拐杖掷给张华昭,鼓掌欢呼,张华昭从怀中取出那两朵优昙花献上去道:“这两朵花是卓老前辈留给令师的,令师不要,说叫我送给你。”飞红巾闻得一缕幽香,更是神清气爽,笑道:“这是什么花?”凌未风道:“这是优昙花,据说可令白发变黑,功逾首乌。”飞红巾摇头道:“我也不要它。我的心年轻就行啦,何必要把白发变黑?我要留着这满头白发,做一个纪念,这白发会提醒我,我曾经衰老过,一个需要拐杖的女人!”她笑得非常爽朗,心湖明净如天山的冰河!
再说易兰珠那日自凌未风与张华昭等去后,思潮浪涌,彻夜无眠,张华昭对她的蜜意柔情,固然令她徘徊不已,而凌未风那番说话,劝她继承父亲的遗志,更如当头棒喝、暮鼓晨钟,她想来想去,觉得飞红巾虽然可怜,但自己这样陪她在空山中度无聊的岁月,也不过是两个可怜人相聚一处而已。“我还年轻,我的生命就让它像蜡烛一样,在空山中烧灭了吗?不,我不愿意!”易兰珠突然从心内喊出来,几个月来心头上那个死结解开了,她迅速作了决定,离开飞红巾,去找凌未风和张华昭,她悄悄地在壁上题了几行字,就下山去了。
易兰珠在天山长大,熟识道路,她取道达扳城沿白杨河岸前往南疆,走了二十多天,忽觉气候渐热,一片沙漠横亘面前,她知道再往前走,就是回疆著名的“火洲”吐鲁番了,“西游记”中的火焰山,就是在这个地方。易兰珠避开正面,从吐鲁番西面绕过。一日正行路间,忽然阵阵热风,刮地而来,霎忽黄沙滚滚,一片烟雾,像沙漠上突然卷起一张遮天蔽地的黄绒毡幕。易兰珠急忙躲在一个小丘后面,屏息呼吸,时不时用手拨开堆积的浮沙,过了许久,风沙才息!易兰珠探出头来,忽见小丘的那一边,站着四条大汉,都是满身黄土,狼狈异常!一个瘦小的汉子正向他的同伴问道:“东洛,我们迷了路,你可认得路吗?”那个叫做“东洛”的人披着一件大斗篷,把两只耳朵与半边面孔全都遮着。他抬起头来,望了一阵,叫道:“苦也!沙漠风暴,地形变换,我也认不出路了,好在我们的水囊没有丢,只好拼命朝最热的地方走去,走到吐鲁番,我就识路了。”另一个人说道:“这个鬼天气,一时酷冷,一时酷热,像这般炎热,我们那点水只怕不到两天就会喝完,如何过得火焰山?”易兰珠闻声想起,一摸自己装盛天山雪水的水囊,却不知什么时候被沙石刮了一个小洞,水全都漏干了。
易兰珠这一急非同小可,在土丘后一跃而出,叫道:“过路的大哥,你们要去哪里?我认得路!”易兰珠虽满身黄土,但却掩不住清丽的容颜。四条大汉陡见沙漠之中出现如此美丽的少女,全都呆了,那瘦小的汉子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单身在大漠上行走?”易兰珠心中生气,大声说道:“你管我做什么?我替你带路,你把水囊的水分一点给我,大家都有好处,你们若不愿意就拉倒。我自己会去找水,你们也尽管走你们的路。”一个肥头大耳的汉子叫道:“着呀,有这样漂亮的姑娘带路还有什么不好?姑娘你渴了吗,来,来!我这就给你喝水。”易兰珠瞪了他们一眼,心想这四人似乎不是什么奸人,但自己一身武艺,却也不怕他们。当下朗然说道:“咱们彼此患难相助,你别乱嚼舌头!”她大大方方地把胖子递过来的水喝了两口,挥浑手道:“好了!走吧!”(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