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kel tentang orang Tiongkok

中國人?中國人!

张冬凝

 

 

住在越南堤岸的時候,原籍福建的房東葉太太,有一次問我:“張先生,你是哪裡人呢?“ 我告訴她說,我的祖籍是浙江紹興,可是自從我的曾祖的時候就落籍北京了,我在四川重慶的歌樂山出生,在臺灣生長,可是一生中,住在佛羅里達最久……..。也許葉太太受到文化水平以及生活環境的限制吧,葉太太回嘴說,”你是黑白講(閩南語就是胡說的意思)你說不出來你到底是什麼哪裡人?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只是答案太复杂,使她难以承受。

                                                        =

經過這一個教訓,我事故了許多,以後有人問我同樣問題,我只淡淡的說:“我是中國人”。

其實我的故事還沒有說完,我的父系是來自浙江紹興的漢族,我的母系是正黃旗的滿族,我母親的祖先,和五百年以前,自長城入關,一統天下的愛新覺羅,多少有一些沾親帶故吧!

去加勒比海的牙買加(Jamaica)出差,當地的經理,為了“促進國民外交“,特別為我找到一家名叫北京餐廳的中國餐館。餐館的服務員也是老闆的兒子,一位年輕的非裔人士,我取笑他說,“你們牙買加人怎麼會想起開中國餐館?”

年輕人笑了,露出了一口整齊的白牙。他說我姓王,我是中國人,因為我的爸爸是中國人。他指了一指他的眼睛,瞧! 我的眼睛細細的,可以證明我是中國人吧。 在牙買加許多華僑和當地人通婚,看起來他們的下一代都是非裔的黑色人種。在我們牙買加工作酒店的員工名單中,有大批的李姓,陳姓,林姓,張姓的牙买加员工。雖然蓦的看來,他們都是一副非洲裔的長相。

在一次義大利的火車上,一位年輕英俊的青年,和我以及內子搭訕,他說他的爸爸是德國人,可是媽媽是中國人,他告訴我說,雖然他有一副近乎德國人的臉,可是他心裡認為他是中國人。他緊握著我的手興奮的說,“非常高興遇見你,希望下次遇見你,可以用中文交流。”

 

在夏威夷原住民的血統中,大約有三分之一有中國人的血統。據說重要的原因是,19世紀中期,當中國移民來夏威夷的甘蔗農場中打工的時候,是不准許攜帶家眷的。所以許多的年輕的華人,就和當地夏威夷人通婚。我的夏威夷朋友,他的長像如同百分之百的夏威夷原住民,可是他一再的向我強調,他是中國人。 他說他的祖父是中國人,所以他的姓名是Puka Asing 。Asing這一類的姓氏,在夏威夷很普通,因為昔日,中國來夏威夷的移民多是文盲。當移民局問起,你叫什麼名字?他們就會說,我叫阿興,叫阿利,叫阿芳….,日後, 阿興,阿利,阿芳就變成這些中國移民元老的姓氏。 在美國另一端的大西洋的加勒比海, 同樣的故事也一樣的發生。 他們的姓氏或叫阿興,阿利,阿芳,和夏威夷的華人姓氏同出一轍。

 

Asing (阿興)先生有他自己的幽默感,他說我可以證明我是中國人,我拿的薪水都交給我太太。他和我做了一個鬼臉,然後,把眼睛擠成一條線,再次證明他的確是中國人。

記得有一篇文章中提及,有些國家組成是由於單一的民族,或是單一的語言,或是單一的宗教。日本,德國等國家基本上都屬於這一項定義的歸類。

 

可是中國呢?

中國是一個奇怪的國家,有四百多種方言,有五種不同的文字,(漢,滿,蒙,回,藏,各有其文字)。除了漢族以外,還有56個少數民族。可是使他們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中國的原因,是由於他們有一個認同 - 【我們是中國人】,就是由於這一個認同,把中華民族牢牢的凝結在一起。

由於喜歡旅行,再加上工作的需要,在全世界91個國家和地區,都曾經刻上我的足跡。在巴西,智利,在摩洛哥,在土耳其,甚至在遠在邊陲小國的愛沙尼亞,都可以遇見中國人。大家用普通話互相問候。在東南亞華人和華語,更是隨處可見。 當使用華語交談的時候,親切之情,油然而起,這就是血濃於水的原因。英國人曾經誇稱是日不落國,可是大英帝國的日不落,已經漸漸的隨風進入歷史。 可是只要有人煙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所以中國才是日不落的民族。

當以色列,阿拉伯國家的7日戰爭後,我和一位猶太裔的朋友聊天。 “兩周不見, 去度假了嗎?”我問道。 “我回以色列了“。 他輕描淡寫的說。

“可是以色列正在打仗。“ 我難以置信的問。 他笑著說他用兩周度假的時間,回以色列打參加戰事。 他說” 我是美國公民,可是我也是以色列空軍的業餘飛行員,我只是為我的祖國盡義務罷了。 “  他驕傲的說。

 

我想,他的確值得驕傲,他的民族也值得驕傲。

 

對日抗戰的時候,為了抵擋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海外的華人,他們在海外或有數代之久,可是他們踴躍的捐飛機,甚至自費飛回祖國,參加反侵略的大軍,把熱血灑在祖國的土地上。

 

我在佛羅里達有一個從牙買加移民來美國的朋友,Steve Yang是美國的註冊會計師,是第三代牙買加的華人。他的母親是北平人 - 這是一種不平凡的組合。 原因是他的父親在第二次大戰的時候,請纓回到中國,參加對日抗戰,結識了他的母親, 一位北平的姑娘。(現在的北京,那時候被稱為北平)為了紀念對祖國的懷念,為他取了一個極為有中華民族特色的名字,叫做“楊子江”。他的妻子是從福建移民來美國,曾經被選為佛羅里達的華埠小姐的“黃河清”。“揚子江”和“黃河清”結婚,是巧合抑或是冥冥之中,象徵了中華民族的大團結?

 

我和我的猶太朋友說,“以色列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當然,我們中華民族也是!“

 

可是有些少數人,他們是最純正的漢族,甚至是最原始的中國人。可是他們卻不承認是中國人。如果他們不以做中國人為榮,就讓他們去吧, 14億的中國人是不缺他們的。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