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9

也只感到,造化弄人,实在太过分了!

他在船头上,愣愣地站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伸手抹去身上的露水。
在一抹之下,他觉得头发落了不少,摊开手来一看,落下来的头发,都是白色的!
东方白苦笑了一下,知道在这一夜之间,自己一定增进了不少老态。
他长长地嘘了一口长气,决定将心头的痛苦,永远藏在心底,绝不向任何人说起!他回到了舱中,叫醒了谭月华,两人一齐吃了乾粮,东方白绝不再提起这事,只是商议如何去救吕麟。
一晃叁天,到了第四天的中午时分,远远地已然可以望见陆地了。
到了黄昏,船已靠岸,正是一个大城的码头,十分热闹,东方白和谭月华两人,上了岸一问,知道当地乃是山东地界,东方白正要向人询问,可有一艘大船来此之际,谭月华突然一声惊呼,道:“看!”
东方白循她所指望去,只见在如林的船桅之中,有一条桅,高出任何船桅之上。
谭月华忙道:“这船桅,一定是钓魂叟的那艘大船所有!”
东方白忙道:“咱们快过去问一问,看他们到了,已有多久!”
两人在人丛之中,穿来插去,不一会,已经到了大船之旁。
只见船上水手,正在极其忙碌地擦洗甲板,东方白身形一晃,已然跃到了船上,谭月华跟着上了大船,船上人一见两人突如其来,不禁尽皆一愣。
谭月华忙道:“你们不必怕,钓魂叟呢?”
一个老年水手,走向前来,道:“他们早已上岸了。”
东方白道:“什麽时侯?”
那老年水手道:“今天中午就上岸了。”
东方白道:“他们一共是几个人?”
那老年水手道:“约有十个人左右,我们也不太清楚。”
谭月华道:“和我一齐来的那年轻人呢?”
那老年水手,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谭月华面上失色,芳心“怦怦”乱跳,道:“他……他怎麽了?”
那老年水手道:“他……被绑了个结实,被人家带走了。”
谭月华听了,才松了一口气,和东方白两人,互望了一眼,不再多说什麽,立即飞身下了大船,半个时辰之後,他们两人,已经在通向中条山的官道之上,向前疾驰而出!
他们已经知道,钓魂叟等人,早过也们半天。
但是他们却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追得上钓魂叟等人,因为钓魂叟等人,均不会赶路赶得如此之快,因为他们并不知有人追来。    
第二十七章 求火羽箭 重赴墨礁岛
当天晚上,东方白和谭月华两人,急驰了一晚,未曾停息。
第二天,天色微明之际,他们已从早起的农民口中,知道那钓魂叟等一干人,只不过在前面七八里远近处。东方白一面急驰,一面道:“月华,一遇上了他们,你不可现身。”
谭月华愕然道:“为什麽?”
东方白道:“先由我一人现身,我一出手,便先打发了其他人,再和钓魂叟动手,你则趁我和钓魂叟动手之际,带了麟儿便走!”
谭月华道:“你……你不是说钓魂叟的钓魂丝十分厉害吗?”
东方白沈声道:“月华,如果你想救吕麟,便要听我的话!”
谭月华只得道:“是。”
东方白又道:“你一救了麟儿,立即回到海边,就乘那艘大船出海,到墨瞧岛去,那艘船如此之大,只怕遇有风浪,也不会损坏,一定可以安然到墨礁岛的。”
谭月华道:“那……你呢?”
东方白一声长笑,道:“就算我打不过钓魂叟,难道不会走吗?”
谭月华呆了半晌,道:“好。”
东方白道:“你们取到了火羽箭後,和你父母相约会面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再共商取火弦弓之策,除去六指琴魔一事,便有指望了。”
谭月华听出东方白话中之意,好像是以後的事情,已然没有他的份一样,她心中动了一动,可是却没有再说什麽。(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