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8

谭月华听出东方白的话意之中,似是另有用意,她一呆之下,尚未及出声,东方白已然身形疾展,向外掠了出去。

没有多久,只见他又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两枝红烛。
谭月华吃了一惊,道:“这……是作什麽?”
东方白一笑,道:“月华,今晚就算是我们两人的吉辰良宵如何?”
谭月华一听得东方白讲出这样的话来,不由得花容失色,矍地站了起来,尖声叫道:!
不!”
东方白正色道:“月华,你听我说,我绝不能因为青云岭下的事,让你和我,都痛苦上一辈子!在我们成为夫妻之後,我相信不消多久,我们一定都会将过去的事情遗忘,又像以前一样快乐了!”
谭月华身子微微发颤,不住後退,一直退到了角落上,跺足道:“不!不!”
东方白此际,也已经看出了谭月华的神态,大是有异。
他摇着红烛,道:“月华,究竟是什麽事?”
谭月华转过头去,泪如雨下,道:“你这……几句话,已经……迟了!”
东方白猛地一震,十指一松,两支红烛,“拍”,“拍”地跌到了地上。
他虽然是方今武林之中,一等一的奇人,谈笑惊邪,举手震敌,但是他却是至情至性之人,当年,他失恋於毒手罗刹赫青花,已然令得他在雪山之中,过上了二十年的凄苦生涯。
在谭月华和他之间,婚事生变之後,他鬓际甚至出现了白发!
这时候,他只当只要自己和谭月华成了夫妇,以前的痛苦,便可以为时间抹去,却不料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又发生了?
船舱之中,静到了极点。
东方白呆了好半晌,才以微微发抖的声音道:“这……是什麽意思!”
谭月华心知事情绝难永远隐瞒下去,她银牙暗咬,道:“我……我与麟弟,已经……已经……”
谭月华只讲到此处,东方白突然厉声叫道:“别说了!”
东方白的内功,同等深湛,这一声厉呼,声震耳膜,谭月华猛地一呆,抬头向东方白看去,只见他满面皆是痛苦之容,正愣愣地望着自己,谭月华低下头去,幽幽地道:“我……
对不起你。”
东方白猛地偏过头去,但是在刹那之间,他的声音,却变得出奇的平静,道:“好得很啊,只要你心中高兴,我自然也高与了。”
谭月华踏前一步,东方白转过头来。
只见他面上的痛苦之容,已然消逝。
但是谭月华却可以看得出,东方白已然将痛舌,藏到了心底深处。
这种痛苦,对他来说,将是永远永远不能消逝的痛苦!
她呆呆地望着东方白,东方白淡然一笑,道:“其实,你和麟儿两人,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不要以为我心中会难过!”
谭月华低声道:“你的心事,我是知道的。”
东方白昂首大笑,笑声惊人之极,笑了半晌,才道:“别胡说了,你知道什麽?”
谭月华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东方白道:“你在海上,飘流了两夜,一定已经饿疲乏不堪,快吃些乾粮睡觉吧。我到甲板上去,照顾船只。”
谭月华听出他的声音,虽然竭力在装得平静,可是内心中,仍然是十分激动,忙道:
“你”
东方白“哈哈”一笑道:“放心,你当我像你吗?明明见了我,还要拚命向海中沈去,我绝不会做这样傻事的!”
谭月华俏面一红,东方白话一说完,已经转过身,大踏步地向船舱之外走去。
谭月华等了一会,悄悄地来到舱门口,向外面看去。
只见东方白背负双手,伫立在船头。
谭月华足足看了小半个时辰,东方白只是一动也不动地站着。
谭月华只看到东方白的背影,她当然看不到东方白面上痛苦的神情!
在理智上而言,玉面神君东方白,对於谭月华和吕麟之间的事,终於有了结果,他实是十分高兴,可是在感情上而言,他实在是痛苦到了极点!
他虽然看来,还像是叁十许人,但是实际上,年龄已经大了。当二十多年前,他从情场上败退下来之际,本已下定决心,从此不扣情关。却不料在二十年之後,以前恋人的女儿,又会爱上了自己,更想不到的是,事情的结果,又是如此不如意!(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