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7

她更难想像,当一心要和自己结为夫妻的东方白,听到了自己的话後,会有什麽反应,她只是站着发呆,不知怎样才好。

东方白却一点也不知道谭月华此际复杂的心情,他只当是谭月华远是为了青云岭下的那件事,而在心中哀痛。
他见谭月华并不出声,忙又问道:“月华,你在海上,飘流了多久?”
谭月华木然道:“已有两夜了。”
东方白吃了一惊,道:“你如何会一个人在海上飘流的,麟儿呢?”
谭月华道:“我……我不知道他怎样了。”
东方白剑眉轩动,道:“月华,你不是和他一起出海的吗?你们这次出海,究竟是为了什麽,又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谭月华只是啜泣着,并不说话。
东方白急道:“月华,究竟是怎麽一回事,你如何不说话?”
谭月华哭道:“你别逼问我!”
东方白叹了一口气,道:“好,我们先到舱中去再说!”
他一面说,一面便扶着谭月华,向船舱之中走去,到了舱中坐了下来,谭月华才幽幽地道:“我们出海,是为了火羽箭。”
东方白心中一喜,道:“火羽箭已经有了下落吗?”
谭月华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在铁神翁临死之前,得知”
她才讲了一句,东方白便连忙摇手道:“且慢,什麽铁神翁,你怎麽会遇到他的?你将事情,从头至尾,向我说上一遍!”
谭月华吸了一口气,道:“好。”
接着,她便将自己如何在吕麟处,得知火羽箭的下落,和铁神翁有关,赶赴峨嵋,恰在铁神翁临死之际,得知那七枝火羽箭,已由铁神翁给了天孙上人,而吕麟则忆起天孙上人在墨礁岛上留字,说有叁件宝物,留在岛上,但是却只发现了两件,料定尚有一件,定是指那七枝火羽箭而言,因此,两人便一起出海,却不料船遇暴风而沈,两人失散後又在珊瑚岛上相会……
谭月华讲到此处,便停了下来。
东方白忙道:“以後呢?麟儿他又是到什麽地方去了?”
谭月华呆了半晌,道:“以後……我们扎筏出海……竟然遇到了钓魂叟。”
东方白一听得“钓魂叟”叁字,不由得猛地吃了一惊,不由自主,“霍”地站了起来,道;“就是昔年,与天河四老齐名,邪派中第一人物的钓魂叟?”
谭月华将自己和吕麟之间,感情上发生变化的事,隐起了未说,心中十分痛苦,闻言只是点了点头。东方白面色,又自一变,道:“如此说来,麟儿已然不在人世了!”
谭月华一听此言,心中也不禁一惊,道:“这是什麽意思?”
东方白道:“你们遇上了钓魂叟,你又一人在海上飘流……”
谭月华道:“我们两人,和钓魂叟动手,我一时不慎,被钓魂叟逼下了海中,麟弟不知怎麽了?”
东方白呆了半晌,才长叹一声,道:“以麟儿的武功而论,只怕可以和钓魂叟打上一个平手。”
谭月华喜道:“那他就没有危险了!”
东方白面色黯然,摇了摇头,道:“但是钓魂叟所用的兵刃,唤着钓魂丝,乃是苗疆大泽之中,一种极其罕见的金蛛所吐之丝,可以称得上是武林至宝,细若游丝,蕴含奇毒,一丝沾身,便四肢麻木,听凭摆布,唉,麟儿就算未死,也一定已失手被擒,被他带到六指琴魔处去了。”
谭月华呆了半晌,道:“那我们怎麽办?”
东方白想了一想,道:“如今在茫茫大海之中,当然难以去追寻他们,唯一的办法,乃是我们立即回中原去,希望能够在也们未到至尊宫之前,在半路之上,将他们追及!”
谭月华想了一想,也觉得只有这一个办法,还可能将吕麟救出!东方白接着,又叹了一口气,道:“即使追上了他们,能不能在钓魂叟手中,将麟儿救了出来,尚属疑问!”谭月华听得东方白如此说法,也不禁忧心忡忡。东方白为人,谭月华自然知道得十分清楚,他乃是一个极其自负之人。
如果不是钓魂叟的武功,当真高到了极点,他是绝不会如此说法的!
当下两人呆了半晌,东方白忽然一笑,道:“月华,这事急也无用,你等我一等,我将船改了航向,立刻再来!”(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