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6

舢舨和大船,越来越近,谭月华仰着头,已经可以看到东方白满是忧思的脸容,她泪水下得更加急骤了。

突然之间,她只觉得小舢舨猛烈地震动了一下,“砰”地一声巨响,水花四溅处,舢舨已经和船相撞,她身子向後一仰,仓皇之间,只见到东方白身形如飞,向船舷处掠来,她也已经跌到了海水之中!
谭月华一跌入海水中,立即向下沈去!
她仍是不愿和东方白见面,她宁愿葬身於碧波之中!
因为她实是没有这个勇气,去告诉东方白,自己和吕麟间的事!
海水之中,更是一片漆黑,谭月华尽力使自己,向下沈去,可是,没有多久,她突然觉得附近,起了一阵水花,紧接着,她的身子,已被一条强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住。
谭月华挣了一挣,未曾挣脱,只觉得身子向海面之上,迅速地升去。
片刻之间,便已然出了海面,谭月华睁开眼来,只见将自己从海中提了起来的,正是东方白“东方白摇了摇头,抖脱了水珠,也正向谭月华望来,谭月华只觉得东方白的目光,深邃无比,她没有勇气再和东方白的眼光相接触,连忙偏过头去,尖叫道:“放开我!”
东方白并不出声,他一手挟住了谭月华,一手抓住了一条极粗的绳子,正是船上连下来的,只见他沿着绳子,向前游去,不一会,便已经来到了大船边上。
一到了船边,东方白右臂向上,疾挥而起,谭月华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托了起来,身不由主,向船上落去。
谭月华双足,才一碰到甲板,足尖用力一点,又待向海中跃去。
可是,她只跃起了尺许,迎面一阵劲风扑到,东方白也已飞身而上,将她拦住。
谭月华身形向下一沈,立即一个转身,待向侧再扑了出去,可是东方白已经疾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沈声叫道:“月华!”
谭月华的泪水,顺着海水向下流着,她不断地挣扎,叫着:“放开我,由得我去吧!”
东方白面上,现出了一个极其坚决的神色,道:“月华,你听我说!”
谭月华静了下来,叹了一口气,道:“还有什麽好说的?”
东方白手臂一缩,将谭月华拉近身来,轻舒猿臂,已经将她的纤腰拦住,道:“月华,我已经仔细地想过了,我们两人既然相爱,当年在青云岭下所发生的事,只当它没有发生过,我们仍然可以成为夫妻的!”
谭月华本来,还在挣扎,可是她一听得东方白的话後,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心中怦怦乱跳,她已经明白,如今自己,是陷身在一个根本不可能挣脱的恋情的陷阱之中了!
在东方白和吕麟之间,她如今,已然根本没有了选择的馀地,而非要委身於吕麟不可,但是,却偏偏又在这已成事实之後不久,又遇到了毫不知事情已起了变化的东方白!
谭月华仰起头来,面色惨白,定定地望着东方白。
东方白道:“月华,你说如何?”
谭月华答非所问,道:“你……你是怎麽会在海上的?”
东方白道:“我和麟儿分手之後,没有多久,便听得有人说,昔年苗疆七魔中的红、绿两魔,押了麟儿,前赴至尊宫去,我连忙赶到至尊宫,但麟儿却已脱身而去,又听得人说,麟儿和你一起出了海,我才雇船出海,来找你们的,月华,你如何会在这小舢舨上,麟儿他呢?你们出海,又是为了什麽?”
东方白一连串的问题,谭月华甚至没有听进耳去,她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先放开我……再说!”
东方白手一松,谭月华向後退出了一步。
东方白忙道:“月华,刚才我说的话,你说如何?”谭月华抬起头来,满面泪痕,缓缓地摇了摇头,东方白忙道:“月华,我们将那件事,完全忘了吧!”
谭月华的泪水,下得更急,她鼓足了勇气,才道:“不!”
东方白道:“月华,你难道就要这样痛苦一生吗?”谭月华又向後退出了几步,嘴唇掀动,但是她却没有勇气,发出声来。
东方白叹了一口气,道:“月华,或者你猝然和我相遇,心绪不宁,我们还是暂时不要说这件事罢,你在海上,飘流了多久了?”
谭月华心中,此际实是难过到了极点,她想痛痛快快地将已经发生的事情,讲给东方白听,但是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才好。(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