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5

她不知道自己将要在海上瓢流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到什麽时候。一切都得听天由命,身怀绝顶武功,在这样的情形下,实和根本不会武功,差不了多少。

她思潮起伏,一直到午夜时分,方始蒙胧睡去,又做了一夜奇异的怪梦,第二天,朝阳将她射醒,她睁开眼来,极目望去,四周围仍是一片碧波!
谭月华叹了一口气,伴着碧海,又过了一天已等到天色又黑下来之际,她已经渴交集。
但是在这样茫无边际的大海之中,想捉一条鱼来生食,也是没有可能!
谭月华只是坐在船板之上,望着海水,没有多久,天色又浓黑下来。
她心境烦闷到了极点,她想要撕心裂肺地大声呼叫,但却又打不起精神来,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寂之感,以前,她曾经想要离开世上的一切入,如今,她只是孤零零地一个人在大海之中,那种可怕的孤寂,令得她全身微微颤抖!
天色越来越黑,乌云四合。
谭月华甚至希望立即发生一场暴风雨,好将小船掀翻,将自己卷入海底。
这样,只怕也比在小船上,忍受着痛苦的煎熬,来得好些。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想要就此一跃而下,葬身在碧波之中。
她望着深黑色的海水,心中一阵一阵地绞痛,可是没有多久,她忽然感到了奇怪。
天上并没有星月之光,海水也是一团漆黑。但是她却看到,在极远之处,有一串亮光,在海水之上,隐隐闪动!
海水本身,当然不会发出光来,那麽,这一团几点亮光,是从何而来的妮?不是船只,便是陆地,那是可以肯定之事!
谭月华一想及此,心中不禁一阵兴奋。
她抬着头,用足目力,向那一串亮光望去。
只见那一串亮光,越来越近,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谭月华已经可以看清,那一串亮光,共是七点,乃是七盏极大的“气死风灯”。
而那七盏灯,则是挂在一条船桅之上!
也就是说,谭月华的小舢舨,正向一艘船飘去,而那艘船也正向谭月华的小舢舨驶来,谭月华心中大是高兴,因为不管那船上是何等样人,总比她一人,在碧海之中飘流的好!
又过了没有多久,她看到那艘船,已经渐渐地近了,同时,也已经可以看情,在甲板之上,有一人背负双手而立。
在那七盏灯光的照映之下,谭月华一眼便感到,那人的身形,十分熟悉。
她屏住了气息,再仔细一看时,心头不禁“怦怦”乱跳!这时候,海天之间一片沈黑,她能够望到那条船,和见到那船的甲板之上所站的那人,乃是因为那船上点着七盏大灯之故。
虽然她和那艘船,相隔已只不过里许,却是不可能发现漆黑的海面之上,另有一艘小舢舨在海上飘流的。
谭月华一见船上有人之际,本来,已经准备出声呼叫。
可是,当她一看清甲板上的那人是谁後,她却呆住了作声不得!
虽然相隔甚远,但谭月华无论如何,可以认得出来,站在甲板之上,在此缓缓踱步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几乎已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玉面神君东方白!
若是在几天之前,谭月华不曾收拾已经破碎的心,重又投入吕麟的怀中,此际,她见了东方白,一定会心情激动,说不定会放声大哭!
可是此际,她一见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竟会遇到东方白时,她心中感到了一阵内疚,感到绝无颜面,再出声相呼!
因为,此际,她已真正地负了东方白。
虽然谭月华之负东方白,最早的起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乃是因为在青云岭下所发生的那件事,可是她却感到无比的自惭!
刚才,发现有船时的喜悦之情,已经一扫而空,谭月华反倒身子一缩,希望东方白不要发现自己,自己永远不要再见到东方白!
东方白的船,和谭月华的小舢舨,仍然在迅速地靠近着。
谭月华眼中,泪如雨下。
她心中默默地叫着东方白的名字,只希望小舢舨和大船,擦身而过,让自己再隐没在黑暗的大海之中,让东方白永远也不知道他已然有了极其痛心的事。
可是,谭月华却只能如此希望,她并不能令得舢舨不和那船相撞。(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