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24

钓魂叟哈哈大笑数声,道:“本来,我此际一举手间,便可令你魂归地府,如今,且容得你多活几天,到至尊宫去就死!”

吕麟本来,准备在敌不过钓魂叟的时候,自己跳入大海之中,可是他当时却未曾料到,钓魂叟的“钓魂丝”,竟然是如此厉害,才一出手间,连闪避的念头都不容起,便已为他所制!
吕麟在心中,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再多言。只见钓魂叟一伸手,已将他提了起来,走入船舱之中,吕麟一直不睁开眼来,直到“砰”地一声,他被抛入了舱中,才睁开眼来。
只见钓魂叟仍站在他的面前,正提起了一大块生铁,那生铁本是作为压舱之用,怕不有七八百斤重,生铁之上,原有一条极粗的铁连着,钓魂叟疾伸手,封住了吕麟腰际的带脉穴,一手,银光一闪间,钓魂丝已经离身而起。
钓魂丝一离身,吕麟身上的麻木之感,也已经立即消失。
但是此际,吕麟被封住了穴道,却仍是丝毫也不能够动弹。
将铁扣在吕麟的双足之上,笑嘻嘻地道:“吕小侠,好好在此歇息一会!”
吕麟双目怒火四射,但是却无可如何!
钓魂叟一个转身,便已经走了出去。
吕麟勉力定了定神,仔细看时,只见自己,身在底舱之中。
那舱极大,但是却也十分阴险,堆满了各种杂物,吕麟想起谭月华碧海飘流,自己身落人手,不禁五内如焚,难过之极!
好一会,他心境才略为平静了一些,连运真气,想将穴道冲开。
但是钓魂叟下手极重,吕麟连运了好几遍真气,皆难以如愿!
他不禁长叹了一声,只觉得船身,十分平稳,分明大船,正在迅速前进。
从这里到陆地,不知还有几日的航程,上了陆地之後,又不知是否有机会脱逃。
吕麟心乱如麻,想到恨处,正恨不得撕心裂肺,大哭一场!
如今暂且搁下吕麟不说,却表随着小舢舨跌下海去的谭月华的遭遇。
谭月华在坠下海去的那一瞬间,变生实在太快,根本不容得她多有考虑,仓猝之间,那艘小舢舨随之堕下,她又伸手一捞,将紫阳刀捞在手中,再想要提气拔起身子时,双足已经点到了舢舨。
谭月华心知,自己若是只身一人,落在这样的一艘小船上,实是凶多吉少?
而且吕麟一人,在大船之上,只怕也不是钓魂叟的对手!
因此,她足尖一点到了船板,身子便想疾拔而起。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大船离她,已经有叁四丈远,谭月华不禁呆了一呆,因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就算拔身而起,也难以回到大船之上。
那艘大船,好几张巨帆,吃饱了风,行进迅速之极,谭月华在一呆之间,又已远离了几丈,谭月华扬着紫阳刀大叫道:“麟弟!”
可是这时侯,在大船上的吕麟,只不过见到她扬刀呼叫而已,至於她叫的是什麽话,则因为相隔已远,因此听不见了。
谭月华五内如焚,眼看着大船离自己,越来越远,转眼之际,大船已经成了一个黑点,当大船在她视线之中,渐渐消逝之际,她依稀贝到吕麟正狠狠地扑向钓魂叟去,两人正在动手。
可是,吕麟和钓魂叟两人,动手的结果如何,她却看不到了。
前後只不过小半个时辰,谭月华极目望去,只见茫茫海水。
她愣愣地站在小舢舨上,大海之上,虽然风平浪静,但总也有些微破,那小舢舨首尾不过丈许,在大海之中,实是小到不能再小,微波荡漾,便自起伏不已,谭月华呆了半晌,颓然地坐在船板上。
这时候,她除了随波逐流之外,实在一点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她想起了这几天来的种种遭遇,在经过了那麽长时间的痛苦之後,总算又接触到了幸福的边缘,可是一下子,什麽都变了,和幸福又隔得如此遥远,看来已永远捉摸不到了!
谭月华心中长长地叹着气,妙目之中,泪已涟涟而下。
她一直只是愣愣地坐着,一动也不动。
时间慢慢地过去,天色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
谭月华舔了舔嘴唇,又站了起来。
小舢舨上,连桨也没有,除了任由海水飘流之外,一点其他的办法都没有。
直到天色浓黑,谭月华又睡在船板上,望着天上的繁星。(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