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517

钓魂叟又“哈哈”一笑,道:“那麽,你就将刀拿去吧!”

他一面说,一面手臂一抬,衣袖向桌面之上,疾拂而出!
只听得“刷”地一声,紫阳刀幻成了一道紫虹,向吕麟疾飞了过来。
吕麟本身,乃是正人君子,他虽知钓魂叟乃是邪派中人,但是总是成了名的前辈人物,只当他是仗着自身武功高强,真的要将刀还给自己,再和自己见个高下,绝未想到其他。
因此,紫阳刀迎面飞来,他伸手便抓。
可是,也就在他一伸手之际,那柄平平飞来的紫阳刀,陡地向上,跃起了叁尺!
吕麟一愣之下,刹时之间,只怕抓不到紫阳刀,双臂一齐伸起,右手抓向那紫阳刀的刀柄,左手食中二指,向刀背挟去二吕麟这一连两个动作,本来是万无一失,可将刀接在手中的。事贾上的情形,也确是如此。但是,他双臂一齐向上扬起之际,胸前门户,却是大开!
而也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钓魂叟已然身如幽灵也似,无声无息,向前滑了过来,手一探,已按在吕麟的胸前!
这一下变化,令得吕麟又急又怒,心中早已豁了出去,不管叁七二十一,手起一刀,向钓魂叟的头上,疾削而下!他这时候,已然作了与钓魂叟两败俱伤,同归於尽的打算!
但是在事实上,钓魂叟既然伸手按住了吕麟的胸口,实是制尽了先机,吕麟想求同归於尽,也在所不能!他这里一刀才下,钓魂叟内力微吐,吕麟已然“腾”地後退了一步。
他那一刀掠空,势子极强,若不是收势得快,几乎将自己双腿削落。
吕麟急忙收住刀势之际,钓魂叟早已转到了他的背後。
吕麟还想反手刀削出之际,终究慢了一步,背上“神堂穴”一麻,双足一软,已然“咕咚”一声,跌倒在船板之上。
钓魂叟一笑,道:“姜是越老的辣,你还待怎样?”
吕麟的穴道,虽被封住,但是他内力深湛,却仍可以开口讲话,厉声道:“不要脸的老贼,暗中偷袭,还称好汉?”
钓魂叟却只是“哈哈”大笑,并不回答。
却是谭月华在甲板之上,越战越勇。她才一到甲板上的时侯,是八个人围住她一个。而八人之中,有四人相继受伤,尚有四人,已然不能将她围住,反倒守多攻少。
谭月华见吕麟久久未从舱中出来,想起他一人独对钓魂叟,本来就在担心。
可是尚馀四人,武功造诣,也均不弱,她想要夺围而出,亦非易事。
吕麟的厉声喝骂,声音极大,传到了甲板之上,谭月华一听,心中猛地一震,知道吕麟已经被钓魂叟制住!
她此身已属吕麟,如何不急?立即一声长啸,手中铁,横扫而出,同时,连向四人,各发了一招“七煞神掌”!掌齐使,威力大振,将那四人,一齐逼开了两步,谭月华连忙身子一晃,又复从刚才被她一掌之力击破的破洞之中,穿进了舱中!她才一进舱,便看到吕麟,虎目圆睁,满面怒容,躺在地上。
谭月华叫道:“麟弟,你怎麽了?”
她一面叫,一面向吕麟扑了过去,吕麟忙叫道:“小心後面?”
谭月华立即反手一掌拍出,“砰”地一声,正好和钓魂叟手掌相交!
原来,当谭月华向吕麟扑来之际,钓魂叟已经悄没声地,自她身後,掩了过来,正待下手,被吕麟一言喝破,谭月华立即反手一掌,出手快疾无伦,才将钓魂叟的一掌挡开!
两人双掌相交,谭月华虽然得天独厚,但是也难以和钓魂叟数十年功力相比,向前腾地跌坐了步。也就在那电光石火间,谭月华也已然看出,吕麟面色如恒,并未受伤,只不过是被钓魂叟制住了穴道而已,因此,她在向前跌出之际,就势向下一跪,膝盖正撞向吕麟腰际,那一撞之力已将吕麟的穴道解开!
这一着,又险又巧,谭月华在行事之前,本来也没有什麽把握。一经得手,心中大喜。
此际钓魂叟一步踏前,第二掌又向谭月华的背後击下。
但吕麟的身子,已能活动,立即一式“一柱擎天”,直指钓魂叟手心中的“劳宫穴”!
钓魂叟攻势被阻,谭月华手在地上一按,已然一跃而起!
吕麟一招袭出,也立即就地一滚,滚了开去,跃起身来。(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