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ba serbi tentang buah pinang

槟榔春秋

【好报】印尼,特别是苏岛北端的亚齐省是盛产槟榔的地区,其中以司吉利Sigli、美仑Bireuen和司马委Lhokseumawe所产槟榔质地最佳,颇受国内外市场欢迎。
印尼的亚齐族,加罗族,卡瑶族,达雅族都是嗜好嚼槟榔的同胞。槟榔的吃法是先用特制的槟榔剪子把剥了外皮的槟榔剪成5或6份,放在蒌叶(daun sirih)上,再抹少许用蚌壳烧成的湿石灰在蒌叶上,,然后裹起来,用一枚丁香插定,放进嘴里咀嚼。起初味道涩而贯鼻,吐了几口鲜红汁液之后,渐入佳境。这个用蒌叶包起的休闲食品印尼语叫西莉(sirih)而亚齐方言叫做拉努克(Ranuek)

吃西莉由于三物混合后即呈红色,食者边嚼边吐,吐出来的汁液如同鲜血一般,而嘴角、牙缝都是一滩滩“血迹”,虽不雅观,但嚼起来脸颊红润,血脉贲张,全身暖洋洋的,如同喝了一杯薄酒,“两颊红潮增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那种滋味非亲尝者无法言喻。因此,在亚齐地方,就连已无牙齿的老者也将“西莉”用特制的鉄筒和铁棒锤碎后嚼食过瘾。
这种嚼食西莉或槟榔的嗜好,不单见于印尼,在中国湖南、海南、台湾、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很常见。在台湾台南更以槟榔西施的促销手段闻名于世。但实际上,消费槟榔最大的国家确在印度。
好久好久以前,亚齐省的几个港口都以输出槟榔而风生水起,像司马委、冷沙、乌黎黎等,都因输出槟榔而繁荣。尤其是司马委港埠,由于码头淤浅,货船不能靠岸,只得动用许多背货上船的苦力(kuli) 和足以一次承载30-40麻袋槟榔的木船。每到傍晚收工时,这些码头苦力都喜溢眉梢地带回他们凭劳力挣得的酬劳,趁着华灯初上,赶到司马委市区买饭买面买糕饼,带回家去享受天伦之乐。那时候,在市区开店的华族同胞都说生意好做,大家春风满面。
可惜,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六十年代,我国第一任总统苏加诺因着政治问题,号召全民抗马(对抗马来西亚),断绝了印马外交关系,严重影响了槟榔出口业务,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亚齐各个港口的民生问题。
抗马时期,所有的土产都不能输出,因为那时的马来西亚的槟城是相距亚齐司马委港口最近的邻国,除了输往槟城,出口商真的没有另外国家的选择。
那时禁令下来,海域被双方海军封锁,司马委出口商向农民收购的槟榔,一排排的堆积在海滨沙滩上,阳光强烈时,反复晒了又晒,晚上或雨天,就用油布盖着。过了不久,槟榔心都腐朽成为废物。出口商只好忍痛把槟榔免费送给面包厂、打铁厂和卖凉粉的家庭工业当木柴烧。
司马委的儿童和小学生都喜欢跑到海滨沙滩捡槟榔,然后把槟榔上下磨扁,用来做“槟榔进洞”游戏的工具。这种游戏如今已经失传。玩法是在地上每隔一米挖一个比槟榔稍大一点的窟窿。一共三个。参加游戏者可以二人或三人,他们比赛把自己的扁槟榔投入窟窿中。投进了继续投第二个,投进三个就是胜利者。倘使投不进,就把槟榔竖在洞旁,让对方用槟榔弹走,越远越好。玩输了,就把手掌反搁在洞后。任由对方用槟榔抠弹。抠弹时,如果槟榔落入窟窿内,惩罚加倍。可惜,现代的孩子都没有玩这种游戏的福气了。
那时,司马委天主教堂旁边有一大块泥沼地,大概有一米深,有位名叫罗天才(已故)的槟榔出口商运来十几卡车的槟榔,填了半米深的一大块地,然后上面加黄土,填成一个羽毛球场。当时填下的槟榔也没有人计算有多少吨,估计如果这些槟榔可以卖钱的话,它的价格可以建好几个标准的羽毛球场。
如今,“抗马”已经成为历史名词,航运业也比过去发达,槟榔的出口也不需要由马来西亚的槟城转口,而可以直接输往槟榔需求量最大的印度。印度是吃槟榔最多的民族,只要槟榔的质量上佳,不愁印度入口商没有胃口。换句话说,就是,你能卖出多少,我就可以全盘照收,而且价钱很好。除了食用,印度的纺织业和染布业也大量使用槟榔作为染料。
亚齐的槟榔如今才显示它的珍贵价值,销路好又能够卖好价。司吉利、美仑和三马朗岸的槟榔干全都集中在司马委,然后由司马委输出到印度,估计每周有45吨。
   北亚齐的出口商穆哈默•尤努士日前对记者说,目前的槟榔的价钱很好,每公斤8.500盾,从司马委出口的槟榔大部分输出到巴基斯坦及印度。
    他说,北亚齐槟榔出产地是沙网(Sawang)、尼森(Nisam)、尼森安打拉(Nisam Antara),新邦格拉末(Simpang Keuramat)、布罗勿朗阿拉(Buloh blang Ara) 及其他村镇。
    其他县区如司吉利、美仑也产槟榔,品质也很好。槟榔树是种容易生长的植物,只要处理好,一定能够赚钱,主要的是可以输出国,争取外汇。目前每公斤8.500盾的价钱算是很好了。
     尤努士说,从槟榔农买来的槟榔是整粒的,还需要加工,就是把槟榔剖开两半,再用烤炉烘干。如今已经不像以前只靠太阳晒干。剖槟榔是亚齐女人传统专业工作,从古以来这些工作都是她们负责做的。
     他说,在他的乡村木阿拉巴度(Muara Batu)镇巴罗(Baro)村的气候非常不稳定,如果要靠太阳晒槟榔,就不能够控制时间交货给买方,所以利用机器烘烤才更可靠。

槟榔也是属于药材之一,有杀虫、破积、下气、行水的功效,在中国被称为名贵的“四大南药”之一。主治虫积,食积、气滞、痢疾、驱蛔、外治青光眼,嚼吃起兴奋作用。
槟榔果实中含有多种人体所需的营养元素和有益物质,如脂肪、槟榔油、生物碱、儿茶素、胆碱等成分。槟榔具有独特的御瘴功能,是历代医家治病的药果,又有 “洗瘴丹”的别名。因为瘴疠之症,一般都同饮食不规律、气滞积结有关,而槟榔却能下气、消食、祛痰,所以在药用性能上被人们广泛关注。
但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中心最近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说,咀嚼西莉或槟榔子将会致癌。
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中心指出,加入烟草的槟榔石灰蒌叶可以导致口腔癌、咽癌和食道癌,而不加入烟草的西莉也会导致口腔癌。各种西莉中含有的槟榔子会导致一种口腔癌前病变(口腔黏膜下纤维化),随时可能会转化成癌症。

据报道,全球每年发生39万例口腔癌症(口腔癌或咽癌),其中22.8万例发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占58%,而这些地区居民大都有咀嚼槟榔或槟榔子的习俗
(葛量/锺俊仪整理)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