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362

郭东来伤的比王晦闻更重,他是被王晦闻以重手法震裂了内脏的。无名真人将他扶了起来,手掌贴着他的背心,一股真气从他背心的大穴输送进去。郭东来张开眼下,嘴唇动了一动,无名真人把耳朵贴上去,只听得郭东来的声音细如蚊叫:“我、我已经她放走了。”

无名真人知道,这个“她”自是指青蜂常五娘无疑。看来郭东来亦是早已知道他最担心的就是这桩事情,因此第一句话就替他解除心头顾虑。
无名真人又是感激,又是自惭,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郭东来道:“人谁无过,我做的错事比你更大,不过……”说到这里,气力已是难以为断,只好停下来喘息了。
无名真人给他按摩胸口,郭东来喘了口气,叹道:“晦闻其实本性也不太坏,只是他的名利之心太重,他妨忌老五,这才入了别人的圈套,终于堕落。我、我,……”
无名真人知道他说的“老五”乃是曾任北方绿林盟主的东方晓,只不知道王晦闻的甘愿充当满洲奸细,何以却会与他和东方晓有关。但此时当在亦是无暇多问了。
只一瞬间,郭东来的眼睛又已消失了光彩,无名真人手掌贴着他的背心,只觉得他的真气已是散乱到了无可拾的地步。内功高深之士。真气散乱到了这个地方,那已是纵有仙丹,亦难救治,随时都会死去的了。
无名真人的许多疑问都来不及问了,唯有说道:“大哥,你还有什么后事需要交代?”
耿玉京放下了怀中的王晦闻,跑到七星剑客郭东来的身边。
郭东来已是气若游丝,但还能够勉强说出话来:“耿少侠,我求你一事。”
耿玉京吃了一惊,忙道:“郭老前辈,我在关外曾受过你救命之思,有事你尽管吩咐。”
郭东来道:“听说你曾经到过金陵,见着了我那孩儿没有?”
耿玉京点了点头,说道:“我在金陵的时候,令郎郭璞刚好也从北京来到。我曾和他匆匆了一面。”他特地说出“郭璞”的名辽,好叫别人知道,那个被无量长老拽为满洲好细的郭璞虽然有个‘霍卜托”的满人名字,其实是七星剑客郭东来的儿子。
郭东来道:“请你把今日之事告诉他,叫他赶快隐姓埋名,躲得越远越好。你,你,你也要……”
耿玉京为了免他说话吃力,忙道:“我懂。我会在葬礼过后,立即动身。赶在这个消息还未传到关外之前告诉他。”要知郭璞乃是“双重间谍”的身份,表面是帮满洲人做事,其实则刚好相反。如今郭东来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当然会连累及他的儿子。满洲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派高暗手杀郭璞。
郭东来想说的正是这句话,听得耿玉京如此回答,露出满意的笑容,却把眼睛望向无名真人。
无名真人的心思是颇有踌躇的,他原来的计划乃是要耿玉京接任掌门,如何能让他远行?但郭东来今日替他揭发内奸,功劳最大,又当临终之际,岂能拒绝他的要求,便道:“大哥,你放心。不管有多紧要的事情,我都让京儿替你先办此事。”
郭东来放下了心上中石头,徐徐闭上眼睛。
耿玉京叫道:“郭老前辈,我也有一件事要问你,掌门人真人……”
无名真人默运玄功,把一股直气输入郭东来体内,郭东来又再开眼睛,他看见耿玉京脸上惶惑的神情,不待耿玉京开口,便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那件事,他怎样说?”
耿玉京道:“他说我的外公不是他杀的。”
郭东来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好像也是在感到惶惑的神气。
无名真人自己也有一件紧要的事情要问郭东来,他知道郭东来已经走到和命的尽头,自己用其气为他续命,决不能维持多久的。他不想郭东来太过劳神,便道:“奸徒的话如何能够相信?”(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