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491

吕麟眼睁睁地望着天上繁星,心中泛上了一片茫然之感。

这时候,他已然不知道什麽叫悲伤,而且是阵阵地怅惘。
因为,他一个人躺在地上,已然将近叁个时辰了,四周围一直静到了极点。
在开始之际,他想起自己,不免要化血而死,心中突然不免难过,但是过了叁个多时辰以後,他全身都几乎麻痹了,已生出了一种懒洋洋的感觉,感到就此睡去,永远不醒,似乎也没有感到了什麽痛苦。
当然,他仍是难免想到,六指琴魔未除,父母的血海深仇未报,甚至自己最想见的人,到死前也不能见上一面。
因此,在他的心中,乃会产生那种怅惘之极的感觉。
夜越来越深。到了午夜时分,吕麟除了感到自己的心还在跳之外,已经什麽都感觉不到了,天上的繁星明月,都像是在飞舞盘旋,成为一道一道银色的光芒,又像是一张银色的大网,要向他罩了下来一样。吕麟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它。
他眼中,不由自主,流出了眼泪,心中长叹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的神智,已然越来越迷糊,终於,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之中。
他心中不断地想着:我要死了!我立即就要离开人世了……
反正死亡,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他反倒希望死亡早些来临。
吕麟知道,红.绿两魔的毒药,极为厉害,一等那麻痹之感,到达心房附近,也就万无生理,思潮反覆,静待死神的降临。
那时候,他全身的麻痹之感,已来到了心口的附近。
吕麟在半昏迷的状态中,只觉出心还在跳,还没有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之间,他耳际起了一阵一阵的鸡啼之声。
吕麟一听到了鸡啼之声,不由得心中起了奇怪之意,暗忖难道天亮了?还是自己已然死了,在阴间也有鸡啼声?
他勉力地,缓幔地将双眼睁开了一条缝来,刺目的阳光,立时使他又闭上了眼睛。
吕麟心中,又是陡地一呆。
阳光如此之盛,自己当然不是已死了。
但是,为什麽自己竟然能捱过了一夜,而不致於化血而死呢?
他心中模模糊糊,设想了许多可能,都不能作为完满解释。
但是吕麟总知道了一个事贾。那就是:自己可能不会死!
虽然,这个可能,来得十分渺茫,但是却又有了希望。
那夜,吕麟的心中,根本已然没有了希望,此际,他居然捱过了一晚上,虽然身子仍不能动弹,但是却并未死去,他心中希望一生,精神又为之一振,又勉力睁开眼来,只见四周景物依然,天色也十分好,万里晴空,白云飘荡。
吕麟吸了几口气,仍然卧在地上不动。
在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一天。
天色再度渐渐地黑了下来,吕麟仍然未曾完全丧失知觉。
他没有死去,但是,却也只有心口部份,尚未曾有那股麻痹之感,全身仍是丝毫也不能动弹,不死不活地躺在地上。
吕麟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样下去,自己只有多受苦痛的折磨,结果,仍是难免一死,造化弄人,未免太甚!
等到暮色渐浓之际,吕麟忽然听得远处,传来了几下狼嗥之声。
待吕麟再要去定神细听时,那狼嗥之声,却已经不再响起。
吕麟心中一凛,转过眼去,在离他不远处,绿魔杨赛环的体,仍然远在。
他吸了一口气,心知就算附近没有狼的话,在这样的情形下,也可能将狼引来的。
他静静地等着,过了没有多久,只听得在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极其轻微的“悉索”之声,吕麟猛地一愣,转眼看去,只见黑暗之中,出现了两点绿幽幽的亮光,正在向前移来。
吕麟心中,生出了一股寒意,闭上眼睛,不再看下去。
片刻之间,他已听得一片撕骨裂肉的咀嚼之声,他忍不住又睁开眼来看时,只见自己身旁,正蹲着一头老大的青狼!
那头青狼,离他只不过尺许,一蓬骚的热气,几乎喷到了他的脸上!
而另外还有两头青狼,早将绿魔杨赛环的体,嚼吃乾净,不一会,在吕麟的身旁,蹲了下来。吕麟心知那叁头青狼,刚吃了一个人,腹中并不饥饿,是以暂不发动。
但是,谁知道那叁头青狼,什麽时候,会对自己动口,将自己作为腹中之食呢?(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