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amat Jalan Ibu

永别了,亲爱的母亲

林琇妮 Lily Halim

2020年,相信谁都不好过。疫情让全世界的人生活都受到了影响。也因为疫情,挑战了每一个人的极限,凡事必须靠自己。每天都会收到一则又一则令人既震惊又提心吊胆的疫情消息。累计确诊病例到目前为止还在持续上升,从没让人省心。希望疫情可以快速缓解,大家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日常生活。

然而就在人心惶惶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家也发生了令人痛心的事情。

4月11日晚上,母亲因晚期癌症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享年65岁。

我当时的心情悲痛万分,心都碎了。从此,失去了一位最爱我的母亲,一位无事不能的母亲。父亲痛失了最贤惠的老伴,他最爱的妻子。

2019年12月,母亲因身体有些不适便到槟城看病。经过检查,医生诊断出母亲已患上了第四期胆管癌。这犹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顿时让我们惊呆了。

癌症,世界上最可怕的疾病。更吓一跳的是发现时竟然已经到了第四期。一直以来听说过许多关于癌症的病例。但当它真的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才深刻体会到那种感觉是如此地绝望。

医生的诊断结果,医生所说的每一句话,到现在都还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好残酷的事实,太难了,真的太难了。一时之间真让人难以接受。毕竟癌症的严重性和危险性我们是知道的,尤其是晚期癌症。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尽力给于母亲最好的治疗,也始终自私地希望能有奇迹发生,盼望母亲早日康复。

母亲在槟城医院开刀,解决了当时的燃眉之急后,由专科医生根据母亲的情况开始对症治疗。三个星期过后,母亲回到了先达在家里养病。

母亲生病期间,我经常回家探望。记得其中有一次,某个星期天下午正准备回棉兰时,我走到母亲房里通知说我要回去了。当时母亲点了点头对我说 : 你每一次回来都是带着满满的爱。我听了心里好难过,然后安慰母亲说 : 我的爱,不给您,我还给谁呢?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既然是最后一次好好跟母亲谈话了。三天之后,母亲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我守在母亲身边。因病情恶化,身体越来越虚弱,母亲也不怎么有力气说话了。现在回想起来,母亲平时也没这么感性,突然对我说出那一番话,或许就是一个预兆吧,是我没有察觉。

母亲向来为人正直,开朗,善解人意,待人和蔼,不计较。追忆过去的日子,母亲真不容易。几十年来与父亲一起打拼事业,用最温暖的爱把我们四兄妹带大。父亲曾说,母亲是我的头号粉丝,对于我的成绩都引以为傲。的确,母亲去世之后我翻到了母亲收藏的文件夹,里面全是我的演出资料。

每当有上台主持节目的,参与花仙子歌舞团的舞蹈演出,每一场演出的报道,华文报社刊登我的文章作品,母亲全都收集了,一样都不少。母亲是那样默默地支持着我。
父母之恩,如山高,似海深。对父母的爱,要及时。不要把想做的事放到遥不可及的未来。千万不要要求父母为我们做了什么,更应该自我检讨,自己为父母亲做了些什么。
母亲的离世,我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好多事情突然间就这样变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母亲生前的最后那几天,曾对我说一句 : 难为你们了。

母亲在家养病,父亲忙进忙出和我们姐妹分工合作。母亲都看在眼里。但我们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每天看着母亲跟癌症对抗,母亲好痛苦,但我们却没办法替她分担。或许母亲的离开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解脱吧。

生老病死为人间常情。但我相信面对死亡没有多少人可以宽心接受和面对。也许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众多未知的恐惧也说不定。母亲的离开,再过几个月也快满一年了。我们还是熬了过来。

直到今天,每一觉醒来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母亲。夜深人静时,默默看着母亲的遗照,好心疼,心里面仍然挂念着母亲。母亲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的这一生结束了,但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一辈子的。

母亲的音容笑貌会永远刻画在我们心中。这一篇文章是为了纪念母亲而写的。

希望在天上的母亲也可以看到,曾经有那么一篇文章是为您而作,是专属于您的。愿您美丽的灵魂得到安息。假如还有来生,希望有这个荣幸可以再当您的乖女儿。永远怀念我敬爱的妈咪。

编者的话:这一篇怀念文章写得真好!令人在简洁的字里行间读出真挚的情感。琇妮文友,我也认识令堂,所以读你这篇文章和看到附来的照片时,真的被深深感动了。
令堂一定也在天国看到今天的《好报在线》,看到你这篇文章,就像照片里的她,满心欣慰的含蓄的笑了。

你写得很好,希望继续努力写作,期待你在印华文坛绚丽绽放!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