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l di Sydney

圣诞夜美妙的时刻 凡夫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那么快又来了,快乐的不只是基督徒,男女老少无人不爱这节日!

因为它是不管你信仰什么宗教,只要你愿意,就可享受到被人祝福,受人礼物、享美食的日子。只是,澳洲今年的圣诞节,远不比往年热闹;并非人们的信仰热忱改变,是荷包里的钱少了。乃因澳洲政府不再为挽救经济,大派福利金所致;谁都知道:圣诞节是花钱的节日!

  我家不同,不管经济好坏,一样兴致勃勃地过节;孩子们还说要举办一次热热闹闹的印尼派对:穿batik、kebajak ,还要戴peci。为了这派对,我也忙里忙外地,充当买办、外劳和卫生部长,忙得不亦乐乎!边忙边感叹:怎么我身边多了那么多人?在这世间里,原是两人世界,几十年间,变成了二十多口的人群:五个子女、十个孙子,加上几个儿媳女婿。二十多口中,除了我和老婆,都是基督徒;他们当然要好好地庆祝这佳节啦!

    由于累,又没睡午觉,我困极而稍加休息。不知睡了多久,美梦突然被一阵喧嚣打破。迷迷糊糊地到门外一看:哇,一大群人,全是我的子孙后辈,穿着全白,每人手持一杯罩中的蜡烛,其中两人还各拿着一支吉打琴,一人托着一个盛满礼物的盘子,组成一支白色的队伍。女儿说要到邻居carolling,拉我俩老同去。然后点燃蜡烛,浩浩荡荡地到邻居家。我问他们:什么是carolling?他们只说去唱歌,不知中文怎么说。大孙女在我手中写下了那英文字。心想:反正不会是坏事,且看他们搞些什么名堂,随他们而去。

  带头领军的男儿,叫邻居的门,开门的一听到有人要carolling,非常高兴地呼儿唤女,围绕门前,儿子递上几张歌谱给屋主,吉打一弹,安详美妙的圣诞歌,就如行云流水般地流出,且是多重的合唱,太美了!后来屋主他们,也加入了唱团,歌声更加响亮了。唱歌时那种怡然和庄重的表现,是那么引人感触,感染了我的老人心!连唱四首圣诞歌后,邻居拍手,连声道谢。手捧礼物盘的小孙女,从盘中取出一小盒打上丝带的糖果,送给邻居屋主。说屋主也赶紧到屋内取来一盒巧古力回送。齐声说MerryChrismast后,转移到另一家。

 

     我和老婆押后,虽不知什么是carolling,但依稀中想起了读书时的“报佳音”。大概是这样的吧?心中甚感安慰。无论如何,看到我的后辈,居然能组成白色纯洁的队伍,挨家挨户地到洋人邻居唱歌传福音。且唱出那么悠扬悦耳的音律;表现出了他们的大方和勇气,没有善良的内在,是绝对不会呈现出如此温馨安详的心声和画面的。我老婆听后连声说是,那是我们结婚来,她对我说的最肯定的话,我因此悠然自得!

   澳洲属于洋人为主流的国家,后期来移民多人,洋文化多少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而改变,唯独这圣诞节,是绝对不会因其他宗教色彩而改变或退色的传统。我家在住区是唯一一家非洋人家庭。因为种种因素,甚少和邻居交往,属较受孤立的家庭,一般见面,都只是“Hai,how are you?”而已。在我儿女carolling 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邻居惊讶和略带欣赏的脸色。澳洲不像美国,甚少见到这种carolling的表现。他们的惊讶,是可以理解的;尤其,一个外来的移民家庭,居然会带起这种风尚,让他们的子女也能跟随加入。我相信,以后我的家庭会更受尊敬的!是可以预期的。

收队归家后,孩子们才告诉我,是二女儿在她家中培训出来的,我们居然懵懂不知。这意外的节目,增加了我对圣诞的另一认知,对它更加好感。嗯,今年的圣诞节特别美丽!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