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456

谭月华苦笑一声,道:“谁知道,或者,要你当伴娘吧?”

端大红也苦笑了一下,道:“谭姐姐,难得你还有心情讲笑话。”
谭月毕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这件事,黄心直倒的确是全然不知,他和金骷髅两人,回到了至尊宫之后,见到了六指琴魔,先说了夺回火弦弓,全靠金骷髅之后,六指琴魔才向他讲起,谭月华正在至尊宫中,若要她答应婚事,不怕她不应承。
黄心直一听得父亲这样说法,当时他心头,便怦怦乱跳!
当年,他一见谭月华,便已然生出了爱意。
可是,他感到自己,太丑陋,太渺小,简直连对谭月华道出自己的心事,也是一种极大的亵渎!是以他的心事,只有对父亲一人说过,连谭月华也一直未曾知道!
谭月华在他的心目之中,简直如同天神一样,是不可接近的。
但是如今,谭月华武功全失,就在至尊宫中,若要强迫她下嫁自己,她的确是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一想及此,黄心直更是心头突突乱跳!能够娶谭月华为妻,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可是,他转念一想,却又想到无论如何,谭月华都不会爱自己的。
即使他勉强嫁给了自己,也必然一生郁郁不欢,自己如果是爱她的话,就绝不能娶她为妻,因为娶她便是害了她!
因此,他想了半晌,心中充满了矛盾,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六指琴魔“呵呵”大笑,道:“傻小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现在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了?”
黄心直结巴着道:“爹,我……我……我不要结婚。”
六指琴魔面色一沉,道:“胡说,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岂可绝了后代?”
黄心直叹了一口气,道:“我……我……”
六指琴魔道:“别说了,我带你去见谭姑娘。”不由分说,拉了黄心直便走。
可是,将要来到房门口时,黄心直更是提不起勇气来!
在六指琴魔的叱责之下,也只得提出,要金骷髅先去说上一声。
他们父子两人,回到了大殿,对金骷髅一说,金骷髅不由得大喜过望。
因为,若是谭月华嫁了黄心直的话,自己在至尊宫中的地位,毫无疑问地,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此,他立即兴冲冲地前去,却不料碰了一鼻子的灰回来!
在金骷髅前去说项之间,黄心直在大殿上,简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
没有多久,金骷髅便铁青着脸,回到了大殿之上,六指琴魔忙问道:“怎么样!”
金骷髅叹了一口气,道:“这丫头不识抬举,到了极点!”
黄心直早已知道谭月华绝不会答应自己?
他刚才在担心的,乃是这一来,以后只怕连见谭月华的机会都没有了!
六指琴魔一听得金骷髅如此说法,不由得怒道:“她不答应吗?”
金骷髅点了点头。
六指琴魔“哼”地一声,道:“心直,你不要灰心,待为父为她,奏一章八龙天音,她神智昏迷,看她有何法可施!”
黄心直听了,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忙道:“爹,不要这样!”
六指琴魔道:“乾脆就将她杀了,你再另娶别的女子。”
黄心直低下头去,道:“爹,孩儿实是只……爱她一人。”
六指琴魔道:“那你为何又不愿意我奏八龙天音?”
金骷髅道:“想是公子要她心甘情愿?”
黄心直长叹一声,并不言语。
正在此际,那丫头已然走了过来,道:“公子,谭姑娘请你去。”
黄心直猛地吃了一惊,道:“什么?”
那丫头又讲了一遍,黄心直道:“我……不去。”
六指琴魔不禁怒道:“没出息的东西,你怕什么?”
黄心直道:“我……我……”
他的性格,懦弱善良已极,若换了别人,身为六指琴魔之子,还不作威作福胡作非为?
但是他却仍然和身为鬼奴之时一样。
金骷髅一听得谭月华派人来叫黄心直,心中又生出了希望,忙道:“公子但去无碍,或则她不欲外人为她婚事操心?”(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