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238

他这“奇怪”的感觉其实是正确的,那蒙面人不但认识地,而且还深悉他的武功。

不过,他知道的是蓝玉京在武当山时的武功,这半年来,蓝玉京的武功进境如何,可就不是他所深悉的了。虽然,蓝玉京刚刚和他交过手,但引起他惊异的不过是蓝玉京的剑法而已。内功的深浅,可还不是一下子就能看出来的。他知道蓝玉京应有进境,可还没有想到他的进境已是远远超乎他的估计。
他点了蓝玉京的昏睡穴,生怕伤了蓝玉京的身体,不敢用上重手法。他把点穴的内力“控制”得“恰到好处”,准备让蓝玉京在两个进辰之后醒来,哪知不到一个时辰,蓝玉京就渐渐恢复清醒了。
他把蓝玉京放了下来,忽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鄙视他的义父,其实我的所为,和不歧用比,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蓝玉京心头大震,这蒙面人提起他的义父,跟着还说出他义父的“道号”,那是决无疑义的了,蒙面人一定是武当派的弟子而且是他的义父很熟的人!
是无量长老么?不像,不像!是无色长老么?更不可能!
蒙面人也不是道家装束,武当山上,有时虽然也有俗家弟了借住,但若不是常住的道家弟子,又怎以熟悉他的义父?不过,装扮是可以改变的,只有武功才假冒不来。
这蒙面人的武功远在他的义父之上,倘若不是两位长老,又能是谁呢?他义父的武功,已经是在同辈中首屈一指的了。
另一个令他心灵的大受震撼的是,从这蒙面人的口气听来,他的义父果然是坏人!或者,最少也是个行为不端的人。否则,怎么引起他的鄙视?
你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蒙面人似是吃了一惊,轻轻地拍一拍他,说道:“你醒了么?”
蓝玉京没有作声,把呼吸调匀,装着仍在熟睡。蒙面人自笑多疑,说道:“还是让他早点醒来吧。唉,这可怜的孩子!”蓝玉京感觉到他的手掌贴着自己的背心,忽地好像有股热气注入,令得他浑身发热。
他的肚子里好像包着一团炽热的气体,气体在膨胀,肚子就像要给胀破了。那炽热之感,也越来越甚。蓝玉京咬着牙关抵受,也终于抵受不住,发出了呻吟了。
蒙面人喝道:“你这不识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点折磨都受不了,还居然敢替旁人出头!”
蓝玉京呻吟道:“你杀了我吧,你不杀我,我终须要替算慧可大师报仇!
蒙面人说的“旁人”本是指牟一羽而言,没想到蓝玉京仍然是记着他暗算慧可的仇恨。
蒙面人心里叹了口气,这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不管我对他怎么好,这小子也不会领我的情。我不杀他,终是难免后患!不,不!我杀慧可可是出于无奈,怎还可以造这个孽?这孩子,可是我看着他长大的啊!”
“我已经是一只脚伸进棺材的了,即使有甚后患,也不放在我的心上!这小子做梦也想不到我是谁的,我怕什么?他是无相真人最疼爱的徒孙,无相真人把光大武当门户的希望都放在他的身上,唉,无相真人的恩德,我是无法报答的了,唯一可行之道,只是帮他达成他那末了的心愿。只要这小子不负无相真人的期望,他日即使我终须死在他的手下,那也值了!”
思念及此,他已是消了杀机,但仍是装作不怀好意的发出嘿嘿冷笑:“我偏不杀,偏要将你折磨!嘿嘿,你们武当派的内功心法不是最擅长于导引真气的么,原来竟是假的?哼,你这小子无福消受,那就活该受这折磨!”
冷笑声中,蒙面人扬长而去。但蓝玉京却是从他的冷笑之中醒悟了。
“他提起本门的内功心法,莫非他是特地将本身真气输入我的体内,目的就是为了帮我增长功力的么?但他杀害了慧可大师,却是为何要对我这样好呢?”
蓝玉京满腹疑团,但他实在炽热难当,只好姑且一试。(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