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367

众人见六指琴魔如此看重黑神君,面上不禁现出了欣羡之色。
黑神君却道:“至尊,这小贼与我大有过节,能否待我处置他之后,再来聆教?”

六指琴魔道:“好!好!明日中午,齐会众人,在大殿之上议事?”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响起了一片轰然答应之声,六指琴魔左顾右盼,踌躇满志,丑得像鬼的脸上,浮起了极是邪恶的笑容!
等到答应声低了下去,也才一挥手,众人又围护着他,向至尊之宫而去。
黑神君等众人走出了五六丈,才向着吕麟,一声长笑,道:“小贼,你今日还有何话可说?”
吕麟在八龙天音停止之后不久,便已然醒了转来。因为六指琴魔弹奏“八龙天音”的时间并不太长,是以他也未曾受什么内伤。
但是他的“气海”、“带脉”两穴,却已被黑神君以重手法封住!
在他醒了过来之后,一连几次,运气冲击,却是未能将穴道冲开!
黑神君和六指琴魔的对话,他也几乎全部听到,他不禁想起了魔龙赫熹来,他实是不明白,像魔龙赫熹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有这样儿子!
可是,当他想起相反地,六指琴魔会有黄心直这样的儿子时,他也不再觉得奇怪了?
当黑神君向他讲话之际,他根本出不了声,只是目射怒火,望着黑神君。
也这次的失败,可以说是败在黑神君之手!
黑神君“哈哈”一笑,当胸将吕麟提了起来,向至尊之宫掠去。
因为六指琴魔对黑神君与众不同,众人也对黑神君极是恭敬。
黑神君提着吕麟,一直来到至尊之宫中他自己的住所之内,才将吕麟放了下来。吕麟不知道他将要怎样处置自己,反正他自己为人所制,只得听天由命。
黑神君将吕麟放在床上之后,先将吕麟,以背向上,一伸手“嗤”地一声,已然将吕麟背上的衣服,全都撕开来!
吕麟此际,不知道黑神君要对他作啥,心中实是骇然!
只见黑神君自怀中扑出一只大如拳头的葫芦来,那只葫芦,其色通红,看来十分可爱,吕麟也不知葫芦放的是什么。
只见黑神君狞笑了一下,将塞子拔了开来,吕麟立即便嗅得一阵酒香!
那一阵酒香,十分浓冽,片刻之间,便已然充满了整个屋子!
吕麟的心中,不禁大是奇怪,心想那只葫芦如此之小,所发出的酒香,却又如此浓冽,可见那酒之好,实是无出其右。
但是黑神君在这个时侯,拿出这葫芦酒来,又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他要剖了自己,以人心来下酒吗?吕麟想到此处,不由得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战,果然,又见黑神君取出了一柄利刃来。
那柄利刃,其薄如纸,可是锋口之利,也是无以复加。
吕麟的身上,不由得渗出了冷汗,他想不到自己,终于死在至尊宫中,而且还是死在黑神君之手。可是吕麟的心中,却绝未想到“后悔”两字。当他打定主意,将黄心直送回到至尊之宫来的时候,他早已将一切可能发生的事,全都作了最坏的估计。
他所没料到的,只是自己会死在黑神君之手,而不死在“八龙天音”之下而已!
吕麟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黑神君,等到黑神君手中的利刃,向自己刺来。
但是黑神君将这柄利刃取出来了之后,却又取了过来。那柄利刃,约有三寸来长,半寸宽狭,锋口如雪,黑神君又将之取在手中之后,以大姆指在锋口之上,试了一试,是否锋利,突然转过身来,将利刃向吕麟晃了一晃!
吕麟心中暗叫道:“来了!”
在那一刹间,他心中反倒感到十分平静,只是想起,端木红在吐了血之后,不知怎么样了!谭月华又不知上那里去了……
黑神君将利刃在吕麟的面前一扬之后,突然一下狞笑,将利刃的锋口,贴近了吕麟的鬓边,向上猛地一移,只听得“刷”地一声,鬓际一凉,已然被利刃剃去了一片头发!
吕麟吸了一口气,索性不再理会黑神君,他要把握时机,如果能够在黑神君尚未下手之际,便将穴道冲开,情形便可改观?
可是,一任吕麟运气冲穴,黑神君究竟不是武功泛泛之人,他下手之际,也早已料到吕麟不甘心就此被制,会运气冲穴,因此运足了十成功力,吕麟无法将穴道冲开!黑神君剃去了吕麟的一片头发之后,将利刃重又放在桌上。(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