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237

西门夫人道:“好,什么心事,说给我听!”

牟一羽道:“我那师侄给蒙面人抓了去,不知他会将怎么样了?”
西门夫人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件事么,那我又能向你担保,你的师侄一定可以平安回来。”
牟一羽道:“为什么?”
西门夫人道:“那蒙面人连你都没伤害,怎会伤害他呢?你没看出来吗,他对你那师侄,实是甚为爱惜。他把他摔出去的时候,用的是股巧劲,生怕摔得重了,伤他呢。”
牟一羽回想刚才的情形,果然是如西门夫人所说。诧道:“我这师侄是在武当山长大的,按说不会跟外人发生什么关系。那蒙面人因何要对他特别呢?”
西门夫人道:“我怎么知道。但你也只须知道他决计不会伤害你的师侄,那就够了。”
牟一羽心里想道:“你一定知道,不过你不愿意对我说罢了。”
不能说他对蓝玉京毫不关心,不过,真正困扰他的却并不是蓝玉京的安危,他的确是另外有着心事的。不过,他也不愿意对西门夫人说出来而已。
他怕给西门夫人识穿,只好强摄心神,在西门夫人帮助之下,默运玄功,导引真气。思想集中,灵台也也就渐渐恢复清明。
也不知过了多久,牟一羽的真气已能够畅通无阻。西门夫人吁了口气,说道:“复原虽然不如理想,也算难为你了。你好好睡一觉吧。”
牟一羽没有睡着,倒是西门夫人先睡着了,她因以全力替牟一羽打通经脉,实在是比刚才和蒙面有那场拼斗还更吃力,她是疲累不堪了。
这个山洞的上方开着半月形的缺口,天上的月亮却是圆如明镜,照得见西门夫人优美的睡姿。不知她是否在一个好梦之中,脸上都好像是孕育着笑意。
啊,这梦中的笑容为何如此熟悉?
牟一羽忽然想起来了,他想起了他死的母亲。母亲或者没了西门夫人这行美,但脸上的笑容却是同样的慈祥。
他喜欢母亲的笑容,醒着的笑容和睡着的笑容他都喜欢。但可惜母亲的笑容却不常见。
眼前的幻像,已经是处在病榻上的母亲了。有的只是憔悴的颜容,有的只是令人心酸的苦笑,在她瘦削的脸上。
一阵冷风吹来,牟一羽打了一个寒噤,母亲的幻像已经消失。清醒的现实是,母亲的仇人睡在他的身旁。
西门夫人的睡姿如此酣静优雅,似是展示出她心境的幸福与和平。牟一羽的目光从西门夫人的脸上移开,心中却已充满了恨意。
是谁害苦了他的母亲,就是这个女人,是谁令得他的母亲抑郁以终,就是这个女人!
他突然有了替母亲报复的冲动!母亲的仇人就在他的身旁,剑也在她的身旁,他只要拨出剑来,一剑就可以刺进她的心房!
但这报复是不是太过份了?
或者不必杀她,只须把她的琵琶骨挑断。让她变成残废,多好的武功也使不出来!
又或者只是毁了她的容貌,让她永远变成丑妇,看爹爹还能不能爱她?当然,如果是采用这种报复手段,他一定会丧命在西门夫人手下,但只要能替母亲出了口气,掉了性命又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暗算一妇道人家,未免太卑鄙了。对,还是宁可让她杀了我的好!”他手中握着的剑开始在颤抖了。
“正神”与“邪神”好似同时在他的心中争斗,他是终于坠入了“魔道”呢,还是忽然会清醒过来?
蓝玉京渐渐醒过来了。
在那蒙面人将他放下来之后,他已经醒过来了。不过,那蒙面人还没发觉。
蓝玉京一见到这蒙面人的时候,就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觉得“似曾相识”。尤其在听得他用生浊的口音说话的时候,这种感觉更甚。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