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366

他一拨动了那根最粗的琴弦,宛若半空之中,陡地响起了一个霹雳。
在场众人,虽然人人心中,和六指琴魔并无敌意,不会为八龙天音所伤,但也不免心头受了震动,吕麟一听得霹雳声起,更是加快了脚步,向前飞掠而出!本来以他的轻功而论,足可以从容逃了出去。可是,就在他掠过刚才那个,被他两式金刚神指击退,那一个飞出七八丈远,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的那人时,那人却出其不意,陡然之间,从地上一跃而起,手挥处,一掌已然向吕麟当胸击到!

从刚才的情形来看,那人像断线风筝也似地跌了出去,是五人之中,武功最差的一个,就算不死,也已然身受重伤!
可是非但吕麟料不到,便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一个料到,那人的武功极高,而且,城府之深,心计之缜密,无以复加,而且,和吕麟还有一段宿怨!
刚才,吕麟一将黄心直托出之际,那人已然看出吕麟此举,是以进为退,想要争取时间溜走,是以他在吕麟那两式金刚神指,疾袭而出之际,足尖一点,像是为指力所击一样,向后疾跌了出去,跌出了七八丈,又直挺挺地躺着不动!
吕麟因为事情紧急之极,极短时间的耽搁,便可能使他,永远逃不出去,匆忙之间,只见五人之中,有一人跌出了老远,只当这人武功不济,绝不知其中另有奸谋,而且,他更未曾去看清楚那人是谁!
等到他眼看可以逃出六指琴魔的毒手之际,在那人身旁掠过之际,那人却在突然之间,跃了起来,向吕麟一掌击出!
不要说六指琴魔,刚才拨动了主弦的那一下巨震,已令得吕麟的心神,震动了一下,就算完全没有六指琴魔,那人的这下偷袭,来得这样地突然,而且那一掌之力,也如同排山倒海,极是强劲,吕麟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形之下,也不容易避过去。
饶是吕麟的武功,在近年来,更是突飞猛进,陡然之间身形一凝,一式“双峰插云”,向前发了出去,将那人腾腾地震了三步,但是吕麟的身形,也已被那人阻了一阻。
而就在这一阻之间,六指琴魔已向前赶出了两丈许,一轮急骤已极的琴音过处,吕麟只觉得头重脚轻,心血翻腾,再也站立不稳,他想要发招,但竟然已没有力道扬起手臂来。
在吕麟将要失去知觉昏迷过去之际,他看到那个向自己偷袭的人,正在对着自己,咧嘴狞笑。那人面肉瘦削,阴森之极,面色苍白,犹如厉鬼,不是别人,正是泰山万笏谷的黑神君!
吕麟只来得及认清那人是泰山万笏谷的黑神君,便已然眼前金星乱迸,“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就在吕麟跌倒之际,黄心直也已醒了过来,他一见自己已经在至尊之宫的面前,火把烛天,心中不由得大奇,一抬头间,又看到了六指琴魔的背影,忙叫道:“爹!”
六指琴魔一听黄心直的叫唤,便立即转过身来,也停止弹奏“八龙天音”,黑神君踏前一步,一俯身,将吕麟提了起来,手伸处,在吕麟的“带脉”、“气海”两穴上,重重地点了一点,手一松,“砰”地一声,又任由吕麟跌在地上。
六指琴魔来到了黄心直的身旁,道:“你没事了吗?”
黄心直背后伤口的血,也已然因为灵药的效验发挥而自动止住,他手在地上一按,坐了起来,却未曾看到背对着他跌在地上的吕麟,满面皆是迷惑之色,道:“爹,我怎会在此处的?”
六指琴魔面色一沈,道:“休得多说,快去休养!”一挥手间,立时有四个人,将黄心直抬了起来,向至尊之宫,疾驰而去!
六指琴魔转过身来,向黑神君一笑道:“黑神君,若不是你奇兵突出,这小贼只怕已然逃脱了,我能蒙你前来,实是荣幸!”
要知云集在至尊之宫的武林中人,固然有不少是邪派之中的高手,但是像山东泰山,万笏谷黑神君这样,已具一代宗主身分的一流高手,却还没有,六指琴魔心知像黑神君这样的人吻,也来投靠自己,极是有用,所以言语之间,颇是客气。
黑神君也是一笑,道:“至尊何必太歉,若不是八龙天音,具有不可抗拒,无上之威,我怎制得住这个小贼?”
六指琴魔听了,心中得意,呵呵大笑,道:“黑神君,天下武林人物,舍我而外,自然唯你是尊了,你昨日方到,我尚未曾将我对付敌人的计画,与你说起过,何不秉烛夜谈,共商对策?”(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