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235

“要是给他知道我是谁,他会更加难受的。唉,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她又一滴泪水落了下来。

好梦难留,牟一羽虽然不愿醒来,毕竟还是醒了。
他一张开眼睛,就看见那美夫人坐在他的身旁。虽然他还是感觉四肢无力,但已是气爽神清。他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是美夫人为他救治之功了。
“多谢你救了我的性命。”牟一羽说道。尽管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对她存有恨意。
那美夫人道:“你用不着谢我,那蒙面人本来就无意伤你生命。”
牟一羽道:“但若不是得你及时救我,不知还要在这荒山野岭。躺多少天呢!”这话倒也不假。是以尽管他心中还有恨意。却呀不能不对她多了几分感激了。
美夫人微笑道:“你大概还未知道我是谁吧,我是西门燕的母亲。我听说她与你一起来辽东,是以特地来找你们的。”言下之意,你既然和我的女儿这样要好,我助你也是应该。
牟一羽心道:“我早知道你是谁了。”当下佯作又惊又喜的神色说道:“原来是伯母。你刚才要是早来一步,就可以见着令媛了。”
西门夫人道:“她去了哪儿?”
牟一羽道:“她追她的表哥去了。”
西门夫人道:“哦!是东方亮吗?”
牟一羽道:“正是。他是在我们之前来到这儿的,不知怎的,他一见我们,马上就跑。”
他知道西门夫人是把东方亮当作儿子一样看待,以为她听了这个消息,定会迫不及待的去寻找自己的女儿和姨甥。哪知西门夫人竟是丝毫没有离开之意,她仍然坐在他的身旁,只是叹了口气,说道:“这丫头一向任性,她喜欢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什么。但在这件事情上,我可帮不了她的忙,由得他们去吧。你怎么样,好了点吧?试一试起来走两步看看。”
牟一羽不便搭话,心里只是奇怪:“即使她不愿帮女儿的忙,但这么老远的来寻找女儿,为何不想早点见女儿的面?反而好像对我这个外姓的人更加关心?”
他站起来,试走两步,说道:“好得多了,看来明天就可以行动如常。”
西门夫人微笑道:“你不要心急,多调养两天,待你的武功恢复了个七八成再走,也不迟。”
牟一羽道:“多谢伯母关心。对啦,我还没有将名字告诉伯母呢,我姓牟,叫一羽。”
他这一自报姓名,其实并无必要。须知西门夫人是因为听得女儿和他同行的消息,才特地到辽东来找他们的。哪有还不知道他的姓名之理?
不过,牟一羽也并不是没想到这层,他是因为这个场合甚为尴尬.一时之间,想不到后西门夫人说些什么才好。是以“没话找活”。西门大人和他见面之后,一直没有问他姓甚名谁,他是晚辈,在礼貌上也该通名道姓。
西门夫人果然微笑说道:“我知道,我虽然僻处边陲,孤陋寡闻,但令尊是名震江湖的中州大侠,如今又是武当派的掌门,我怎孤陋寡闻,也是不能不知道你们父子的啊。燕儿上次回来,也曾和我说起过你。听说你们是不打不相识的,说老实话,我听得她夸赞你,我也早就想见你呢。”
这件事牟一羽是曾听得西门燕说过,夸赞他的其实乃是西门夫人,并不是她的女儿。西门燕还因为母亲夸赞他胜于夸赞她的表哥而愤愤不平呢。他不懂西门夫人何以对自己如此青睐?也不懂她既然想夸赞他,又为何要借用女儿的名义,莫非……”
他和西门燕乃是孤男寡女,万里同行。武林中人对男之嫌虽然没有读书人那样避忌,但在她的母亲面前,似乎也不能不略解释。
“多承夸奖。这次我与令媛再次偶遇,她说她要寻找表哥,恰巧我也要到辽东寻找师侄,故此结伴同行。我和令媛一路上是以兄妹相称……”(未完)

相关新闻

1684 pasien covid dirawat di Wisma Atlet

1684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