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364

吕麟闻言,呆了一呆,他已想到,自己此举,在侠义之士而言,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专,但是在六指琴魔这干邪派中人看来,却是绝对不可理解的!当然他们要怀疑自己,一定别有用心!

他想了一想,苦笑道:“六指琴魔,你先将他救活了再说!”
六指琴魔向前跨出两步,将怀中的八龙吟,横了过来,右力枝指,共有六只手指的手,已然按在八龙吟的八根琴弦之上。
四周围静得出奇,只有火把劈劈拍拍的爆裂声,吕麟镇定心神,道:“你若是再延误下去,可就迟了!”
六指琴魔目光闪闪,望着吕麟,突然阴恻恻道:“凌风子!”
一个人应声而出,道:“在!”
六指琴魔手一扬,一只锦盒,已向凌风子飞射了过去。
那凌风子乃是一个面肉瘦削的中年人,看来武功颇高,他一伸手,将那锦盒接住,面上现出了一个颇是惶惑的神色。
六指琴魔紧接着吩咐道:“你走向前去,将盒中丸药,给少主人服了下去!”
那凌风子乃是甘道上,出了名的独脚强盗,武功也颇有独到之处,但这时候,他一听得六指琴魔如此吩咐他,也不由得呆了一呆。
吕麟和端木红两人,闯进至尊宫,又从容离去一事,凌风子是曾经目击的。
而凌风子当然知道,武林中久已失传的功夫,金刚神指,已然在吕麟的身上重现,如果吕麟此行是诈,他走向前去,吕麟猝然发指……
凌风子想到此处,便不敢再想下去。
他觉得他自己所想的事,极有可能变成事实,因为六指琴魔不肯自己将药丸送到黄心直的口中去,分明也是为了怕吕麟伤人!
凌风子握着锦盒,僵在当地,额上已然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而六指琴魔见他立不动,心中也自大怒,面色一沈,厉声喝道:“凌风子,你不听命吗!”
凌风子全身震了一震,吕麟看了这等情形,心中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连忙道:
“凌朋友,快过来,我绝不伤你便是了!”
凌风子向前踏出了一步,但仍然是满面惊骇之色,道:“吕小侠,你可能发个誓吗?”
吕麟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趄来,道:“我吕麟若是趁机伤人,猪狗不如!”
凌风子这才放心,大踏步地走了过来,来到吕麟的面前,吕麟刚才虽然已发了誓,可是凌风子双手,仍然在簌簌发抖,面色也白得可怕,只见他好不容易,才从锦盒之中,取出了一枚金色的丸药来,塞入黄心直的口中。
他才一将那枚丸药塞入黄心直口中,便慌不迭地,向后倒掠了出来。
吕麟一刻不停地注视着黄心直伤势的变化,对于围在他身旁的三十来个高手,和面前的六指琴魔,根本未曾放在心上!
他看到黄心直的面色已然渐渐有了一丝血色,他背上也不再有鲜血渗出。
这一切,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周围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而吕麟却在此时,心中才开始想起脱身的方法来。
他假装仍是注视着黄心直伤势的变化,但是却偷偷地向旁,看了一看。
他看到自己是被围在一个两丈见方的圈子之中,四面、八方都有敌人,那些敌人,和他相隔,都有丈许远近。就算是没有六指琴魔在场的话,在那么多黑道高手的包围之中,想要脱身而出,也绝不是容易之事。
但如果没有六指琴魔在场,至少事情尚有可为,不致绝望!
吕麟一面想,一面又看了看黄心直,只见他面色不但红润,而且气息也已调匀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像是在沈睡着,丝毫也不知道眼前气氛的紧张。
吕麟心知刚才那枚金色的丸药,是极其灵效的丹药,黄心直的性命,定可无碍,如今的问题,便是在于自己如何脱身了!
他想了一想,抬起头来,刚好和六指琴魔凶狠已极的眼光,打了一个照面,吕麟以极其平静的声音道:“你儿子的伤已不碍事了!”
六指琴魔冷冷地道:“将他放下来。”
吕麟“嘿”地一声冷笑,道:“将他放下来之后,你便如何?”
六指琴魔面色一沈,伸手便向“八龙吟”的琴弦之上按去丁,但吕麟早已防到他会有此一着,不等他拨动琴弦,手伸处,已然握住了黄心直背上那柄匕首的柄,六指琴魔愣了一愣,吕麟一声长笑,道:“六指琴魔!不论你发动八龙之音中任何一个乐章,想来我将匕首插进去的时间,总是有的!”(未完)

相关新闻

1684 pasien covid dirawat di Wisma Atlet

1684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