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82

慧可收了招式,说道:“怎么样,你们相信我是没事了吧?”

蓝水灵道:“慧可大师,你的武功真好。但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相信这个韩谷主是好人。”
慧可适:“我并没有说他是好人,但金无足赤,人无完过人,又有谁能说自己是从未做过坏事的好人呢?”
蓝水灵道:“那也有分别啊,比如说,倘若有人害死我的亲人,我就不能饶恕他了。”
慧可一怔道:“蓝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蓝水灵道:“慧可大师,你是不是有一个在少林寺做挑水和尚的徒弟?”
慧可道:“不错,他名叫了缘,是我的挂名弟子。我曾经托他替东方亮带个口信给西门燕。还有,你的弟弟……”
蓝玉京接下去道:“对啦,刚才我没空告诉你,我也曾托他带个信给你的。你们想必已经见着他了?”
蓝水灵道:“他没有来到百花谷,我们是在路上碰见他的。”
慧可道:“他怎么样了?”
蓝水灵道:“他已经给人害死了!我们碰上他的时候,他正被两个人夹攻,其中一个人,用的是韩谷主的擒拿手法。可惜我们来迟一步,那两个贼人虽然负伤而逃,但了缘却伤得更重,他只能把口信说了出来,后事也来不及交代,就,就死去了!”
韩翔低下了头。说道:“那个人是我的侄儿韩成,他也伤得不轻,已经变成残废了。”
蓝水灵道:“他变成残废是活该!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派人追杀慧可大师的徒弟?”
韩知道:“我并不知道他是慧可大师的徒弟,我也不知道他是替谁送信。韩成只是奉我之命,不许任何人前往百花谷送信。因为我们正在和陆志诚这班人对抗,这班人是百花谷西门夫人的丈夫生前的部属,所以我们必须多加提防,暂时不让百花谷和外间互通消息。但我可没想到,韩成,他,他竟然……”
蓝玉京对了缘甚有好感,愤然说道:“你没想到?你这话骗得了谁?哼!亏你还想做什么绿林盟主,分明是你指使侄儿行凶,居然还要狡辩!”
蓝水灵也道:“想到也好,没想到也好,反正慧可大师的徒弟都已经给你害死。你再狡辩,也难求他老人家宽恕的!”
韩翔本来就不敢相信慧可会宽恕他,颓然说道:“不错,慧可大师,令徒的死于非命,不管怎样说我,我都是脱不了关系的。会凭你处置我吧!”
慧可与了缘情如父子,陡闻噩耗,尽管他极力抑制心中的激动,眼睛也不觉潮湿了。
蓝玉京对了缘甚有好感,他想起了这个忠厚老实的和尚为了给自己送信至遭惨死,又想起了这一个多月来自己所受的牢狱之灾,不觉也像姐姐一样,手按剑柄,双眼瞪着韩翔。
韩翔的眼睛已经渐渐能够适应黑暗的环境,他对蓝水灵姐弟瞪视他的目光,心中不寒而栗,又有几分愤慨。
他忽地凄笑说道:“我的侄儿杀了人,你们来找我算帐,我的家人给人杀了,我又找谁算帐?”
蓝水灵道:“谁杀了你的家人?你……”她本来想说:“谁杀了你家的人,你就找谁处帐。”但后面一句还未说来;韩翔已在冷冷说道:“蓝姑娘,你何必明知故问?”
蓝水灵怔了一怔,说道:“我与你素昧平生,我又怎知你家的事?”
韩翔道:“你和西门燕是不是以姐妹相称?”
蓝水灵道:“是又怎样?”
韩翔说道:“杀我妻儿的人,就是她的父亲西门牧。我的家人全都丧在他的手下,只留下一个侄儿。”
蓝水灵道:“西门牧早已死了!”
韩翔道:“死了就能一笔勾销么?他死了也还有一个女儿。”
蓝水灵道:“西门燕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