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311

但如果不是恰好身在江边的话,这上下,怕也早已然在“八龙天音”之下死於非命了!
吕麟心中愤然,猛地想起烈火祖师,连他数十年来,未曾离身的大红烈火袍都不敢穿着一事,便道:“只怕我们改装前去,到时,人必然极多,六指琴魔,未必觉察!”

碧玉生和屈六奇两人,只是含糊应了一下,不置可否。
当然,那是表示他们的心中,对这种行动,并不赞同。
吕麟也不再说什麽,心中却已然打定了主意,只待洞庭湖的事情,一完之後,便立即前赴中条山,去碰一碰机会!
船行迅速,一路之上,也没有发生什麽事情,那一天已然将要到达洞庭湖畔。
吕麟总是嫌船走得慢,向舟子一打听,离洞庭湖已只不过七八里地,便辞别了两人,一直沿岸,向前驰去。他离开船时,正是晨光曦微时分,等到阳光普照,他已然来到了洞庭湖边上,只见眼前烟波浩渺,凉风阵阵,炎热顿时为之去了个乾乾净净。吕麟在湖边呆了半晌,心中不禁大为踌躇。
那个引自己来到洞庭湖的字条上,只是说自己心爱的人,在洞庭湖有难,却未说明,是在什麽地方。不要说洞庭湖方圆数百里,找上一遍,也是大费时日,更何况湖中小岛湖洲,何止千百,怎能一一寻找!
他想了片刻,心想不论如何,自己既已来到,当然不能就此算数。便决定先沿湖驰上一遍,看看是否有结果,再做道理。
当下他沿湖疾驰,遇上有民居,便留连一番,假作询问路途,以观动静。
但是直到中午时分,却一直投有什麽结果。
日头正中,吕麟渴难耐,便在一个小村子外,停了下来。
那小村子只不过叁二十家人家,村外旷地上,晒有不少鱼网,看来村民,皆捕鱼为业。
在小村口子上,傍着一条小河,长有叁株极大的垂柳,柳丝迎风飘拂,撩得本来极其平挣的小河之上,涟漪不绝。
在二株大柳树旁,设有一个茶寮,有几个老汉,正在吸烟喝茶,还有几个村民,则捧着西瓜在大嚼,吕麟走了过去,摸出了一小锭银子来,那茶寮主人,几时曾见过白花花的银子来!
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又剖瓜,又倒茶,再为吕麟炒了一个菲菜炒鸡子,煮了一锅饭。
吕麟一面吃,一面望着垂柳河水,清风徐送,心想世人碌碌,争什麽名利荣华,当真是其蠢已极。就在这样的小村,粗菜淡饭,过上一世,岂不是比什麽都好!
自己若不是父母血仇在身,当真便愿意在此,过上一生!
他正在这样地想着,又听得一阵“伊伊哑哑”的船桨之声,从上游划下了艘小船来,吕麟抬头一看间,只见一个渔翁,提着一筐鱼,走了上来,到了茶寮附近,忽然停住了脚,仔细地打量了吕麟一番,面露喜容,道:“这位客官,一定是姓吕的了!”
吕麟闻言,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
暗忖不要说自己的名头,不致於如此响亮,就算响亮,也只不过是武林中人方始知闻,小村中人,怎能得知?他心知其中,必有原因,忙道:“老丈何以知我姓吕!”
那渔翁笑道:“我说昨日灯花连爆,必有原因,果然我今日出门,便遇到了贵人,只为那人要我送一封信,便赠了我一锭纹银,我只当难以寻找收信的人,怎知不到半天,便已遇上!”
吕麟忙道:“老丈,可是有人要你,送一封信给我麽?”
那渔翁道:“不错。”伸手入怀,摸索了半晌,取出一封信来,道:“这就是了。”吕麟连忙接过,展开来观看。
才一展开,那字迹触入眼,便已十分熟悉,正是那种歪斜的字。
吕麟匆匆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你最心爱之人,就在湖中,黄叶洲上,觅当地渔民带路,便可到达,她必有难,速去!速去!”
吕麟看完,刚想问那渔翁,这封信是何等样人,交给他时,忽然又听得有船桨声,传了过来,吕麟不经意地抬头一望间,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一艘小船,也顺流缓缓而下,小船上站着四个人,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身材颇是高大,怀中抱着一张古琴,竟正是六指琴魔!

吕麟一惊之下,连忙顺手,取过了身旁一位村民肩上所披的粗布衣服,穿在身上,低声道:“各位千万别露声色,待那四个人走过之後,我必有重酬!”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