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305

吕麟只听得谭翼飞喘了一口气,道:“朋友,这两个人自易打发,但他们的後面,却还有扎手人物,朋友不必为我们垂死之人,结一强仇!”

吕麟听得谭翼飞讲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不由得一阵难过。
他也不去和那两人敷衍,手挥处,“呼呼”两掌拍出。
那两人各仗兵刃来迎,吕麟“哼”地一声,非但不避,反而踏前一步,只听得“铮”地一声响,他一招“一柱擎天”,疾使而出,首当其冲的一人,一个踉跄,向後退出,手中兵刃,也疾扬而起,正好撞在另一人的兵刃上,两人一齐跌倒!
吕麟动作,捷逾旋风,向前踏出了两步,双腿交替出,便已然将两人,从舱门之中,直了出去,那两个人,尚在甲板上打滚之际,吕麟已然赶到,身形一矮,双臂长处,将两人夹颈抓了起来,向外挥去,“扑通”、“扑通”两声,两人一齐跌进了江中!
吕麟以极快的动作,料理了两人,才回到船舱中来。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与他一打照面间,才各自声惊呼道:“是你!”
吕麟听出,谭翼飞的声音,固然软弱,但至少还有声音发出。
而韩玉霞所发出的,那“是你”两字,却实在低到了不能再低,几乎只见她两张青自的嘴唇,掀动了一下而已!
吕麟连忙趋前一步,道:“谭大哥,韩姑娘,你们怎麽啦!”
韩玉霞嘴唇掀动,却是一个字也讲不出来,谭翼飞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麟弟,这两人被你赶走,金骷髅就要赶到了!”
吕麟本来就曾听得那两人,在甲板上叫阵之际,曾提起什麽“金大爷”来,如今才知道两人竟是指金骷髅而言。
当下他昂然一笑,道:“谭大哥,你放心,就算他来了,又怕什麽?韩姑娘的伤势,看来比你还严重,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谭翼飞面上,突然现出了红色,那当然是他心中激动的缘故。
只听得他道:“那是因为“八龙天音”……”
谭具飞才讲了一句,吕麟心中,已然大吃了一惊,道:“你们又遇到六指琴魔了!”
谭具飞道:“那是在半个月之前的事……”
他一连讲多了几句话,便自气喘不已,难以继,吕麟连忙踏前一步,伸手在他的胸口一按,只觉他的伤势,实是沈重到了极点。
吕麟和谭翼飞,一见如故,一觉出他的伤势如比之重,连忙运转真气,以本身的功力,度了过去。他此际的内力,绵绵不绝而出,虽然此举,他自己难免消耗真力,但是他却也在所不惜。
只见谭翼飞微微闭上了眼睛,道:“吕兄弟,你……先为韩姑娘疗伤!”
本来,吕麟也已看出,韩玉霞的伤势之重,犹在谭翼飞之上,也想先出手为韩玉霞疗伤的。但是,一则这种纯以本身功力,逼入对方体内的疗伤之法,肌肤相接,吕麟颇感不便。
二则,他知道韩玉霞的内功路子,和自己所习,截然相反。
韩玉霞所习的“太阴掌法”,力道至阴至柔,而他的“金刚神指”,却是至刚至猛的内功,只怕两下相克,弄巧成拙。
是以,他才先出手为谭具飞疗伤,如今,他听得谭翼飞如此说法,正待解释几句时,突然听得“拍”地一声,起自背後。
那一声音,来得极其突,而且极其轻脆,像是什麽厚板,为大力所摧裂了开了一样。
吕麟猛地吃了一惊,他此际正在全神贯注,将本身真力,度入谭翼飞的体内,实是丝毫也懈怠不得。
可是就在他的身後,传来了这样的一下声响,其势又不能不看。
连忙定了定神,再回头去看时,已然耽搁了一点时间,只现韩玉霞所睡的那张板床,原是靠着舱壁而放的,此际,舱壁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大洞,床上却已然不见了韩玉霞的踪影!
从舱壁的破洞之中望出去,只见邻船上,似有人影一闪,便不见踪影,身法快绝!
在这一刹那间,吕麟心头的吃惊,实是难以言喻!
他见了这样的情形,当然知道,韩玉霞已经为人劫走了!
而那人身法如此之快,只怕要追的话,也是追不上他!
而更令他踌躇的是,如果此际,被谭翼飞知道了这件事的话,则自己的内力,正在引导他的真气,运转於周身七十二关穴之间,如果谭翼飞心中一急,只怕真气走入岔道,立时走火入魔!真要不幸如此的话,等於是毁了谭翼飞的一生!(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