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70

这刹那间,两人都是不觉呆了一呆。
在山洞上面的韩翔哈哈笑道:“小子,你服了吧?”
蓝玉京心念一动,亢声说道:“我的太极剑法才不过使了七招,而且我这后最一招,最多也只能说是输了一半。”

韩翔道:“此话怎讲?”
蓝玉京笑道:“你不懂吗?你不懂可以问他!嗯,对啦,你好像说过他是你的手下的,怎的你却会反而不懂?”
那蒙面人自从地进人牢房之后,一直没有作声,此际他已是给蓝玉京逼得非要说话不可的了?(假如他真的是韩翔手下的话),但他仍然默不作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韩翔倒也似乎颇有涵养,哈哈一笑,说道:“你不服那也无妨,明天他还可以再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蒙面人走后,蓝玉京对慧可道:“奇怪,断魂谷里怎的会有一个精通太极剑法的人物?我想,他决不是韩翔的手下。”
慧可若有所思,半晌方给张开眼睛说道:“我也觉得奇怪。”
蓝玉京道:“慧可大师,你见多识广,看得出这人是什么来历?”
慧可道:“我不懂太极剑法的奥妙,也看不出他是什么来历,只看得出一点,他对你似乎并无恶意。”
蓝玉京道:“不错,他本来可以伤我的,但他用的只是一把木剑。”
慧可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不妨真的请他指点了。”
蓝玉京道:“有一点我可是猜想不透,为什么韩翔要找这样一个人来和我比剑?”
慧可道:“你是不是怀疑这个人的用意乃是要偷学你的剑法?”
蓝玉京道:“但他的太极剑法其实比我还要高明。”
慧可过了一会,忽地问道:“你觉得他的剑法比东方亮怎样?”
蓝玉京道:“好像比东方亮还要高明一点。”
慧可道:“那么你也可以从和他的比剑当中得到益处的了?”
蓝玉京道:“我想是的。如果他是真心愿意指点我的话。”
慧可道:“既然能够得益处,那你也不必多费功夫去胡猜了,反正这件事情总有一天要水落石出的。”说罢,他就盘膝静坐,状如老僧入定了。
第二天那个蒙面人果然又再来了。
这一次蓝玉京在使到“颠倒阴阳”那一招的时候,他的宝剑可就不能碰上蒙面人的木剑了,那蒙面人改了手法,剑出如矢,从蓝玉京的剑圈中穿出来,一下子就点中蓝玉京的脉门,“当”的一声,蓝玉京的宝剑落地了。
蓝玉京最得意的一招本来是“白鹤亮翅”,自从和东方亮分手之后,他在这一招上又已悟出了三种颇具创意的变化,本来他准备用这一招看那蒙面人如何破解的,但此时他却忽地有了新的想法,把原来的主意改了。
蒙面人露出一对眼睛,双眸炯炯地注视他,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蓝玉京忽地感觉这种眼光好似有点“似曾相识”,但随即便在心中哑笑:“我真的胡思乱想了,怎可能是我想要见的人呢?”
他拾起了宝剑,说道:“你的剑法是比我高明,但韩翔说过你是可以指点我的,你是否愿意指点我?”
蒙面人不作声。
蓝玉京道:“好,那就请你指点我吧。”一招“星海浮搓”使出,这一招是他未曾和东方亮拆解过的。
这一招乃是他的义父不歧所授,其实是抽去了太极剑法的精髓,似是而非的。蒙面人破他这招易如反掌,一个照面,就把他的剑打落了。
蒙面人等待蓝玉京拾起宝剑,使即依样画葫芦的使出这招“星海浮搓”,手法和蓝玉京刚才所用的完全一样。(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